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31章 焦宛儿

    也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柄匕首,黄蓉在宋青书脸上脖子上比划了几下,见他依然没有丝毫反应,忍不住哼了一声:“睡得像头猪一样,算了,念在你抵抗鞑子的功劳,姑奶奶今天暂且放你一马。”

    不过想到刚才的担惊受怕,黄蓉却觉得就这样放过他也未免太便宜了,环视一周,看到桌上的砚台毛笔顿时眼前一亮。

    “今天好不容易让你上了当,下次我可没信心骗你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先留书一封。”黄蓉拿着毛笔一边在他脸上画着,一边喃喃自语。

    良久过后,看着自己的杰作,黄蓉不禁满意地点了点头:“年纪轻轻不学好,就学会了戏弄女人,这就是报应。”

    扔掉毛笔,黄蓉将手上沾到的墨随手擦到了宋青书衣服上,在床头拿起一个早就收拾好的包裹,见外面无人注意,蹑手蹑脚地往外跑去。

    宋青书武功实在太高,黄蓉也不知道他哪个时候会醒来,哪还敢多呆,自然连夜收拾行囊匆匆离去了。

    待黄蓉离去没多久,刚才在床上仿佛死猪一样的宋青书霍然睁开了双眼,哪还有半点醉酒的意思。

    摸了摸颈子,似乎仍能感觉到匕首的寒意,宋青书自言自语道:“幸好你没舍得下手,不然……嘿嘿。”

    之前阿九提出让他想办法把黄蓉弄走,宋青书便想出了这个主意,与其想办法赶她走,还不如吓她一吓,让她自己主动离去。

    “也不知道在我脸上写了些什么,刚才弄得我怪痒痒的,忍住不笑实在是有些辛苦。”宋青书摸了摸脸上的墨汁,急忙往铜镜那边走去。

    “不辞而别,望君珍重;临别礼物,一只乌龟。”

    前半句还一本正经,后半句却尽显顽皮之意。看着脸上那只活灵活现的乌龟,宋青书顿时哭笑不得:“嘿,你送我乌龟,小心他日我让你老公作龟蛋。”

    不过转念想到她老公正是万人景仰的郭靖,宋青书一个寒噤,嘴里念念有词:“罪过罪过。”

    顺手清洗掉脸上墨汁,看着镜子里的人,宋青书眼神突然有了一丝迷茫,没过多久,镜子里的人露出了一丝邪异的笑容:“郭靖又怎么了,谁让他成天忙于国事,冷落娇妻害她整日独守空房。”

    “郭夫人,你在吗?我进来了哦……呃?”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当她看到房中的宋青书,整个人一下子惊愕万分。

    宋青书转身看去,只见一花信少妇站在门口,尽管荆钗布裙,衣衫朴素,但面容清秀,身上自有一种端庄婉约的韵味,宋青书认得她,她是金蛇营十二位当家之一,金龙帮的首领焦宛儿。

    “大……大当家?”焦宛儿惊诧不已,黄蓉有很多关于金蛇营的疑惑想询问她,可是白天她忙于各种事物,于是两人约好,今晚抵足而眠,彻夜长谈。刚才她见房门开着,也就没多想,直接便推门进来,哪知宋青书却在黄蓉的房里。

    “郭……夫人呢?”焦宛儿小心翼翼四处打量一番,并没有发现黄蓉的踪影。

    “你来找她?”宋青书随手扔掉毛巾,自然而然地找了个地儿坐了下来,“她不在。”

    见他随意坐在黄蓉的床上,似乎习惯了一般,焦宛儿不禁瞳孔一缩,宋青书平日里身边不是周芷若就是阿九,个个都是天仙般的人物,最近还要把曾柔纳入房中,风流的名声早就为整个金蛇营津津乐道。

    而且这段时间他和黄蓉关系暧.昧,也有人私下传闻说两人有点什么瓜葛,不过两人一个是身份超然的郭夫人,另一个是最近犹如天神下凡的金蛇王,大多数人并不相信这条绯闻。

    不过焦宛儿却有不同的看法,一次偶然的机会,她无意间看到宋青书进了夏青青的房间,一整夜都没出来,再联系到夏青青之前对新任金蛇王的态度,焦宛儿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们已经勾搭在一起了。

    焦宛儿当时非常愤怒,当年为了不让袁承志背负忘恩负义的罪名,她虽然心中爱煞了袁承志,但还是主动退让,放弃了和夏青青相争,为了不让袁承志为难,宁可委屈自己嫁给师兄罗立如。

    可她万万没想到,如今袁承志尸骨未寒,夏青青居然就投入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这让焦宛儿实在无法接受。

    不过焦宛儿也明白,宋青书已是新任金蛇王,而且最近一系列胜仗让他威望空前,自己若是捅破这一切,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处,因此她把一切的秘密烂在了肚子里,和谁也没有说过。

    这样一来她对夏青青以及宋青书的印象,已经坏到了极点。宋青书连前任金蛇王的遗孀都敢勾搭,还有什么女人不敢勾搭的?因此她其实一直怀疑宋青书与黄蓉早就有一腿了,这次黄蓉找她询问金蛇营的事情,她又何尝不想趁机打探一下两人的关系。

    不过见宋青书在黄蓉的香闺中随意的样子,似乎也不是第一次来了,焦宛儿觉得自己没必要再从黄蓉那里打探什么了。

    “既然郭夫人不在,那我就先走了。”焦宛儿转身便往外走去。

    宋青书见她背影丰腴匀称,走路时腰肢摇曳别有一番韵味,心中不由一动,身形一闪便后发先至,堵在了门口。

    “呀!”焦宛儿没料到宋青书会突然出现在面前,差点一头撞到了对方怀里,急忙后退几步,有些慌乱地问道,“大当家这是何意?”

    “夫人好像很怕我?”宋青书紧紧盯着她的眼睛。

    “大当家说笑了,我与其他当家一样敬重大当家,又怎么会怕呢。”焦宛儿不自然地笑了笑,暗地里却是腹诽不已,半夜三更,孤男寡女和你一个下流胚子在一起,不怕才怪了。

    “相请不如偶遇,既然夫人不怕我,就坐下来陪我聊聊天吧,”宋青书指了指桌边的凳子,微微笑道,“夫人也算金蛇营的元老了,我初来乍到,也要多听听你们的意见。”

    焦宛儿不禁犹豫了,她虽然不耻对方下流无耻的行为,但作为金蛇营的大当家,他却是相当优秀的。况且宋青书是她的上司,以公事说项,她也没理由拒绝,只好在附近寻一凳子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