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17章 命悬一线

    清军大营终于还是乱了,主帅已死,有心抵抗的人又被宋青书与杨妙真率部队各个击破,剩下的人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一股脑地盲从着其他人往大山中逃去。∮∮∮∮,

    老鹰沟,褚红柳正在大帐中搂着妾呼呼大睡之时,突然一个心腹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不好了,老大不好了!”

    “哎呀!”妾大半截白生生的身子都还露在被子外面,突然闯进来一个男人让她下意识尖叫起来。

    自己女人走了光,褚红柳自然是非常地不爽,看着来人阴测测地道:“老子哪里不好了?”

    “外……外……”那个心腹指着大帐外面,显然是心中的紧张让他没法完整地出一句话来。

    “外面怎么了?”这个时候褚红柳也隐隐约约听到外面传来喧闹声,心中不由一跳。

    “清军,漫山遍野的清军!”心腹顺了口气,终于把话明白了。

    “什么!”褚红柳背脊一阵寒气,哪还有半追究对方冒犯的意思,一把抓起对方的衣领,“清军不是驻扎在狐狸坡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狐狸坡的清军溃败了,全往这个方向逃来。”心腹急忙解释道。

    “这不可能!”这是褚红柳第一个反应,宋青书怎么可能真的做到八千胜三万?

    外面喊杀声越来越响,褚红柳终于回过神来,冲到帐外一看,从狐狸坡溃散而来的清军仿佛一道洪流一般往这边涌来,顿时手脚冰凉。

    这些逃亡的清军看到有人堵在他们逃亡的必经之路上,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艹,麻痹地拼了!”

    “杀一个不亏,杀两个有赚!”

    ……

    褚红柳一直不认为清兵会败,他只是拉着自己的人马在这边装装样子,方便事后推脱。连首领都是这个态度,下面的士兵更不会当一回事,褚红柳手下数千人马,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满清溃军冲得七零八落。

    “老子的兵啊!”看着一边倒的惨状,褚红柳心在滴血,混迹绿林多年的他比谁都明白,在这个乱世有兵才是本钱,自己的本钱却在转眼间灰飞烟灭,让他如何不心痛?

    “老大,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附近的手下纷纷围过来劝阻道。

    失去了力量,再加上和宋青书的赌约,褚红柳毕竟身为一方枭雄,哪能不明白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未免之后受辱,他脑袋一热,拔出刀便想自刎。

    不过当他的余光看到不远处妾楚楚可怜的样子,下意识想到这房妾自己还没睡够呢,不知道老子死后会便宜哪个混蛋……

    一腔勇气霎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褚红柳放下刀,带着几个心腹仓皇逃窜,心中存了一丝侥幸心理:再怎么老子也是金蛇营元老,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宋青书敢把老子怎么样!

    褚红柳的兵毕竟也有几千人,又占了地利,满清溃军冲散老鹰沟的防线后,自身损失也不轻,当然,褚红柳的兵更惨,近乎全军覆没。

    成功突围,八旗兵们刚松了一口气,却见前面山林中伏兵四起,打着天地会的旗帜。

    八旗兵们正欲咬牙苦战之时,却愕然发现伏兵并没有主动攻击他们的意思,只是单纯堵住一条路,却留下了另一个缺口。

    虽然明眼人一看便知道另外那个缺口是个陷阱,但如今这些溃军仿佛溺水之人突然看见一根稻草,哪还管得了那么多,如今后面追兵紧追不舍,他们哪还愿意浪费时间硬闯天地会的防线,纷纷往那个故意留下的缺口逃去。

    人往往就是这样,当觉得必死之时,往往会升起拼命的勇气。可一旦他们觉得有了一线生机,谁也不想再拼命了,勇气会瞬间消失殆尽。

    这就是为什么清兵之前碰到褚红柳的军队会拼命,碰到天地会的伏兵会绕道因为褚红柳的军队堵死了他们所有出路,天地会却给他们留了一条出路。

    清军一路逃亡,沿途沐王府、青竹帮、夏青青部、峨眉派等各路伏兵相继出现,都是这般堵一条路留一条路,清军被逼得不停地改变路线,终于来到一条近乎干涸的河床前。

    “咦,这条河河水怎么如此少?”溃兵中不是没有聪明人。

    “靠,费什么话,如今河床干涸正好方便我们逃命啊,真是天助我也!”只不过大多数人却没那份机警,纷纷大喜地拼命往河对岸逃去。

    当越来越多的人挤上河床的时候,河床上游突然传来雷鸣般的轰隆声,在清兵绝望的眼神中,一股滔天的洪峰快速地涌来……

    在附近山看着后面的八旗兵依然义无反顾地跳入河中,前仆后继地被大水冲走,尽管黄蓉依然有些无法面对宋青书,但还是忍不住心中疑惑,走到宋青书身边轻声问道:

    “这些溃军若是临水结阵,以我们的兵力,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公子为何能笃定他们宁愿选择跳河也不会选择抵抗?”

    “从古到今,选择背水一战的将领不知凡几,最后成功的却只有韩信与项羽,夫人可知道为何?”宋青书淡淡地道。

    也许是被这次夸张的战果所震撼,黄蓉总觉得这个男人身上似乎多了一层神秘的光环:“还望公子赐教。”

    宋青书并没有像往日那般谦虚,而是改用一种沉稳的语气述着:“第一,他们的主将不是韩信项羽;第二,大多数时候,士兵们总会有种侥幸心理,渡河虽然九死一生,但自己不定就是那个幸运儿。”

    完宋青书便转身离去,不再关注战场一眼。

    是役,三万清军,全军覆没。

    第二日,满清西路军主帅费扬古看着不远处一身狼狈的某人,很快陷入了沉思。

    眼前这人他刚好认识,好像是图海身边一个心腹亲兵,名字是叫穆哈达还是穆里奇来着,他堂堂一个抚远大将军,自然不会特意去记一名亲兵的名字。

    “你是东路军陷入了重围,图海特意派你来求援?”费扬古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

    宋青书当然此刻他的身份是穆哈达头道:“是的,还望将军念在同袍一场,速速发兵解救我们图帅。”

    费扬古脸色突然一变,猛地一拍桌子:“来啊,把这个奸细拖出去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