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72章 翻盘

    “什么?”听到赵敏说里面的女人是黄蓉,群雄顿时炸开了锅。

    “郡主确定?”萧峰皱眉问道,若里面真是黄蓉,那事情就麻烦了。

    “确定!”赵敏不再看宋青书一眼,斩钉截铁地说道。

    “可为何郡主所说的话与郭小姐、袁夫人大相径庭?”萧峰的问题也是在场很多人的疑问。

    “郭小姐身为黄女侠的女儿,自然会维系母亲的名节,所以她虽然认出了里面的人是谁,却选择了隐瞒。”赵敏不疾不徐地说道。

    &↑→↑→↑→,.≠→.≈p;郭芙顿时急了:“你胡说,那明明就不是我娘!”

    “那袁夫人为何要说假话?”玄澄突然出言问道,少林寺与郭靖黄蓉夫妇向来没有交情,他倒也不怕因此得罪对方,其实在他内心里更希望里面的人就是黄蓉,那他就能正大光明地除掉宋青书这个让他一直看不顺眼的人了。

    “众位恐怕还不知道,这次大会金蛇营十二位当家都会推举一个候选人角逐最后的金蛇王,而袁夫人推举的恰好就是这位宋青书,宋公子。”赵敏指了指宋青书,注意到对方阴沉的脸色,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此言一出,场中众人尽皆哗然,玄澄看着夏青青问道:“袁夫人,是不是这样?”

    夏青青脸色一白,也没料到会出这番变故,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妾身提名的人选的确是宋公子,那是因为妾身很佩服宋公子刺杀康熙的义举,觉得他若当上金蛇王,很有希望为妾身亡夫报仇……”说道这里夏青青心虚得脸色一红,若是袁大哥泉下有知,第一个要杀的恐怕就是宋青书吧。

    见周围众人听到她的话顿时议论纷纷,夏青青急忙补充道:“只不过妾身敢以人格担保,里面的人绝对不是黄女侠。”

    同时心中暗暗叫苦,一旦等会儿真相大白,不仅黄蓉名节丧尽,自己替宋青书遮掩,估计有心人也会怀疑两人关系,随便有人添油加醋一番,自己估计也会声名狼藉,只不过夏青青明白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只能咬紧牙不松口了。

    看着远处那个娇艳无匹的女人,宋青书恨得牙痒痒,以前看小说的时候他向来喜欢小说中的那些古灵精怪的妖女,现在想来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了,喜欢妖女是因为还没尝过妖女的苦头,他本以为以自己和赵敏的关系,对方绝不会背后捅自己一刀,哪知道她前一刻还笑语嫣然一口答应,后一秒就一刀刺了过来!

    事到如今,宋青书再也无法保持沉默,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各位莫非忘了赵敏的身份了么?”

    见不少人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宋青书方才说道:“蒙古向来有征服天下的决心,多年来一直和南宋鏖战于襄阳,蒙古军队向来攻无不克,可是攻打襄阳数年,居然无寸土之功,正是因为郭靖黄蓉夫妇的功劳,蒙古上下早就将他们夫妇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若是今天能成功污蔑黄女侠名节,那以后江湖中人会怎看待郭大侠?在所有人心中,他不再是那个万人景仰的襄阳大侠,而是一个被妻子戴了绿帽的可怜虫,谁还会真心服他,在他的带领下抵抗蒙古大军?”

    “到时候这位郡主娘娘只凭简简单单几句话,就替蒙古除掉一个心腹大患,大家是该称赞她高明还是懊恼自己的愚蠢呢?”

    听宋青书言语之中暗讽大伙智商,场中众人不由大怒,只不过各门派也不乏聪明人,听宋青书所说合情合理,也忍不住低头沉思起来。

    赵敏似乎早有准备,不慌不忙地答道:“宋公子倒是巧舌如簧,只不过显然故意忽略了一个事实。蒙古诸王为了汗位私底下明争暗斗,面和心不合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我们汝阳王府负责经略西域,而襄阳是四王爷忽必烈的辖区,我又岂会辛辛苦苦为他人做嫁衣?”

    其实之前大多数门派已经相信了里面的人不是黄蓉,毕竟有郭芙与夏青青的证词在前,而且赵敏立场可疑,不过听赵敏这样一说,似乎也觉得她说得有几分道理,她的确没道理会诬陷黄蓉。

    “哼,这么费事干嘛,直接让里面的人出来看看不就行了,隔了这么长时间,就算刚才脱光了衣服,如今也该穿戴整齐了吧!”也不知是谁吼了一声,一群人纷纷点头称善。

    宋青书暗骂不已,欧阳锋这个混蛋真是唯恐天下不乱,这次恐怕要被他害死了。

    “贫僧觉得刚才那位施主说得有道理,既然阁下问心无愧,就请里面的人出来让大家见上一面吧。”玄澄趁机上前一步,大有他不答应就往里冲的架势。

    宋青书越看这个大和尚越讨厌,冷冷说道:“在下的女眷岂能在这么多男人面前抛头露面?”

    “女眷不能抛头露面之类的只不过是小节,黄女侠的清白却关乎大义,两相比较,自然是舍小节而取大义,还请公子三思。”丘处机突然出言说道。

    郭靖与全真教渊源颇深,丘处机一向很喜欢憨厚老实的郭靖,但因为历史种种原因,他其实并不喜欢黄蓉这位昔日的妖女,若是黄蓉真的背夫失节,向来嫉恶如仇的他绝对会选择替郭靖除掉这个淫.妇。

    谁知丘处机的话只招来宋青书一阵冷笑:“素闻阁下昔日亲赴大漠向铁木真传道,也不知道蒙古暗地里封了道长什么大官,如今阁下满口民族大义,却只不过是为了掩饰替蒙古卖命的事实而已。”

    “你!”丘处机气得浑身发抖,牵动了刚压下去的伤势,一口老血喷出。

    玄澄顿时怒道:“丘真人远赴西域,是为了劝铁木真爱民止杀,无关私心,此事天下皆知,小子莫要信口雌黄,颠倒黑白!武当两位道长,如今你们怎么说?”

    “这……”张松溪与殷梨亭对视一眼,如今他们陷入了两难境地,帮宋青书也不是,不帮也不是。

    “既然武当派不出面清理门户,那贫僧就代劳了。”玄澄冷笑一声,谁知道刚要出手之际,山洞里却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各位不必逼迫宋郎,我出来便是。”

    听到这个声音,赵敏不禁眉头一皱,宋青书同样也是惊诧莫名,很快一个容色清丽,气度高雅的女子走了出来,只见她双颊晕红,肤色白腻,在火光的映射下更显美貌绝伦。

    “这位是?”殷梨亭一愣过后连忙出口相询,日前大会上他见过这名女子,那时她相伴宋青书左右,神态亲密,显然关系非比寻常。他心中一块大石终于放了下来,轻松之余有意相助宋青书洗清嫌疑。

    “她是长平公主,崇祯皇帝的长平公主!”场中不乏见识广博之人,很快就有人认出了女子的身份。

    宋青书同样不明白朱媺娖为何会凭空出现在山洞里,不过他反应也是极快,微微错愕过后立马上前扶着对方的双手,柔声说道:“不是让你不要出来么。”

    “我岂能为了自己的名节,让你蒙受不白之冤。”朱媺娖一脸娇羞无限,和宋青书温存片刻立马转身面对场中众人。

    “各位想必知道我的身份有些敏感,宋郎之所以一直不愿意让大家见我,是因为他不想我的清誉有损,因为我们还没有拜堂成亲就已经……”朱媺娖脸色微红,仿佛下了极大决心一般,终于继续说道,“就已经私定终身……”

    此言一出,对场中众人造成的冲击丝毫不亚于黄蓉的失节,毕竟朱媺娖堂堂一国公主之躯,没经过明媒正娶就委身给一个男子,实在算得上是礼仪沦丧,不知廉耻了,可谓是丢尽了明朝皇室的脸面。

    听到众人的窃窃私语,朱媺娖脸色发白,继续说道:“本来我是不打算出来的,只不过担心各位中了外族鞑子的奸计,让黄女侠蒙受不白之冤,便宜了外族。各位也知道,我大明江山就是被建州女真所窃取,所以我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驱除鞑虏,如今又岂能因为顾惜自己的名声,让鞑子奸计得逞呢?”

    看着朱媺娖纤弱的身影,还有她一双美眸中隐隐的泪光,场中众人心中纷纷对这位亡国公主升起一丝怜惜,哪还忍心用礼教批判她?想到她为了民族大义,竟不惜自己的清白名声,更是暗暗佩服。

    “敢问诸位,今夜大家为何会同时齐聚在这里?”宋青书趁热打铁,朗声问道。

    “我们好像是接到一封留书……”

    “咦?我们也是哎。”

    “我们也接到了。”

    ……

    宋青书长舒一口气,多亏了欧阳锋干的好事,这个时候才能够翻盘:“现在看来事情已经很明显了,有人设下了一个局,故意玷污黄女侠的清白……”

    他话还没说完,明白自己被利用的群雄纷纷大怒:“哪个杀千刀的使的奸计?”类似的怒骂声此起彼伏。

    赵敏早就见事不对,正想偷偷溜走,耳边却突然传来了宋青书戏谑的声音:“郡主娘娘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解释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