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36章 猿公公的身份

    看着方怡离去时幽怨的眼神,宋青书心中一颤,这女人多了桃花运就变成桃花劫了啊。冰雪儿和苗若兰本来还一直等在附近镇上客栈里,前几天宋青书想接她们上山,冰雪儿本来已经答应,可听到周芷若也在,她就什么也不肯上山了。

    原来当初两人躲在在平一指屋里被周芷若装个正着,冰雪儿又着孀居之人的名头,实在拉不下脸来面对周芷若这个正室,刚好听闻苗若兰的娘南兰在燕京城中,冰雪儿便自告奋勇先带苗若兰去见她娘。

    宋青书心中万般不舍,无奈冰雪儿去意已绝,宋青书也不好勉强,只好由她了。

    阿九领着沐王府众人刚走没多久,宋青书正在长吁短叹之时,陈近南领着天地会一群人刚好路过,看到宋青书不禁眼色一亮,让天地会众人先寻位置坐着,自己远远往宋青书走来。

    “数月不见,宋公子依然风采依旧啊。”陈近南拱手笑道,当初宋青书和他一起从血刀老祖等人手中救回韦宝,心中便承了一份情。前不久又听闻宋青书刺杀康熙的壮举,心中更是敬佩,所以见到宋青书便忍不住过来打招呼。

    “总舵主客气客气。”宋青书连忙笑着起身回礼。

    两人闲聊几句过后,陈近南突然压低声音道:“宋公子是否和红花会有什么梁子?”

    宋青书一怔,这才想起天地会和红花会走得很近,素来关系密切,不由苦笑道:“昔日在下卧底紫禁城之时,刚好阻碍了红花会的行刺之事。”

    陈近南脸色古怪:“当初公子为何阻拦他们呢,据当时他们眼看着就能杀掉鞑子皇帝了。”

    身为天地会总舵主,当日紫禁城的情景他可是一清二楚,当时红花会明明快得手了,宋青书却出手阻止;结果这次宋青书自己去刺杀康熙,反而失败了,这也由不得陈近南生疑。

    宋青书心中一凛,脸上却不露声色:“总舵主有所不知,我那次并非阻止红花会,而是为了救他们啊。”

    “哦?”陈近南神色一动,“愿闻其详。”

    宋青书清了清嗓子,开始漫天胡扯:“在下卧底清宫那段时间,查出了康熙身边不仅有一队江湖一等一身手的暗卫……总舵主应该听过玉真子的名头吧?”

    陈近南头:“宝亲王府的客卿,天地会和红花会不少高手都折在这妖道手中。”

    “玉真子这样的高手,那些暗卫的首领,好像叫魏默什么的,一招就把他杀了,可想而知那些暗卫武功之高。”宋青书七分真三分假地忽悠起来。

    “陈某本以为暗卫一只是空穴来风,没想到是真的。”身为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或多或少听过这只部队的存在。

    “可不是嘛,”宋青书头,继续满口跑火车,“这群人不出手则以,一出手绝不留活口,因为他们要维护自己身份的秘密。”

    “当时表面的情况下是红花会那些人要刺杀成功了,其实我却注意到那些暗卫已经准备动手了。我心里清楚,要是他们出手,红花会恐怕要全军覆没在那里,所以只好抢先出手,虽然牺牲了红花会几位当家的性命,但大部分当家的性命我都保下来了,后来我悄悄将他们从天牢里救了出去。”

    “当初那几位当家的确是被你救出天牢的,不过……”陈近南暗暗头,突然话锋一转,神色古怪,“据文四爷,你似乎借此要挟霸占了他的妻子?”

    宋青书心知红花会那群人恨自己入骨,肯定一有机会就给自己泼脏水,更何况这还不是冤枉……

    想到骆冰那雪白的身子,还有那欲拒还迎的媚态,宋青书腹一热,不知道她跟着李沅芷那丫头回家,如今过得怎么样了。

    宋青书很快回过神来,见陈近南还等着自己回话,连忙解释道:“康熙那狗皇帝精明得很,宫中有什么风吹草动他能不知道?我只好装出是因为贪念美色,方才胆大妄为放了红花会那群人,康熙念着我昔日的功劳,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原来如此,看来当初的确够惊险的。”陈近南恍然大悟,不过旋即露出一丝不解,“各中缘由,你只需要向红花会诸位当家解释一番不就清楚了,为何在盛京闹成那番局面。”

    陈近南暗叹一声,宋青书杀了红花会无尘道人、余鱼同几位当家,早已结成不共戴天之仇,想到双方本都是反清义士,却先行内讧,实在是亲者痛仇者快。

    宋青书幽幽叹了一口气:“陈总舵主是君子,背后人坏话的事情宋某本来做不出来的,不过在下担心总躲着被奸人所害,不得不出言提醒一下了。”

    “此言何解?”陈近南大惊。

    “总舵主可知红花会的于万亭并没有死,他其实是想自己的儿子当皇帝……”宋青书粗略地将于万亭的阴谋讲了一遍。

    “此话当真?”陈近南心中震惊无比。

    “这是余鱼同临终前告诉我的,”宋青书又把余鱼同被于万亭灭口的事了一遍,“这件事是非曲直,总舵主按照那些线索一查便知。”

    于万亭效仿吕不韦,设计把恋人送给雍亲王作福晋,让自己的儿子替了爱新觉罗的血脉,这个局的确天衣无缝,不过只要知道了来龙去脉,有心人去查总能查出蛛丝马迹的,无论是海宁钱家,还是海宁陈家,又或者是弘历的生母,钱甄嬛,就是那位熹福晋,后来被镶黄旗内大臣凌柱收为女儿,改姓钮钴禄氏的事情,以天地会的势力,总能查出什么东西的。

    “好,我会着手调查此事的,”红花会和宋青书各执一词,但陈近南下意识信了宋青书这边,顿时有些惊疑不定,临走前突然想起什么,回过头来提醒道,“宋公子可要心了,这次红花会通过陈家洛师父袁士霄从昆仑寻来一个绝高手,恐怕会对公子不利。”

    宋青书不以为意,红花会那群人能找到什么高手,不过陈近南好意提醒,总不好太过无视:“不知那高手的名字?”

    “好像是叫阿青吧。”陈近南想了想,轻描淡写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