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96章 十步杀一人

    十力大师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以他的武功又怎能跟得上宋青书的身法,正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等死。¥℉,

    幸好一旁的玄澄早有防备,见宋青书动手,连忙挡在了两人中间,他此时也不敢托大,挥动着禅杖一出手就是少林寺级绝技伏魔杖法,以宋青书飞过来的速度,玄澄相信对方除了硬碰硬之外,别无他法。

    而硬碰硬的话,玄澄不相信自己几十年苦修会输给一个武林后辈。

    见宋青书仿佛离弦之箭一般飞过来,丝毫没有闪避的意思,玄澄一阵冷笑,挥动禅杖便往对方身上砸去。

    玄澄虽然精通十三门绝技,但修炼得最纯熟威力最大的还是般若掌和伏魔杖法,他自信普天之下没有任何人能不闪不避地硬吃他一记伏魔杖还安然无恙的,见宋青书居然托大地毫不闪避,玄澄挥动禅杖的速度又快了三分,誓要趁此良机除掉这个祸胎。

    眼看着禅杖即将扫到宋青书,玄澄还没来得及高兴,愕然发现对方整个身子仿佛变成了一片树叶一般,轻飘飘地毫不受力,借着禅杖上携带而来的劲风,宋青书整个身子一下子飘到了另一旁,自己志在必得的一击居然落空!

    不理会呆立当场的玄澄,宋青书从他身侧轻轻飘过,突然察觉到身侧一缕劲风传来,原来虚竹早就守候在一旁,见玄澄失利,立即出手。

    “一拍两散?”宋青书认出了这一招,当初慕容复就是在他这一招之下吃了大亏,不过我可不是慕容复那种战五渣!

    宋青书明白时机稍纵即逝,若是等一干人等反应过来,在众多高手保护之下,自己再想取十力大师的性命就没那么容易了,所以他不闪不避,左手一招亢龙有悔硬接虚竹一掌,右手手指一弹,一缕剑气射进了十力大师脑门。

    “贼子敢尔!”虚竹大惊失色,不过他已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十力大师毙命当场。

    剑气刚断绝十力大师的生机,宋青书的‘亢龙有悔’就和虚竹的‘一拍两散’接触到了一起。

    想象中的巨响并没有响起,对方手上并没有排山倒海的掌力,取而代之的反而是犹如黑洞一般的吸力,源源不绝吞噬着宋青书的掌力。

    “北冥神功?”宋青书冷笑不已,这个和尚外表忠厚老实,暗地里却阴险无比,当初对上慕容复,用一招‘一拍两散’让慕容复放弃了精妙招式,选择和他硬碰硬;对上阿青眼看不敌,就动用了阴毒暗器‘生死符’;如今看似救十力大师,实际上却想趁机吸掉自己一身功力,实在是够毒的啊。

    宋青书不知道虚竹为何会和原著中有这么大的反差,不过有张无忌的例子在前,他倒也不太意外。

    要么虚竹也被哪个老妖怪夺舍了,只不过看他一身武功,似乎没有留乾坤大挪移那样的后门,被夺舍的概率不大;要么就是因为自己穿越造成的蝴蝶效应,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要么,就是虚竹本就不是个忠厚老实的和尚……

    原著中不管是珍珑棋局得到无崖子传功,还是西夏王宫中‘不心’吸掉了天山童姥与李秋水百年功力……都没有其他人在场,无论无崖子还是天山童姥和李秋水,没一个例外,都死了。

    鉴于虚竹是每次事件的最终受益人,那么他描述的一切,真实性就值得怀疑了。

    把人家一个西夏公主迷晕了捉到冰窖里没日没夜地做羞羞的事情,究竟是不是天山童姥干的,现在想起来也值得深思。

    而且人家梦姑一个黄花大闺女,突然出现在一个陌生男人床上,不仅不害怕,反而娇媚地逢迎对方……

    要是没有被下药,自己愿意把手砍……呃,还是算了,戒色三天吧。

    宋青书都佩服自己,如此紧要关头,他居然还能胡思乱想这么多有的没的。

    虚竹此时更是惊疑不定,明明接触到了对方身体,也成功发动了北冥神功,为何一内力也吸不到?

    虚竹当然不知道,宋青书早就领悟到了出掌时或吞或吐,或虚或实的境界,刚才他那一招本来就是虚力,虚竹又从哪里去吸内力。

    注意到虚竹脸上的震惊,宋青书冷笑一声,劲力猛地一吐,凌厉的剑气顺着对方大开的经脉攻了进去。

    虚竹见势不妙急忙收掌飞退,一连退后数丈方才稳住了身形,看着低垂的手臂,虚竹脸色铁青,幸好自己功力深厚,被对方剑气入体这条手臂才没被废掉,不过目前看来,这只胳膊几个月内恐怕是无法动用了。

    虽然描述了这么多,但整个过程对于大会众人来只不过是转瞬即逝的事情,他们只觉眼前一花,就看到宋青书轻而易举躲过玄澄全力一击,然后一掌将虚竹震飞,顺势取了十力大师的性命,最后又倏地回到了擂台之上。

    十力大师不是庸手,玄澄更是少林寺宣扬的二百年来第一人,之前大会上虚竹也是大放异彩,一身武功丝毫不在玄澄之下。宋青书却能在须臾之间从这两人手中斩杀十力大师而回,他的实力该是何等的恐怖?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黄蓉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李白的这首诗。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耶律南仙虽然对汉人文学并不是太擅长,但她身为剑客,李白的这首诗很对她的胃口,此时脑海里和黄蓉一样,浮现出了同样一首诗。

    “这个混蛋有时候还是挺帅的……”袁紫衣想着想着突然脸色一变,“呸!这个下流无耻的好色胚,满口谎言,祸害忠良,强占他人.妻子……”

    袁紫衣在峨眉山被宋青书忽悠,导致她对宋青书初始印象就很差,后来又听到红花会等人的遭遇,宋青书在他心中成功变成了人渣的代名词。此刻察觉到自己立场居然有了松动,袁紫衣自然脸色大变。

    有同样感觉的又岂是她一人,郭芙目光灼灼地盯着擂台上那人,一张俏脸艳若桃李,也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师姐,姐夫好厉害!”沐王府席位之中,沐剑屏睁大着圆圆的眼睛声道,宋青书表现出来的武功实在超乎了他的想象,她一时间想不到什么赞美之词。

    “什么姐夫不姐夫的,郡主别乱。”方怡害羞地去捂沐剑屏的嘴儿,心中也忍不住有些得意,这就是我选的男人,他足够强大,强大得甚至连王爷也要仰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