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55章 天残地缺

    慕容复脸色不禁一变,少林寺的‘一拍两散’他也有所耳闻,其他七十二绝技莫不是有各种精妙招式,‘一拍两散’却是其中的异类,因为它总共只有一招,以排山倒海的内力为根基往目标击去,拍在石头上,石屑飞散,拍在人身上,魂飞魄散,所以被称作‘一拍两散’。△,

    ‘一拍两散’能以区区一招位列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之一,必有其过人之处,慕容复暗悔自己过于托大,连忙打算变招避免和对方硬碰硬,可哪还来得及!

    双掌相交,擂台上的空气,以两人为中心,浮起了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纹往四周散去,慕容复蹬蹬蹬地往后退了三步,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阿弥陀佛,慕容公子承让了。”虚竹双手合十,微微弯腰作了一揖。

    “你……”慕容复心中一急,他只是对掌落了下风而已,虚竹却搞得好像胜负已分的样子,慕容复刚开口,真气一泄,突然发现胸口烦闷欲呕,霎时间只觉得浑身乏力,双腿一软,整个身子不由自主往地上坐了下去。

    “表哥!”王语嫣倏地站了起来,一脸担忧之色。

    “这一招究竟什么名堂,居然弄得堂堂的南慕容这么狼狈?”看到慕容复居然一屁股跌倒了地上,场中众人不由一片哗然,连周芷若也忍不住转过身来询问宋青书。

    “这招叫一拍两散,威力奇大无比,不过也多打得慕容复短时间内浑身乏力而已,慕容复之所以这么狼狈,是因为对掌之前听到表妹的提醒,心中生了三分怯意,下意识打算变招,不自觉收回了几分内力,这样一来对掌过后,他不仅要承受一拍两散的威力,还要承受自身内力的反噬,所以才搞成了这个模样。”

    宋青书摇头不已,慕容复明明是江湖中最尖的高手,可每次关键时刻都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发挥得不尽人意,这次败得这么狼狈,恐怕江湖中人都会觉得他姑苏慕容复名不副实吧。

    这也怪不得那些江湖中人,如今场中能看出慕容复为什么会输的,一双手都数的过来,其他人只会在心中留下慕容复不堪一击的印象。

    听到台下各种议论,慕容复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此次参加金蛇大会,他可谓踌躇满志,就在刚才上台前,更多的也是在考虑第二轮如何应对阿青,哪料到第一轮就败了,还败得如此之惨。

    调息片刻,慕容复重新调起了真气,一把推开王语嫣伸过来扶他的手,站起来后头也不回地往场外走去。

    见王语嫣委屈得眼圈发红,段誉心中着急,不过此时此刻却不知道该些什么,微一愣神之际,王语嫣已经提着裙角追慕容复去了,段誉正想追上去,包不同仿佛早有防备似的伸出手拦在他面前。

    见段誉一脸错愕,包不同冷笑不已:“段公子是想追上去看我家公子爷的笑话么?”

    段誉连连摆手:“不是不是,包三哥你误会了,我只是担心王姑娘……”

    包不同脸上讥讽之意更浓了:“姑苏慕容家再不济,也不会护不住一个姑娘,段公子,后会无期!”话音刚落,便拂袖而去。

    以宋青书如今的功力,这边发生的一切自然逃不过他的法眼,见段誉一脸惆怅地望着王语嫣消失的方向,宋青书暗自寻思,以前看段誉鞍前马后地围着王语嫣转,觉得他脸皮真够厚的,简直是丢尽了男人的脸,可现在注意他的眼神,他好像是真痴情……

    “下面有请绝情谷主公孙止与少侠……杨过。”黄蓉不自然的语气让宋青书很快回过神来,注意到那个重剑独臂少年上台时看黄蓉的眼神,宋青书顿时露出一丝颇为玩味的笑容。

    看到杨过空荡荡的衣袖,黄蓉眼中闪过一丝歉疚,不过她心中清楚杨过性子偏激,再加上他父亲杨康也是间接死在自己手中,已结下了不死不休的仇怨。

    其实要化解这份仇怨倒也不是没办法,若真随郭靖主意,当初砍掉芙儿一条手臂赔给他,杨过再大的仇恨也化解了,只不过黄蓉哪里舍得!

    另一个办法就是把芙儿许配给杨过,让她用一辈子来偿还倒也不失为一段佳话,只是当初英雄大会上杨过已经断然拒绝了一次,这次被芙儿砍掉手臂,更不可能同意了。

    黄蓉苦恼地摇了摇头,饶是她机智过人,此刻心中也泛起了深深的无力感,不知怎样才能化解掉这一段仇恨。

    突然她若有所感地抬起头,发现那位绝情谷主正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丝毫不掩盖眼神之中的**,黄蓉心生厌恶,一刻也不愿意在擂台上继续呆下去,当她在位置中坐下来的时候,心中突然升起一个念头:要是这两人等会儿比武的时候同归于尽就好了……

    黄蓉摇摇头,连忙把这个可怕的念头驱逐出脑海,专心致志看起擂台上的比武来,多日不见,杨过似乎武功高了很多,自己得好好看看,他日才不至于措手不及。

    “柳妹没跟你在一起么?”看到对面那个人,公孙止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当初要不是杨过突然出现在绝情谷,自己早就和龙女成就好事,天天过着神仙般快活的生活。杨过不仅带走了自己的未婚妻,还把裘千尺那个老贱人救起来,害得自己连绝情谷都待不下去,终日如丧家之犬。

    杨过眉头一皱,冷哼一声:“不用你管。”

    公孙止微微一怔,注意到杨过的神色,很快大笑起来:“当初还以为柳妹跟你能有多幸福呢,没想到啊没想到,如今你不仅把柳妹搞丢了,连自己也成了残废,你现在哪里还配得上柳妹?”

    杨过断臂过后最恼怒听到残废之类的字眼,再想到当初和龙女被对方的情花毒折磨得苦不堪言,心中杀机顿起,冷哼道:“阁下瞎了一只眼,不同样是残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