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49章 野望

    “那好,既然子如此不知天高地厚,那爷就先出手了,”听到石破天的话,霍都也是勃然大怒,冷笑道:“爷也不会真伤你,你瞧着,我这么伸手,揪住你的后颈,便摔你一个筋……”

    霍都自重身份,面对一个蠢笨少年,就算真赢了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所以他是打算摔对方一个狗吃屎,那样一来对方输得难堪,但又不会真的受伤,既分了胜负,又显得他手下留情。︾︾︾︾,

    霍都虽然不能暴露自身武功,但他的武学修为,在年轻一辈中也算佼佼者,眼光招数皆有独到之处,话音刚落,右手一探,果然已揪住了石破天后颈。

    这一下出手既快,方位又奇,石破天如何避得,只觉他手上力道大得出奇,给他一抓之下,身子便欲腾空而起,急忙凝力稳住,右臂挥出,格开他手臂。

    霍都这一下明明已抓住他后颈要穴,正想趁机把石破天摔出去,岂知运力一提之下,对方起而复坠,竟没能将他提起,同时右臂被他一格,只觉臂上酸麻,只得放开了手。

    霍都“噫”的一声,心想:“这子的内力果然了得。”左手探出,又已抓住他胸口,顺势一甩,却仍是没能拖动他身子。

    这第二下石破天本已早有提防,存心闪避,可是终究还是被他一出手便即抓住,心下好生佩服,赞道:“前辈果然了得。”

    石破天虽然一身内力震古烁今,但毕竟吃亏在没受过什么正规武学指导,所以在招式方面吃亏得很,一旦对方招式怪异,他很可能反应不过来。当然他真气护体,敌人就算招式占便宜,想伤到他也很难。

    石破天虽然是真心称赞,听在霍都耳中,却仿佛在抽他耳光似的,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不由怒哼一声,也不言语,左脚随着绊去。石破天身子一幌,没给他绊倒。

    霍都并没有没有使出本门功夫,这一揪一抓一绊,只是暗合蒙古摔跤术的精髓,除非精通摔跤的蒙古人,不然一般武林人士看见,也看不透这三招的来历。

    这三招虽然没什么名头,但却出奇地好用,哪怕是同等级的武林高手,大意之下也会被弄得非常狼狈,更别提用来对付一般的平庸之辈了。

    霍都本来信心十足,这三招一出,就能举重若轻地把石破天摔个四脚朝天,漂漂亮亮地赢下这第一轮比试,谁知道碰上石破天这内力雄浑之辈,居然一招也没奏效。

    见石破天好端端地站在原地,台下顿时嘘声四起,霍都脸上顿时挂不住,连忙忽地一掌,往他当胸拍去,他这一招气急败坏,已经用上了六七分气力。

    石破天见掌势凶猛,左臂横挡,格了开去。霍都左拳随即挟着呼啸的风声闪出,石破天闪身欲避,但霍都这一拳来势奇妙,砰的一声,已击中他的右肩。

    台下众人看得分明,以刚才霍都那一拳的声势,这一下石破天的肩骨恐怕保不住了。霍都一击得手,终于清醒过来,不由暗自后悔,他混迹中原多年,早已明白了中原流行的和蒙古并不是一套规则。

    在蒙古就是强者为尊,只要你够强,就能得到大家的尊敬;但在中原,评判一个人,实力并不是最重要的因素,大家反而更看重一个人的德行。

    霍都对此嗤之以鼻,他观察多年,中原武林骨子里依然奉行的是弱肉强食的森林法则,所谓的“在德不在险”只是一块遮羞布而已。

    只不过中原武林中谁也不敢扯下这块遮羞布,若是有人公然表现出德行不重要,那么必然成为武林公敌。这就是为何同样武功绝,武当少林掌门受万人景仰,东方不败张无忌之流却被武林视为邪魔外道。

    霍都如今混迹在以正道自居的丐帮,在这方面自然要更加心。面对石破天这样一个呆傻少年,他身为武林前辈,出手狠辣废他胳膊,就算赢了也会被其他人口诛笔伐。

    霍都面色阴晴不定之时,郭芙却在台下兴奋地拍着手:“娘,那个何师我看着样貌平平,没想到武功居然如此出色,那几招用得实在是精妙无比啊。”

    黄蓉回应地笑了笑,心中却浮起一丝疑云:以刚才何师我那几招武功表现出来的狠辣之意,此人似乎心术不正啊。

    郭芙意犹未尽,大声嚷了起来:“那个傻子,以你的拳脚怎么比得上丐帮神功,刚才那位何先生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你岂会只碎条胳膊,快认输吧,不然会有性命之忧的。”

    霍都正不知道如何下台,闻言不由感激地回头望了郭芙一眼,看清郭芙的样貌,不由眼前一亮,好一个漂亮的少女,姿色不在当日终南山所见龙女之下啊,一个娇艳,一个清丽,梅兰竹菊,各擅胜场。

    看清了她身边的黄蓉,霍都连忙移开了目光,心中寻思:郭靖那厮倒是好福气,有个这么美艳的妻子,还有个这么漂亮的女儿,他日我若能君临天下,必将这对母女收入后宫之中。当初重阳宫上霍都在郭靖手里吃过大亏,自然对他们一家子没啥好感。

    石破天见霍都打了自己一拳突然停了下来,正一头雾水之际,听到郭芙的话,下意识答道:“可是我不大痛啊。”怕郭芙不信,完还挥了挥手臂,示意自己的确安然无恙。

    台下一片哗然,纷纷为这个少年叫好。

    霍都又惊又怒,生性多疑的他第一反应就是对方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刚才不过只是在戏弄自己,气急败坏之下不再留手,大喝一声:“好子,你不痛?再吃我一拳。”

    这一拳被石破天伸手格开了。霍都连续四拳,第四拳拳中夹腿,终于踢中石破天的左胯。

    曾柔见他二人越斗越快,霍都发出的拳脚,石破天只能挡架得一半,倒有一大半都打在他身上,不由十分担忧地道:“宋大哥,等会儿若是情况危急,你可不可以出手把这个少年救下来。”

    宋青书微微一笑:“你大可不必担心,这个少年内力雄浑,真气自然护体,那个何师我的拳脚打在他身上不过是给他挠痒痒罢了。”

    曾柔仔细望去,果然见石破天脸色平和,并无痛楚之状,方才放下心来。

    朱媺娖忍不住打趣到:“我们柔妹妹虽然身为女子,倒是天生一副侠义心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