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62章 蒙在鼓里

    “阁下究竟是何人,为何与我日月神教为难?”任盈盈眼力颇高,看得出眼前这个老者实在是一个武功盖世的人物,担心继续冲突下去令狐冲很可能吃亏,连忙自报家门,希望能化干戈为玉帛。

    “嘿嘿,老夫最不喜欢乱动心机的小姑娘了,”想到当年被黄蓉那个丫头害得如此之惨,欧阳锋语气不善地说道,“其他人畏惧日月神教,可老夫偏偏就没把什么狗屁神教放在眼里。”

    此言一出,任盈盈脸色大变,听他语气如此强硬,明白今日之事难以善了了。

    令狐冲战斗经验极为丰富,立即横剑在前,凝神防备着,欧阳锋果然身形暴起攻了过来,令狐冲这一剑也递出去得极快,无论角度力度都精妙绝伦。

    “好剑法!”欧阳锋一双肉掌好不闪避,直接往剑锋上迎了上去,两两相交,竟然发出了金石碰撞的声音。

    欧阳锋趁令狐冲微微愣神的功夫,一个转身就欺入了对方怀中,一拳往他胸口击去,见令狐冲仓促运掌迎敌,欧阳锋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令狐冲剑法高明倒也罢了,自己以蛤蟆功位列五绝,他居然敢与自己对掌,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谁知道拳掌相交,欧阳锋感觉到拳头上的真气狂泻而出,顿时一愣,这才想起了白天比武时段延庆的异状。

    “原来是任老魔的吸星大.法,老夫到要看你究竟能吸多少!”与段延庆不同,欧阳锋深知武学相生相克之道,清楚一门武功不可能天下无敌毫无破绽,吸星大.法若真那么逆天,如今任我行应当是公认的天下第一了,也不至于当年被东方不败篡位。

    电光火石之际欧阳锋便猜测出了吸星大.法的破绽,不退反进,任由体内雄浑的内力澎湃而出,径直往对方经脉涌了过去。

    令狐冲顿时一阵闷哼,主动一掌将欧阳锋震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难看至极。

    “冲哥!你怎么了?”任盈盈连忙跑到令狐冲身边关切地问道,谁知道她手指刚触到令狐冲手臂,对方身形一晃,忍不住喷了一口鲜血出来。

    欧阳锋脸色也有些发白,显然刚才那下也让他内力损耗不少,不过想到已经重创对方,欧阳锋还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老夫的内力又岂是那么好吸的!”

    一旁观战的宋青书虽不知道他们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以他的武学修为,猜也能猜得七七八八,不由暗暗点头:难怪原著中左冷禅能利用寒冰真气赢了任我行,看来吸星大.法施展时,虽能吸取对方内力,但自己的经脉也暴露在了对方面前。大多数人面对自己真气狂泻而出,第一反应肯定是惊恐异常,然后拼命收回内力,岂料这样一来反而成了待宰羔羊,只会变得越来越虚弱,完全无力抵抗。

    若是被对方吸取功力那一瞬间当机立断,直接将内力一股脑送入对方经脉,反而能脱困而且还能重伤施法者。

    当然这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被吸那人内力修为到达一定境界。毕竟吸星大.法也算一门神功,自然有法门防备反击,如果被吸那人内力不够,就算破釜沉舟,也不过是将内力拱手相让而已。

    “盈盈,你快走,这里先由我挡着!”令狐冲眼中闪过一丝决然,他清楚自己的伤势,如今已经完全不是眼前老者的对手,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拖住对方,给任盈盈争取逃走的机会。

    “不,由我来拦着他,你先走。我是日月神教圣姑,他未必会伤我。”任盈盈抽出短剑将令狐冲护在身后。

    见两人互相推让,欧阳锋忍不住哈哈大笑:“你们两个年轻人真有意思,明明已暗生间隙,如今却来上演这种戏码?你们若是真对另一半的感情深信不疑,此时应该同生共死才对,哪会这般生分客气?”

    任盈盈脸色一黯,她心中一直有一根刺,因为她知道令狐冲心中最爱的那个女人始终是他的小师妹,而自己的清白也不幸被那个混蛋玷污了,她这个时候抢着出来断后,更多的是心灰意冷,有了自毁的念头。

    令狐冲内心同样充满了愧疚,面对任盈盈,他总能谈笑风生,甚至偶尔还会调戏一下对方,可是面对岳灵珊,他每次都进退失据,甚至有时候患得患失得连话都说不清楚,有时候夜深人静之时,他也会悄悄问自己,他最爱的究竟是谁,心中那个模模糊糊的答案让他每次都不敢继续想下去。

    可是任盈盈对他情深意重,他清楚自己一辈子都无法报答对方,他又是一个光明磊落之人,实在忍受不了良心的煎熬,若是这次牺牲自己能救得了她,也算得到了解脱。

    “你们商量好没有,我可要动手了。”见自己随便几句话就让这两人放弃了逃跑的心思,欧阳锋嘴角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任盈盈清楚以令狐冲的性子,绝不会抛下自己独自逃生,可是她也不愿意抛下令狐冲独活,银牙一咬,也不待令狐冲回答,自己便挥剑往欧阳锋攻了过去。

    欧阳锋眼神一亮,忍不住赞道:“果然是个奇女子!”不过他手底下却丝毫不见含糊,数招过后便寻着一个破绽,手指往任盈盈剑脊上一弹,她手中短剑再也拿捏不住,被远远弹飞到了附近草丛之中。

    欧阳锋伸出手指正要封住任盈盈穴道之时,任盈盈身形突然暴退而回,导致他胸有成竹的一招按在了空处。

    欧阳锋脸色一变,望向了宋青书藏身的方向,待看清了宋青书的样貌,不由一怔:“几天不见,你的武功又变高了。”

    宋青书微微一笑:“能得到先生的赞赏,小子受宠若惊。”

    任盈盈终于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刚才被宋青书用擒龙手、控鹤功之类的功夫凌空吸到了身边,虽然震惊对方功力之深,十几丈的距离将一个大活人就这么轻易地吸了过来,但她依然没什么好脸色,冷冷说道:“放开你的臭手。”

    宋青书不以为意地收回拉在她腰带上的手:“你就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么?”

    “谁要你救!”任盈盈一张俏脸冷得仿佛能掉下冰渣子下来。

    不知道为何,两人说话刻意压低了声音,令狐冲受了重伤影响了听力,因此听不到两人对话,虽然认出宋青书就是当初黑木崖上与东方不败一伙儿的那人,但现在他毕竟救了任盈盈,令狐冲向来恩怨分明,拱手说道:“多谢宋公子出手相救。”

    任盈盈差点没被气死,心中委屈无比:这个傻冲哥,你要是知道了他对我做过什么,看你还会不会谢他!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