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43章 逼出体外

    “紫衣姐姐也认识他?”阿青歪着脑袋,好奇地问道。

    “哼,他化成灰我也认得。”当初在峨眉山被骗,总不是什么光彩事,袁紫衣终究还是不好意思说出来。

    看着袁紫衣和阿青脑袋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宋青书倒吸一口凉气,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袁紫衣不会说什么好话。

    “你的这个师妹和天池怪侠袁士霄是什么关系?”宋青书突然扭头看着周芷若问道。

    周芷若答道:“袁士霄是袁师妹的外公啊。”

    “啊,袁士霄有孩子?他不是暗恋关明梅导致终身未婚么?”宋青书失声叫道,他记得原著中袁士霄和天山双鹰可是搞了一辈子的三角恋。

    “连这你都知道?”这下轮到周芷若吃惊了,袁士霄和峨眉派渊源颇深,她以前从灭绝口中听说过一些方才知晓,“他以前在江南和一个女子有过一段情,不过他心中还是放不下关明梅,所以没多久就回天山了,袁紫衣应该是那位女子的孙女。”

    宋青书听得冷笑不已:“这个袁士霄还真是无耻,吃干抹净了就跑。”

    周芷若秀眉一蹙:“袁前辈一生专情,你这样说未免过重了。”

    宋青书哼了一声:“他既然喜欢关明梅,干嘛又去招惹其他女人,招惹了也就罢了,为何始乱终弃,他为了自己专情的名声,害得一个女人未婚生女,一生孤苦,实在是人渣一个。”

    周芷若似笑非笑:“照你这么说,莫非袁前辈非要像你一样,见一个爱一个,都娶回家方才不算人渣?”说完还云淡风轻瞟了站在身后的曾柔一眼。

    曾柔脸色一红,不由垂下了头。

    宋青书正色说道:“我的确也很混账,不过我至少有一点比他好,那就是我会对每一个女人负责,绝不会学他那样始乱终弃。”

    曾柔身子一颤,本来她察觉到周芷若这位主母似乎不那么好说话,正有些顾影自怜,听到宋青书的话,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周芷若显然也大有触动,不过嘴上却不甘心认输,忍不住哼了一声:“强词夺理。”

    宋青书微微一笑,也不在辩解,目光放到袁紫衣身上,看她的样子,估计没少在阿青面前上自己眼药。

    论语里面说恶紫夺朱,孔夫子诚不我欺也。金庸小说里出现名字里带紫的女人,都不是什么好鸟,不管是阿紫,还是眼前这位袁紫衣,甚至那位紫衫龙王,无一例外。

    想到紫衫龙王这位昔日天下第一美人儿,宋青书心中一动,不知道明尊那货有没有染指过她,按理说明教圣女都是供奉给明尊的,被他享用也很正常,不过按照时间线紫衫龙王母女如今应该远在波斯……

    明尊肯定会想办法收服波斯总坛,明教本就是他创建的,要收服回来恐怕轻而易举,不过如今波斯明教教主可是对张无忌一往情深的小昭,要是知道心中的情郎被明尊夺舍,未必就真愿意臣服这个什么明尊。自己得想办法提醒她们一下,不然明尊轻易收服总坛,自己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宋青书沉思这段时间,黄蓉已登上平台开始主持这次大会,她讲的内容宋青书并没有注意听,毕竟该注意的夏青青朱媺娖已经私下和他说过数遍了。

    等他回过神来,黄蓉的讲话已到了尾声:“满清大军已经在从燕京城出发,我就不再浪费时间了,比武正式开始。”

    “各位来参加金蛇大会的都是反抗外族的英雄豪杰,不论谁伤到了都是义军的损失,所以再次强调一遍,这次比武点到即止,若胜负已分还不依不挠下杀手,将被剥夺参赛资格。”

    “下面请第一组选手出场,王屋派的宋青书对五毒教何铁手。”

    看着黄蓉走下台来腰肢摇摆娉婷生姿的样子,宋青书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一股压抑不住的欲念,不由心中一惊:莫非欢喜禅的心魔又出现了?

    “是你?”对面传来一个诧异的声音,宋青书终于回过神来,看着对面那个凤眼含春,长眉入鬓的妖冶艳丽女人,不由苦笑道:“又见面了。”

    何铁手脸色阴晴不定,当日中了慕容景岳的下流毒药,神智迷糊之际不得不抓住一个过路的男人来解毒。

    苗家少女虽不像汉人那般重视贞洁,但这样不明不白给了一个陌生男人,何铁手清醒过来后,不由羞愤欲死,不愿再和宋青书多说一句,自然不知道宋青书的身份。

    她知道那个男人和东方不败一同来的,段延庆和丁春秋好像都称呼他为宋公子,其实段延庆丁春秋和宋青书的对话已经透露了很多信息,她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就能查出宋青书的身份,不过那件事是她心中最大的恨事,每次稍微想起就连忙转移注意,自然不知道那个夺取自己清白之身的男人就是最近一年来声名鹊起的宋青书。

    何铁手长吸一口气,舒缓一下剧烈起伏的胸脯,冷冷说道:“出招吧。”

    她虽然表面镇定,但内心早已乱了。上次五毒教铩羽而归,让她认清自己实力不足,所以逃脱后便寻得一深山老林闭关,她本就资质奇高,一年时间,硬生生练成了何家从未有人练成过的金蜈钩,比她之前用的铁蜈钩何止厉害了十倍,之前参加预赛,仅凭一柄金蜈钩就让群雄失色。

    这还不算,她更造出一种威力无比的暗器,名曰含沙射影,刹那间可射出九百九十九根细针,每根针都涂抹着剧毒无比的金蚕蛊毒,只要有一根毒针没避开,任你武功通神,也要饮恨当场。

    有这个杀手锏在,何铁手此次可谓踌躇满志,寻思就算碰上武功高过自己的,自己也有把握得到最后的胜利,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让何铁手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第一个对手居然是当日得到自己清白身子的男人。

    宋青书突然古怪一笑,看着这个妖艳的女人问道:“那晚过后,你真的凭借内力将那些东西逼了出来?”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