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03章 埋骨之地

    当三人写好过后,大厅中一干人全都伸长脖子望去,想看看三人想的是什么办法。±,

    只见黄蓉白皙的手掌写着“火攻”二字,萧峰手心写着“夜袭”,而宋青书手中写的是“炸营”。

    “看来大家都想到一块儿去了。”宋青哈一笑,“虽然写的不同,但其实的是一回事。”

    黄蓉微微一笑:“金蛇营人少,图海人多,这些我们清楚,图海也清楚,但鞑子士兵未必清楚。只要能合理利用夜色掩护,让普通鞑子兵一时间误以为四面八方都是敌人,自乱阵脚我们就成功了一大半。”

    “不错,”萧峰了头,“就如同郭夫人所,夜袭的同时要配合火烧军队辎重,更能营造一种慌乱场景,一旦成功让清兵炸营,什么三万八旗精锐,只不过是待宰羔羊。”

    厅中其余人很多并不懂军事,但听三人你一言我一语,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也纷纷信心大增,唯有一人愁眉不展。

    “陈总舵主有话不妨直。”宋青书处于金蛇王的位置,大厅内所有情况一览无遗,自然看到了陈近南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请恕陈某泼冷水,陈某和图海打过交道,此人绝对称得上清廷第一名将,他治兵向来严谨,他每次安营扎寨都会排出大量斥候监视方圆数十里动静,一旦周围有风吹草动他立刻就会得到消息,夜袭恐怕很难成功;而且就算成功攻入鞑子兵营寨,只要有图海坐镇,三万八旗兵就绝对不会炸营。”

    陈近南眉头紧皱,刚才宋青书三人想的办法,若是对付一般脓包将领,成功的可能性的确很大,可图海身经百战,当年席卷天下的李闯部队都被他得到落花流水,又怎么会防范不了一次普通的夜袭。

    宋青书仿佛早料道有人有这种疑惑,闻言笑道:“陈总舵主言之有理,不过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图海坐镇中军的情况,若是……图海死了呢?”

    陈近南一怔,下意识道:“莫非宋公子想行刺图海?宋公子武功虽高,但想在万军从中取上.将首级,恐怕……”

    陈近南话没有完,但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意思,毕竟万军从中取上.将首级实在有些骇人听闻,历史上完成这项壮举的也就那寥寥几人。

    萧峰就是以杀入乱军从中擒获反叛的南院大王耶律重元而闻名天下,不过那次更大原因是耶律重元自己作死,自以为胜局已定于是大摇大摆出现在离萧峰不远的阵前,方才给了萧峰机会。

    想在三万大军之中杀他们的统帅图海,就算世上所有大宗师一起出手,也绝不可能。

    “陈总舵主大可以放心,我自有杀图海的办法。”宋青书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自从来到这个奇妙的世界后,也许是因为前世的价值观,他一直做不到视人命如草芥,所以一直避免杀人,可惜他不是盗帅楚留香,总有不得不下手的时候。

    宋青书回忆自己杀的那几个人,其实每一个都和自己无冤无仇,只可惜芝兰当道,不得不除。

    这个图海也是,以前宋青书还在清廷的时候和这个老将军也打过几个照面,是一个值得人尊敬的将军,只可惜双方立场不同,注定没法走到一起。

    “你还真是伪善啊。”

    宋青书默默地自言自语,要杀人还找这么多借口,不是伪善又是什么。只不过比起真人,自己还是当一个伪善者好了,至少有自己的原则……

    听到宋青书有办法杀图海,大厅众人不由精神一震,不过宋青书接着就一言不发,显然不打算出他杀图海的办法,大家纷纷交头接耳开始猜测起来。

    萧峰若有所思地看了宋青书一眼,在如今的情况下要在三万大军环绕中杀了图海,他自问没这本事,不知道他打算如何下手。

    黄蓉一双美目也是异彩连连,心中也十分好奇,“不知道我私下问他,他会不会告诉我……”黄蓉被突然冒出来的念头吓了一跳,自己干嘛会这样想……

    好在如今留在大厅中的人都乃一方人杰,明白刺杀敌方统帅这种大事,若是把方法弄得众人皆知,那估计离失败也不远了,因此宋青书虽然不,但大家也默契地没有逼问的意思。

    一来如今大厅里的人和宋青书都交情匪浅,二来么,宋青书之前在金蛇大会上的神奇表现赢得了所有人的认可,既然宋青书敢放言能取图海性命,那这些人自然也敢相信他。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陈近南开口道,“夜袭要成功,必然要出其不意,而清军往往会派大量斥候扫荡方圆数十里的地方,金蛇营的人还没接近敌方大营,恐怕就暴露了。”

    萧峰深以为然地头,大厅中恐怕就数他与清兵打交道最多,他自然明白陈近南的担心不无道理,要想成功夜袭,的确难如登天。

    宋青书微微一笑:“在座各位应该都听过灯下黑的道理,满清斥候的注意力主要在外面数十里,只要我们提前在他们安营扎寨的附近埋伏下来,就有可能瞒过他们。”

    “这怎么可能?”陈近南惊呼不已,连萧峰也是暗自皱眉,毕竟大军在外,在哪儿安营扎寨是重中之重,是一军统帅根据行军速度、地形、作战任务等因素综合考虑的,有时候连统帅自己都未必知道等会儿会在哪里扎营。

    “图海明天肯定会在狐狸坡这里扎营,而这个地方,就是鞑子兵的埋骨之所。”宋青书指着沙盘上一个位置,胸有成竹地道。

    开什么玩笑,如今清廷皇帝可是自己人,若是连图海在哪儿扎营都没办法知道,宋青书觉得自己可以一头撞死了。

    现在宋青书就像自己和自己在打牌,虽然金蛇营这边牌面极烂,但他对满清那边的牌一清二楚,而且还能尽可能左右满清这边出牌顺序,满清这边牌再好,若是一开始四个一对王直接四带二飞出去,也未必就能赢金蛇营这一把烂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