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45章 瞎猫碰上死耗子

    当宋青书回到座位,见周芷若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不由脸上一热,心虚地问道:“怎么了?”

    周芷若一脸古怪:“某人曾信誓旦旦地说自己和这位何姑娘没啥瓜葛。”

    宋青书尴尬地说道:“我的确和她没啥关系啊。”

    除了曾经打了个友谊炮……宋青书心理补充道。

    “你当我眼瞎么,”周芷若哼了一声,“你们在台上那腻歪劲儿,要说没发生过什么,是个人都不会信。”

    宋青书郁闷无比,总不好和~∟ωáń~∟~∟ロ巴,¢.☆+.※她解释当初自己武功未成之时被对方强上了吧,一来说出去也没人信,二来,就算她们愿意相信,他也丢不起那个脸。

    “芷若啊,你说这位晋阳大侠和那个铁头怪人谁会赢啊。”宋青书顾连忙左右而言其他。

    游坦之登台的时候,显然那个铁头的造型让场中众人纷纷吸了一口凉气,不过一想到他是星宿派门人,有多古怪也就释然了。

    宋青书看着游坦之的模样,下意识地想到了阿紫,上次他去水榭之时,阿朱似乎和萧峰还没见过面,阿紫自然也没有理由会跟着萧峰了,那游坦之这个铁头又是哪里来的?他又怎么会变成了星宿门人?

    如果一切未发生,那阿紫如今应该就在星宿派,游坦之这个悲剧不会又碰到她,眼巴巴地投入星宿派了吧?

    宋青书忍不住摸了摸鼻头,论原著中角色的凄惨程度,这位游坦之还在宋青书之上,仅次于林平之了。

    原著中宋青书不过被开了脑残光环,气量狭小光环……堂堂的武当少掌门,想去找意中人周芷若而已,结果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半夜偷窥峨眉女弟子,又恰巧被七师叔莫声谷发现,屁大点事七师叔又对他喊打喊杀,又恰巧误杀了莫声谷……怎一个倒霉了得。

    不过和游坦之林平之这两位比起来,这可真不算事了,明明一生坎坷凄苦,老金偏偏给他们取名坦之,平之,真是恶趣味啊。

    宋青书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周芷若已经根据场上的战况开始判断起来:“晋阳大侠成名多年,一身混元功不可小觑,那个铁头人在江湖中籍籍无名,只不过是星宿派一个弟子,就算丁春秋亲自出马对上萧半和,若是不用毒的话,也未必能稳胜,更何况他的一个弟子。”

    宋青书笑道:“要不我们来打个赌,我赌那个铁头人胜。”他和萧半和交过手,对方的混元功的确不错,但和游坦之冰蚕加易筋经的变异真气比起来,未免有些不够看,毕竟原著中连萧峰那种战斗狂人都被游坦之的寒毒真气压制。

    周芷若又看了台上几眼,微微摇头:“那个铁头人拳脚功夫实在太粗浅,比一般峨眉的弟子都强不到哪儿去,怎么可能赢?”

    宋青书露出了一丝狐狸般的笑容:“既然你愿意赌,那我们就来设个彩头吧。”

    “什么彩头?”周芷若好奇地问道。

    “就赌一个吻,”宋青书低声说道,“你赢了,我亲你一口,我赢了,你亲我一口。”

    “呸!”周芷若啐了一口,“无论输赢不都便宜你么?”

    “那你赌不赌啊。”宋青书此时看着周芷若的侧脸,脸上肌肤晶莹如玉,吹弹可破,实在忍不住想凑上去啃一口……呸,我干嘛会想到啃这个字呢。

    “好啊,我赌了。”宋青书本来以为以周芷若的性子,肯定不会搭理自己,谁知道她唇角上翘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居然一口答应下来。

    宋青书微微一怔过后一阵喜意涌上心头,连忙回头看着擂台上的情形,两人谁胜谁负都随便,只求他俩快点打完就好。

    周芷若突然轻咦了一声,一脸疑惑地看着台上:“萧半和究竟在顾忌什么,为何不敢近那个铁头人一尺以内?”

    在她眼中,那个铁头人招式间破绽百出,明明几招就可以制服他,谁知道数次都是萧半和的手伸到一半就慢了下来,被对方反应过来坐失良机。

    场中有此疑惑的不在少数,不远处的郭芙也拉着黄蓉问道:“娘啊,那个铁头怪人武功连我都比不上,为何那个与晋阳大侠这么久都赢不了,亏他还和我爹爹齐名呢。”郭芙皱了皱琼鼻,显然心中极为不满。

    宋青书暗赞一声,这位郭大小姐虽然脾气不咋地,但遗传了她娘的容貌,实在是长得漂亮啊。

    注意到宋青书的目光,郭芙忍不住回瞪了他一眼,显然对他之前的无礼还耿耿于怀。

    “这丫头,见识了我的武功还敢这样瞪我,我是该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呢,还是说胸大无脑呢?”

    宋青书哑然失笑,刚好周芷若也在疑惑这个问题,他便故意提高了一点声音给两人解释道:

    “那个铁头人虽然拳脚功夫粗劣,但他的内力却极为古怪。不仅雄浑诡谲,而且夹杂着阴寒无比的寒毒,萧大侠每次和他一对招,被他寒毒真气趁机侵入手上经脉,招式间自然就凝滞了许多。嘿嘿,没看出来啊,游坦之的寒冰真气还有迟缓光环的效果。”

    虽然最后一句听不懂,但前面那些解释却很详细,黄蓉听得微微点头,心中暗自骇然:“这么远的距离,他居然把台上两人的真气情况看得一清二楚,他的武功究竟高到了什么程度?”

    母女连心,仿佛为了替黄蓉解开疑惑一般,郭芙忍不住撇撇嘴:“瞎编的吧,隔这么远你怎么可能知道。”

    谁知道她话音刚落,台上游坦之突然开始反攻,一招威猛无比地击了出去,萧半和惶然地躲开,他这一掌遥遥击中了擂台边上一个旗杆,本来还迎风飘扬的旗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了一层寒霜,没过多久,连飞舞的旗帜也被冰封了起来。

    旗帜刹那间由动到静,那种荒诞的矛盾感让场中所有人都呼吸一窒,随即一片哗然,纷纷议论开来。

    刚才萧半和游坦之比武的情形,除了几个顶尖高手看得出问题所在,大部分人心中想的其实和郭芙差不多,都觉得这位晋阳大侠未免有些名不副实,自己上去都比他赢得利索。

    郭芙后怕地吐了吐舌头,回头一看,发现宋青书正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不免脸上一热:“哼,瞎猫碰上死耗子,有什么好得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