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33章 心魔再现

    焦宛儿之前虽一直觉得宋青书贪花好色,但没想到他会好色到这种地步。自己不仅是有夫之妇,还是他下属的妻子,他怎么会提出如此无耻的要求。

    “我说得还不够清楚么?”宋青书径直走到焦宛儿面前,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冷笑不已,“刚才还信誓旦旦,现在却连本座第一个命令都不听,让本座如何相信夫人的忠心?”

    焦宛儿下意识侧过脸去,咬牙说道:“这种要求,你让我怎么听!”

    见她甩开自己的手,宋青书也不着恼,慢悠悠地问道:“夫人觉得自己容貌比长平公主、峨眉周掌门如何?”

    &£££,●.←≈.p;“妾身山野村妇,岂敢和两位仙子般的人物比较。”焦宛儿淡淡答道。

    “看来你倒也有自知之明,那你还觉得本座是在贪图你的美貌么?”宋青书冷哼一声。

    焦宛儿不禁一呆,是啊,他身边的女人哪个不是天仙儿般的人物,又怎会看上我这种小家碧玉?还要冒身败名裂的风险。

    “那大当家为何提出如此……如此要求。”焦宛儿暗啐一口,说出来简直脏了自己的嘴。

    “只是测试你的忠心罢了,若做不到对本座毫无保留,本座又岂敢轻易相信?”宋青书这段时间威望实在太高,身上不知不觉就自带一股莫名的威势,如今板着脸,气场更是压得焦宛儿差点喘不过气来。

    “妾身夫妇当然对大当家的忠心耿耿,只不过这检验方法……”焦宛儿脸蛋儿抹上了一层红晕,也不知道是恼还是羞,“妾身已是有夫之妇,又岂能将身子给丈夫以外的男人看。”

    “有夫之妇么?”宋青书不置可否,“要是罗兄弟不幸在战场上出了什么意外,夫人是否就没这方面的顾虑了。”

    “你!”听他威胁之意溢于言表,焦宛儿顿时勃然色变。

    “当然,若是夫人听话,本座自然能保证罗兄弟安枕无忧,还能保他日后青云直上,建功立业,封侯拜将也不是不可能。”宋青书声音平平淡淡,但落入焦宛儿耳中,却让她浑身的血一下子便冷却起来。

    “大当家武功盖世,又建立了不世功勋,本是万人景仰的大英雄,为何非要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欺负妾身这样一个姿色平平的女人。”焦宛儿睫毛低垂,看不清脸上表情如何。

    “夫人实在是谦虚了,夫人虽算不上倾国倾城,但也算得上端庄秀丽,又怎么会是姿色平平,更何况……”宋青书收起笑容,话锋一转,“就算本座欺负了你,又哪有什么身败名裂的风险。”

    焦宛儿脸色一白,随即脸上露出一丝坚强之意:“大当家莫把妾身当成那种软弱可欺不敢声张的女子,若真受到污辱,我拼着名声不要,也要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公之于众。”

    “你觉得我会给你这个机会么?”宋青书不屑地撇撇嘴。

    莫非他要杀人灭口?

    焦宛儿心中咯噔一下,突然身形暴起,整个人往窗户撞去,只要能逃出这个房间惊动其他人,他就不敢乱来了。

    焦宛儿刚才一直和宋青书虚以为蛇,就是为了降低他的戒心,为了这奋力一搏。她的武功虽然不算多高,但蓄势已久,拼命之下,这一跃当真是快若闪电。

    只可惜有人比闪电还要快,看着她往外冲去的身影,宋青书冷笑一声,抬手遥遥往虚空一吸,焦宛儿便觉得身后传来一道巨力,整个身子再也不受自己控制,硬生生被扯了回去。

    “你觉得能从本座眼皮子底下逃走,是高估了自己还是低估了本座呢。”宋青书按着她的肩头,冷笑不已。

    “大当家神功盖世,妾身佩服。”焦宛儿不习惯接触其他男人的身体,下意识缩了缩肩头。

    宋青书也没有强抓着她的意思,顺势便放了开:“不要继续挑战本座的耐心,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究竟是自己脱还是要我来动手。”

    “妾身虽没读过多少书,却也知道礼义廉耻,若是技不如人,被人欺负了也就罢了,又岂会做出自荐枕席的事情。”明白今日恐怕在劫难逃,焦宛儿神色凄苦,但每个字都掷地有声,态度相当地刚烈。

    “听你话的意思,是让我来脱了?”宋青书一脸玩味。

    焦宛儿低着头,淡淡说道:“大当家神功盖世,要脱妾身衣服,妾身想抵抗也有心无力。”

    宋青书若有所思地看了她嘴唇一眼,淡淡说道:“你也莫要用言语麻痹我,本座劝你还是收起咬舌自尽的心思,以我的武功,你想死也难。”

    被他看破心思,焦宛儿脸色一白,如此绝境,究竟该何去何从?师兄,宛儿对不起你了……

    “夫人也不用太过害怕,本座向来没有对女人动粗的习惯,若是不能让夫人主动脱掉衣服,对本座而言也没什么趣味,夫人大可就此离去。”

    宋青书的话让焦宛儿心中升起一丝希望:“大当家此话当真?”

    “夫人不必高兴得太早,”注意到她眉眼间藏不住地欣喜,宋青书淡淡一笑,“先听完我的话,再决定是脱还是走。”

    焦宛儿脸上滑过一丝倔强之色:“大当家也太小瞧我了,无论你如何威逼利用,也休想我主动脱……脱衣服。”

    “那可不一定。”宋青书微微一笑,不疾不徐地说道,“在夫人过去这一生中,有三个男人最重要,其中一个,自然就是罗立如。”

    “师兄是我丈夫,自然重要,”焦宛儿一脸平静,“大当家也不必拿师兄威胁我,师兄绝对不是那种愿意用妻子身子去换取前程之人,也不是那种为了苟且偷生而牺牲妻子之人。”

    宋青书意外地看了她一样:“夫人外表文静婉约,没想到骨子里是这般坚强主见之人。”

    见焦宛儿沉默不语,宋青书继续说道:“看来在夫人心中,罗兄弟并不是那么重要,好吧,我们换个人。”

    焦宛儿睫毛轻颤,显然也很好奇,宋青书还能拿什么男人来威胁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