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44章 鬼门关走一遭

    何铁手脸蛋儿一红,不过倒也没像一般汉家姑娘那般忸怩,反而有些泼辣地回瞪他一眼:“要你管!”

    见宋青书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何铁手终于坚持不住,娇斥一声便挥动着金蜈钩攻了过去。

    宋青书一边闪躲,一边用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我记得你的胳膊又白又滑,干嘛成天带着这么个钩子吓人啊。”

    “哼,你懂什么,这是我五毒教绝学金蜈钩。”何铁手本来手底下还有三分留情,不过看到宋青书闲庭信步的躲过自己每一招,就再无保留,金蜈钩挥动的速度又快上了几分,漫天金色的光影顿时将宋青书笼罩在其中。

    台下的夏青青看得心中一紧,只觉得何铁手的金蜈钩和她爹的金蛇剑法颇有相似之处,随即一想到两者皆是出自五毒教,夏青青便释然了。

    何铁手的金蜈钩虽然招式精妙诡谲,但在夏青青看来,威力顶多和金蛇剑法持平,宋青书没少见过金蛇剑法,触类旁通之下,对上金蜈钩自然问题不大。

    果不其然,何铁手有一招似乎劲力使得过头了,一钩挥去宋青书脚步一滑便躲到一边,趁机擒住她的皓腕往前顺势一扯,何铁手整个人立刻立足不稳,眼看着就要摔个狗啃泥。

    宋青书(终究不忍心让她这么难堪,另一只手悄悄搂住她的腰肢,趁机稳住了她的身形。何铁手一副苗女装扮,露出了奶白色的小腹,因此宋青书这一搂,能毫无保留地感受到她光滑如玉的肌肤。

    台下的夏青青看得忍不住啐了一口:“这个色狼,又忍不住去吃漂亮女人的豆腐。”

    闻到宋青书身上那熟悉的气息,何铁手脑海中忍不住又浮现了当初水潭里的情形,特别是感受到对方手心上传来的丝丝热力,她浑身肌肤都蒙上了一层谜样的嫣红。

    “放开!”何铁手挣扎着想离开他的掌握,哪知浑身劲力如泥牛入海,对方牢牢抱着自己的手纹丝不动。

    “我舍不得放啊,”宋青书笑嘻嘻地凑到何铁手耳边吹了一口气,“这样算不算我赢了?”

    耳朵本就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之一,何铁手被他吹得身子一颤,咬着嘴唇哼道:“哪有这么容易。”

    话音刚落,何铁手一条腿突然从裙底钻出,仿佛蝎子的尾巴一样,从后面往他头顶踢来。

    “哇哦~”宋青书连忙放手,站在数步之外满脸惊讶地望着她,“你是母蝎子么,这也能踢过来?”何铁手表现出来的那惊人的柔韧性,让宋青书忍不住浮想联翩。

    “我就是母蝎子,专门蛰你这种小白脸儿。”何铁手大方一笑,随即又攻了过去,吸取了上次的教训,这次她出招更为谨慎,几乎不与他肢体接触,左手金蜈钩,右手蛛红软鞭,一远一近,配合得倒也相得益彰。

    宋青书每次看似险之又险地避过她的软鞭和金蜈钩,何铁手却清楚对方有多么的闲庭信步,心里早已明白对方武功远高过自己,如今这模样不过只是在调戏自己而已。

    何铁手一方面羞怒不已,另一方面却有些暗暗喜意,苗家姑娘对待爱情不像汉族少女那般扭扭捏捏,她对宋青书虽未必有爱情,但宋青书毕竟是她第一个男人,见他的实力这么强,何铁手想到当晚的事情也好受了些。

    突然何铁手一愣,宋青书武功既然这么高,那当初宋青书怎么会被她轻易制住,然后两人……

    “你这个混蛋!”何铁手神色一寒,咬着嘴唇拼命往他身上攻了过去。

    “哇,你怎么啦?”宋青书完全想不到她为何突然变了脸,前一秒似乎还和自己含情脉脉对视,整个比武搞得像在用冲灵剑法一样,后一秒她却招招狠辣,完全一副和自己拼命的表情。

    “这个五毒教的女人看着娇滴滴的,没想到武功这么高啊。”

    “是啊是啊,不过招式忒狠毒了点,招招往别人下半身招呼啊。”

    “你说会不会是那个男人吃干抹净跑了,这女人找他报仇的吧。”

    “嗯,很有可能……不行了,越看越觉得两腿.之间发寒,我得去方便一下。”

    “同去同去.”

    ……

    以宋青书如今的修为,方圆数十丈一只蚊子的声音都听得到,自然听得到台下人的窃窃私语,他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这个何铁手实在是太狠了点,招招都往那里招呼。

    察觉到那些名门正派一脸古怪的表情,纷纷觉得他始乱终弃的目光,宋青书实在有些扛不住了,瞅了个破绽,一指点在何铁手麻穴之上,终于将她制住了。

    “承认了,何姑娘。”宋青书捏了一把汗,对她拱了拱手。

    何铁手脸色阴晴变幻,她虽然身上穴道被制,真气无法运行,但她还有一个杀手锏含沙射影。

    原著中含沙射影连韦小宝那种毫无武功的普通人都能使用,自然不需要内力催动,何铁手如今只需要动动手指,胸前便会眨眼射出数百根牛毛细针。

    如今宋青书毫无防备地站在身前,这么近的距离,他根本躲不过去,就算他武功再高,有气墙护体,可是含沙射影的针细如牛毛,专破内家真气,只要有一根射穿他的皮肤,针尖的金蚕蛊毒乃天下至毒,任他武功再高,也绝对扛不住。

    “何姑娘?”见何铁手一直不吭声,宋青书还担心她身为女人,面子上挂不住,连忙赔罪道,“今天多有得罪,还望姑娘恕罪。”

    何铁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得罪我的是今天么?”

    宋青书尴尬地笑了笑,早就知道苗家少女大胆直接,生怕她当着天下英雄的面把当日的事情说出来,那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看着他一脸局促,何铁手终于松开了拉住机括的手指:“好吧,今天本姑娘心情好,就饶你一条小命。”

    “是是是,姑娘大人有大量,多谢姑娘不杀之恩。”

    宋青书倒不知道自己刚才在鬼门关走了一圈,还以为她犹自嘴硬而已,不过他哪会真和她争辩,如今胜负已分,全场的人看得清清楚楚,他也就顺水推舟,连忙哄着眼前这个姑奶奶。

    待宋青书解开身上穴道过后,何铁手娇哼一声,转身便走,仿佛不愿意再看宋青书一眼一般。

    黄蓉适时地走上台来:“第一场宋少侠胜了,下面有请晋阳大侠萧半和,还有星宿派的游坦之。”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