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25章 曲终人散

    耶律南仙一开口,场中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之前宋青书在狐狸坡呼风唤雨的形象实在太过震撼,完全超出了人力的范畴。

    与普通金蛇营士兵不同,如今留在大厅内的这些人都是天下最顶尖的人物,经过了最初的震撼,如今已经回过神来,明白宋青书并不真的是神仙,肯定是用了什么障眼法,只不过这个法子他们看不破而已。

    宋青书微微一笑:“难道在郡主心里,宋某就不可能真的会呼风唤雨么?”

    耶律南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那种愚昧的百姓。”

    宋青书先是笑了笑,很快神色一整:“郡主认为这呼风唤雨的法门价值几何?”

    “若这法门能让人随心所欲呼风唤雨,那便是无价之宝。”耶律南仙脸上露出一丝了然之色,歉意道,“是南仙问得唐突了。”

    宋青书摇了摇头:“此番大败清兵,郡主也是出了力的,本来要告诉你们也没什么,只不过……”

    随着他话锋一转,场中所有人的心都被吊了起来,一方面觉得探听此等秘密实在过于唐突,另一方面又巴不得宋青书快点揭示真相。

    宋青书犹豫片刻,终究还是叹了口气:“罢了,本来还想多装一下神棍的,不过此**番各位雪中送炭,大恩大德宋某铭记于心,若是再敝帚自珍未免显得太过小气。”

    听他有吐露的意思,厅中所有人都不由坐直了身体,聚精会神地听着,生怕露掉了一个字。

    宋青书顿了顿,继续说道:“呼风唤雨看似神妙,其实说穿了也简单,各位还记得当时我上高台之前还做了什么?”

    厅中一群人面面相觑,当时大家都以为身处绝境,心思乱成一团,再加上宋青书做的事情也不少,究竟哪一样才跟呼风唤雨有关,他们一时间也想不起来。

    “莫非是点火焚烧军营?”黄蓉秀眉微蹙,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夫人果然心思细腻,一语道出了关键。”宋青书赞许地看了她一眼,弄得黄蓉一时间颇为局促。

    宋青书回过头来继续说道:“各位都是用惯刀剑之人,应当经常见到一种现象,热水的蒸汽一旦碰上冰冷的刀面,刀身上是不是会凝出很多细小的水珠?”

    众人纷纷点头,可依然疑惑不已:“这与呼风唤雨有何关系?”

    “本质其实是一样的,”看着下面一群当世顶尖的人物一脸懵懂的样子,宋青书忍不住有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哎,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憧憬穿越了,站在巨人肩上的感觉真的很爽。

    下面的人依然等着,宋青书收拾好得意的心情,清了清嗓子,继续解释着:“狐狸坡地形独特,两边都是山脊,中间一宽阔的深谷,当谷中帐篷、粮草全部烧起来,就会产生大量热气涌上空中。热空气遇到高空中的冷空气,就会凝结出雨滴,这种特殊情况催生出来的往往是暴雨,还会伴随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当年诸葛亮神机妙算把司马懿父子引到上方谷中,然后采取火攻,司马懿自己都认命了,结果突然一场暴雨,让诸葛亮所有的谋划化为一场空。

    “为将而不通天文,不知奇门,不晓阴阳,不看阵图,不明兵势,是庸才也。”这是诸葛亮自己说过的话,他在上方谷设伏肯定是事先算准了天气的,结果老天偏偏跟他开了一个玩笑,明明算好了没雨的,却硬生生下了一场暴雨。

    正所谓知天易逆天难,那次对诸葛亮的打击是致命的,没过多久他便病死五丈原,千百年来让人扼腕。

    且不论这是演义还是正史,最关键就在于当时上方谷为什么会突然降雨?

    后世不少好事的学者研究了这个问题,最终借助科学体系终于解开了上方谷突然降雨之迷,雨的种类有锋面雨,台风雨,地形雨,还有对流雨。

    而上方谷当时的情景恰好满足了对流雨的条件。上方谷入口窄、腹地阔,两边高、中部低,这种地形不利于空气流通。

    一旦谷内起火,气温开始升高,贴近地面的空气迅速受热膨胀上升,上层及周围冷空气则收缩下沉,形成强烈对流的山谷风,因此会出现狂风大作的现象。

    当谷底大量热气流上升到一定高度时,空气中的水汽又因气温降低而凝结成云雾,再加上柴草燃烧所产生的大量烟尘随空气上升到天空后,又为水气凝结提供了理想的凝结核,从而加速了水汽的凝聚。这些云雾中的小水滴互相碰撞合并,体积就会逐渐变大,最终导致大雨倾盆的局面。

    当时在狐狸坡金蛇营陷入绝境,宋青书就是偶然想到诸葛亮,才恰好想到了这段典故,所以死马当活马医,奋力一搏,幸好皇天不负有心人,成功重现了当初上方谷的场景。

    对流雨的特点就是伴随大风,大风甚至可拔起直径50厘米的大树,并伴有闪电和雷声,有时还下冰雹。

    宋青书倒也不傻,既然提前知道这些特点,自然没有不利用的道理,所以后来才在所有人面前造成他呼风、召雷、唤雨的错觉。

    当时宋青书在高台上看似在念咒施法,实际上却什么也没做,只是在忐忑地等着对流雨的到来。

    “就放一把火这么简单?你不会在忽悠我们吧。”杨妙真一脸狐疑地看着宋青书。

    被她的声音惊醒,宋青书终于从沉思中回过神来,闻言不禁笑道:“当然没这么简单,更重要的是狐狸坡的地形,若是在开阔平原上放火,估计很难成功。”

    “你别骗我啊,我回去后会找个山谷试试的。”杨妙真直爽的话让厅中众人忍不住会心一笑。

    陈近南忍不住感叹道:“公子实在气度非凡,居然将这等惊天的秘密据实相告,陈某自问换成自己,恐怕也做不到公子这般豁达。”

    陈近南的话引起了场中所有人的共鸣,在这个世界,敝帚自珍才是真理,就算是一般江湖门派的武功也不愿意被外人知道,更遑论呼风唤雨的法门?

    在这个世上,一个人能呼风唤雨意味着什么?昔日的张角,凭借一些半真半假的道术就能聚起百万黄巾军,还有今日的白莲教,也是利用一些神妙聚齐千千万万的信徒,

    以宋青书之前办到的神迹,就算直接说自己是天神转世,有通鬼神之能,恐怕相信他的不在少数,假以时日,恐怕也能聚起千千万万的信徒,可他却选择了坦言相告,场中这些人怎能不震撼。

    宋青书微微一笑:“在座各位都是与宋某共患难的朋友,自然没什么值得隐瞒的,再说了,我可不想从今以后我在各位心中的印象变成一个神棍。”

    场中众人不禁大笑起来,杨妙真抱拳说道:“宋兄好气魄,好,从今往后,宋兄就是我杨妙真的朋友,也是我们红袄军的朋友。”

    萧峰也朗声笑道:“宋兄他日若来辽国,萧某必当扫榻相迎。”

    天地会、沐王府等也相继示好,一阵愉快与热烈的交谈后,各路助拳的势力纷纷来找宋青书告辞。

    “宋兄,他日你若有机会来辽国,我一定要和你喝上一千碗烈酒。”萧峰的话把宋青书吓出了一身冷汗,喝一千杯,肚子还不胀爆啊。

    “宋大哥,南仙回去后必当勤练剑术,下次见面还请大哥多多指点。”待萧峰先走后,耶律南仙来到宋青书面前,半晌过后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看着一向云淡风轻的耶律南仙脸上居然有了一丝忸怩之色,宋青书心中不由大乐,莫非这小妮子对我有意思,哎,魅力大就是没办法。

    宋青书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本剑谱偷偷塞给了他:“这是我闲暇时间记录的一些剑法心得,你拿回去翻翻,也许对你的日月神剑有所帮助,不过你看完了可得还给我。”

    耶律南仙心中一惊,没想到他居然会送自己这么珍贵的东西,犹豫一下,终究还是敌不过剑法的诱惑,见没人注意,连忙将剑谱小心翼翼藏入怀中:“多谢宋大哥,南仙必定视之若珍宝,不会外泄一丝一毫。”说完急忙追萧峰耶律齐去了。

    见她一脸郑重的样子,宋青书不免有些好笑,自己借书可没存什么好心思,在他那个年代,借书一借一还,可是最促进男女之间感情的手段了。

    “宋兄,他日来我们红袄军做客,小妹必定用最烈的酒,最上等的牛肉…….招待你。”听杨妙真则是一股脑说了一大堆诱惑的条件,宋青书听了半天,不免失望道:“没有最美的人啊。”

    “整个红袄军最美的恐怕就是小妹了,若是宋兄不嫌弃,到时候就由小妹陪你啊。”杨妙真生活在江湖草莽之中,早就习惯了各种调笑,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反搞得宋青书闹了个大红脸。

    张松溪和殷梨亭离去前拉着宋青书嘱托道:“青书,什么时候你空了还是回武当一趟吧,大师兄一直惦记着你,你太师父也肯定有很多话要和你说。”

    听到这个便宜老爹的消息宋青书就一阵头疼,讪讪道:“最近这段时间我恐怕抽不出时间,一旦得以空闲,我会找时间回武当的。”

    各路人马陆陆续续离开,只还剩下黄蓉一人,宋青书本来以为她是过来告辞的,谁知道她却开口说道:“我不像他们那些人那么忙,急着回去处理事情,想留下来叨扰几天,不知道公子欢不欢迎?”

    宋青书顿时喜出望外:“求之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