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26章 代价

    将宋青书急迫的表情尽收眼底,黄蓉忍不住啐了一口:“你这么兴奋干什么?”

    “呃~”宋青书一时语塞,总不能说自己喜欢跟她这样的美人儿呆在一起吧。

    黄蓉脸色一肃:“宋公子,妾身有言在先,此番留下来是为了学习公子用兵之法,方便他日用到襄阳城中,还请公子不要多想。”说完便径直离去,留下宋青书一个人愕然当场。

    什么叫我不要多想,明明是你想多了吧?宋青书不禁腹诽不已。

    “人都已经走了,还舍不得啊?”周芷若酸溜溜的声音很快便在他耳边响起。

    回头一看,发现几女都似笑非笑地打量着自己,宋青书尴尬地笑了笑:“哪有舍不得,我在思考问题呢。”

    “恐怕是在思考先对哪个姑娘下手吧。”见周芷若开炮,阿九也忍不住附和起来,尽管她相对比较大度,但见宋青书跟那么多女人眉来眼去,难免会觉得郁闷。

    “整个红袄军最美的就是小妹了,若是宋兄不嫌弃,到时候就由小妹来陪你啊。”阿九将杨妙真当时的神态学得惟妙惟肖,说完忍不住呸了一口,“这女人真是不知羞!”

    “杨妙真出身绿林,周围全是粗鄙的男人,女儿家的矜持自然比不上阿[九你这种金枝玉叶。”一直沉默的夏青青见场中没有外人,方才打趣阿九起来。

    “好你个青青,变着法儿来损我,”阿九顿时伸手去挠夏青青的腰肢,“我还不知道你的性子么,我就不信你不吃醋。”

    夏青青幽幽一叹:“我和你们不一样,你们和他是正大光明的夫妻,我却是个可怜的小寡妇,哪有资格吃醋哟。”

    夏青青的话让场中三人顿时瀑布汗,宋青书见她居然用自己的身份开玩笑,不惊反喜,明白她终于慢慢走出了昔日的阴影。

    “女要俏一身孝,我最喜欢漂亮的小寡妇了,来,给爷亲一口。”宋青书一边说着一边去搂她。

    当着另外几女的面,夏青青哪敢真让他这样亲,腰肢一摆便轻盈地躲了开去,红着脸啐道:“变态!”

    “我们这位夫君啊,倒真是当得起变态二字,不仅爱勾搭一下小姑娘小寡妇什么的,还爱勾搭有夫之妇。”阿九的话立即得到了另外两女的赞同。

    宋青书一脸郁闷:“这么正直伟岸的爱好从你们嘴里说出来怎么听起怪下流的,要是让外人听到了,可有损我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英明神武形象啊。”

    “你说到这个倒是提醒我了,我一直想不通你为什么要把呼风唤雨的秘密告诉给他们。”周芷若悻悻然地说道。

    “就是就是,若是运作得好,明明能短时间内发展众多信徒的。”

    阿九也忍不住噘嘴道,显然也不赞同宋青书的做法。

    “谁让他心软呢,被人家漂亮姑娘一激,他就竹筒倒豆子全都说了。”夏青青幽幽地补充了一句。

    齐人之福果然不是那么好享的,宋青书暗暗捏了一把冷汗,急忙解释道:“你们真的误会我了,利用呼风唤雨聚集信徒有利有弊,虽然能凝聚普通底层百姓,但却会让天下才智之士把我当成装神弄鬼之人,实在得不偿失。”

    见三女若有所思,宋青书继续说道:“昔年张角何等威风,黄巾军有上百万,可在主流社会眼中,他只是个欺骗百姓的乱臣贼子,我可不想重蹈覆辙。”

    阿九微微点头:“不错,不能为了眼前小利而放弃未来的利益。不过大哥你这番呼风唤雨,真正做到了以一敌万,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若是完全不加利用也着实可惜。昔日汉高祖斩白蛇,光武帝召唤陨石,有太多的例子可以借鉴,大哥若是信得过我的话,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去办。”

    宋青书大喜道:“阿九你出身皇家,又见识广博,这件事交给你再好不过了。”

    一旁的周芷若脸色微动,很快泛起了强烈的危机意识,三女之中,夏青青可以帮他打理金蛇营,阿九更是金枝玉叶,有前明巨大的号召力,自己虽然是峨眉派掌门,但对他大业帮助实在有限,长此以往,自己的处境可就尴尬了。

    周芷若突然神色一动,心中已有主意,找了个机会开口说道:“青书,我打算最近动身去江南一趟。”

    宋青书一脸诧异地望着她:“你去江南干什么?”

    “我想去白莲教看看。”周芷若只是简短地答了一句,并没有透露过多打算。她父亲虽然是白莲教前任教主,但人走茶凉,自己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还是未知之数,因此她并不愿意在夏青青和阿九面前说得太详细,以免将来被两人暗地里笑话。

    宋青书大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他本身有颗七巧玲珑心,微微一想便将周芷若此刻的心情猜得八.九不离十。

    周芷若虽然外表清冷无害,但内里却腹黑得很,哪愿意被阿九抢了风头……

    识破周芷若的心思,宋青书不仅没有丝毫反感,反倒有了一丝窃喜,她若不是真的在乎我,又何必与阿九攀比?

    “好,”宋青书点点头,“不过此行你一定要小心,白莲教那些人可不是善类。”

    周芷若绽放出一丝灿烂的笑意:“放心吧,人家好歹也是夺得过‘天下第一’称号的,区区一个白莲教,只要我小心点,他们想为难我也没办法。”

    阿九微微一笑:“姐姐当年在屠狮大会败尽天下英雄的风姿,实在令小妹心生向往。”

    周芷若难得脸色一红:“妹妹又取笑我了,那次只是取巧的,很多真正的高手不屑与我这样的后辈一番见识而已。再说了,以妹妹的武功,恐怕只会在我之上……”

    见两女互相吹捧,宋青书头都大了,急忙插话问道:“芷若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接下来这段时间你们攻城略地,我就算留下来也帮不了什么忙,我打算明天一早便走。”

    周芷若的回答让宋青书吓了一跳:“这么急?”

    “反正有两位妹妹相伴,你难道还怕没人暖床么?”周芷若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宋青书万万没料到她会说出这种大尺度话来,整个人立马囧了,夏青青和阿九也臊得忸怩不已。

    “这段时间我和阿九忙得很,可没时间陪他,”夏青青急忙撇清道,“不过这山上等着给他暖床的女人可不是一个两个。”

    “啊?”宋青书心中一虚,难道山上还有什么老相好不成?

    “青青说的是曾姑娘么?”阿九恍然道。

    “曾柔啊?”想到那个可爱的圆脸姑娘,宋青书一阵头疼。

    夏青青微微一笑:“某些人之前一直推脱,说等到打退清兵再说,如今清兵大败,某些人要是再不表示,人家小姑娘恐怕要伤心了。”

    宋青书不禁苦笑道:“这个能怎么表示啊,我和她又没有感情,这么做不是害了她一生么?要不我去和司徒伯雷说,认曾柔当义妹好了。”

    “万万不可!”阿九急忙说道,“如今大哥根基未稳,正需要绝对忠心之人,这段时间司徒伯雷之所以一直毫无保留地支持着大哥,还不是因为曾姑娘,他才把大哥当一家人?更何况曾姑娘对大哥一往情深,要是大哥现在拒绝她,岂不是寒了王屋派的心?万一起了嫌隙,那就大大不妙了。”

    “不错,曾姑娘是一定要收入房中的。”周芷若虽然心中有些不爽,但她也识得大体,更何况曾柔那姑娘她见过,软萌得仿佛小白兔一般,根本不会对她产生什么威胁,她当然不会太在意。

    “对嘛,曾姑娘不仅长得漂亮,还会功夫,又是个冰清玉洁的处子,娶回来当个练功的炉鼎也好嘛。”夏青青身份特殊,总是有些敏感,忍不住酸溜溜地说道,不过话一出口,几女却是同时心中一荡,当初一起替宋青书疗伤的情形可都还历历在目。

    “娶娶娶,你们都不在意了,我还在意什么,反正我又不吃亏。”

    宋青书忍不住哼了一声,曾经最大的梦想就是打下一个大大的后宫,可事到如今,他却发现个中感觉,实在是难以名状。

    “曾姑娘的事情先不用急,毕竟要等到金蛇营控制各州府了再说,”夏青青脸上突然多了一丝古怪之色,“现在可还有一位姑娘在偏厅等着求见你。”

    “谁?”宋青书一怔,阿九和周芷若也忍不住竖起了耳朵。

    “沐王府的方姑娘。”夏青青也是郁闷不已,早知道这人这么花心,当初就不该那么心软,搞得现在动不动就伤神。

    莫说夏青青和周芷若,就连阿九这般雍容大度的人也有些吃味了:“怎么所有漂亮的女孩子都和你有……有一腿。”在金蛇营呆久了,阿九不经意间也学到一些粗俗的词语了。

    “哪有,说不定是沐王府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呢。”宋青书尴尬地笑了笑,在三女鄙夷的目光中急忙往方怡所在的偏厅赶去。

    宋青书恨不得给自己小兄弟一巴掌,谁让你当初那么冲动,害得哥哥我如今好生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