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97章 天真无邪的阿青

    整个大会都沉浸在深深的震惊之中,还是玄澄一声怒吼打破了宁静:“宋青书,你居然敢滥杀无辜!”

    宋青书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道:“十力大师勾结清廷,证据确凿,何来无辜!”

    玄澄呼吸一窒,清凉寺和满清朝廷的关系他也略有耳闻,十力大师和满清安通款曲倒不是不可能……

    只不过如今少林寺明摆着和十力大师一条战线,玄澄哪能让十力大师背上这个罪名:“哼,这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倒是你,为何能随手拿出圣旨密信这么绝密的东西?”

    不忍心夏青青一直跪在地上,』∴』∴』∴,♂.≡≥.↖宋青书衣袖一拂,半跪在擂台上的八位当家只觉得一股柔劲托着自己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随手扶起了众人,宋青书淡淡答道:“当初我潜伏在满清朝廷,有心查找相关信息又不是难事,更何况十力大师虽然被你们少林寺当成宝,但在满清朝廷看来,他这种级别的人犹如过江之鲫,多不胜数,哪会刻意防范他的资料。”

    玄澄冷笑不已:“阁下刺杀康熙名扬天下,可是据老衲所知,此次刺杀并未成功,康熙如今依然安坐在紫禁城中。大家觉得这有没有可能是姓宋的和康熙玩的一出苦肉计,只为了打入反清义军内部,彻底替鞑子扫清障碍?”

    玄澄前面的话是对宋青书说的,后面的话则是对大会上其他人说的。

    经他这样一提醒,众人觉得倒是颇有道理,宋青书玩苦肉计,不是没这种可能。

    宋青书还没回答,玄澄又继续说道:“不知大家记不记得,当初宋青书刺杀康熙过后,天下各处仿佛一夜之间同时开始宣扬宋青书的英勇事迹,若说没有幕后黑手推动,嘿嘿,大家觉得可能么?”

    “不错,普天之下除了满清鞑子朝廷,谁还有这个能力?”于万亭适时地站了出来补上一刀。

    红花会向来是反清的中坚力量,在江湖中名声一向很好,于万亭身为红花会前总舵主,威望实不在陈近南之下,听他这样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起来。

    宋青书苦笑不已,桑飞虹的五湖门在天下各处酒楼、街头说书卖艺,虽然的确能很快宣扬他的名声,但难免引起有心人的怀疑。

    注意到宋青书的神情,玄澄冷笑不已:“怎么,没话可说了吧。”

    宋青书微微一笑:“只要我接下来大破清军,谣言就会不攻自破。”

    于万亭哼了一声:“你如果是奸细,这次就是带着金蛇营主力去送死,事后我们后悔就晚了。”

    擂台下黄蓉担忧地看了宋青书一眼,聪慧如她自然清楚,很多势力并不想看着宋青书坐上金蛇王的位置,稍有不慎,宋青书之前的努力都要付诸流水啊。

    金蛇营其余几个和宋青书不对付的当家闻言趁机聒噪起来,特别是褚红柳,阴阳怪气地说道:“对啊,到时候金蛇营都完了,有些人的任务也完成了,哪还在意我们这些孤魂野鬼……”

    褚红柳说着说着,突然发现宋青书的目光扫了过来,目光中包含的锐利让他心中一寒,后面的话再也说不下去。

    宋青书冷哼一声,声波中蕴含的内力让窃窃私语的全场顿时安静下来:“其实要证明我的清白也很简单。”

    “说得倒是轻巧。”玄澄撇撇嘴,显然不相信他能有什么办法证明自己,于万亭更是眼神闪烁,打定主意不管等会儿宋青书说的什么办法,自己都要找出理由反对。

    黄蓉暗暗替宋青书捏了一把汗,这种事情只会越描越黑,他真的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么?

    宋青书笑了笑,突然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饱含内力的声音响彻整个山顶:“我哔康熙她老母,哔哔康熙她老婆……”

    听宋青书和康熙所有有关的女人都发生了超越友谊的负距离接触,大会上一群人顿时傻眼了,那些女人更是听得面红耳赤。

    “这倒的确是个简洁有效的证明办法,只不过太……无耻了点。”黄蓉暗啐不已。

    “好恶心,这个人果然本性难移。”郭芙厌恶地看了宋青书一眼,刚建立起来的好感顿时烟消云散。

    “青书这倒也不全是说假话,至少那个什么小佟后就被他各种姿势玩了个遍……”周芷若脑中刚浮现这个念头,便下意识用手捂住脸蛋儿,“哎呀,自己怎么会想这么下流的事情,都是青书,和他在一起我都学坏了。”

    “宋大哥骂得好!”朱媺娖一脸兴奋,要说场中最恨满清的,非她莫属了,别说宋青书只是骂骂,就算宋青书真的要付诸行动,她不仅不会阻止,说不定还会帮忙去推屁股……

    “这个宋青书,实在是……”杨妙真哭笑不得,一时间找不到什么词来表达自己此刻的感受。

    “难怪他能达到剑道顶峰,这份率性而为实在是令人佩服。”耶律南仙眼中异彩连连,她关心的更多的是剑道,更何况辽国和满清本就是生死之敌,宋青书骂得再狠,她都不会介意。

    “师姐,姐夫他好……好那啥。”沐剑屏也是被宋青书一番言论弄得傻眼了,忍不住戳了戳身旁的方怡。

    “郡主难道觉得那些女人不该被骂么?别忘了,沐王府上上下下,多少是死在满清鞑子手中。”方怡下意识维护着心上人。

    “哦,也对。”沐剑屏呆萌地点了点头。

    “这个混蛋,实在是卑鄙、龌龊、下流、无耻、不要脸……”听到宋青书的话,袁紫衣简直又羞又怒,她与满清之间没有直接的仇恨,自然很难像朱媺娖、沐王府里的人一样同仇敌忾,只觉得宋青书堂堂一个宗师级高手,居然像市井无赖一样骂街,实在是太无耻了些。

    一旁的阿青一头雾水地拉了拉袁紫衣的衣袖,一脸天真地问道:“紫衣姐姐,什么是哔哔啊?”

    “呃……”看着阿青纯真无邪的样子,袁紫衣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对她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