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37章 心魔的另类解法

    见妻子发怒了,罗立如急忙安慰道:“师妹,是我错了,你别放在心上,但我只是实话实说嘛,谁让你问这么古怪的问题,大当家好好的怎么会来欺负你……”

    焦宛儿心中一片冰凉,淡淡地说道:“师兄,记得你刚才的话,将来你可别后悔。”

    见她揪着这个问题不放,罗立如只当女人在钻牛角尖,心中也有些不耐烦:“师妹你还当真了,还真以为大当家会看上你啊?就像郭夫人那样神仙般的人物,能看上我么?”

    “滚!”焦宛儿怒道。

    罗立如平日里和焦宛儿之间也没少开玩笑,倒没发现她真的生气了,看到屏风上的衣裙,不由眼前一亮:

    “师妹你昨天和郭夫人同床共枕,衣裙上肯定沾了她的味道了?郭夫人这种神仙般的人物,师兄我一辈子都接触不到,让我闻闻她的味道也是好的。”

    说完便伸手往屏风上的衣裙抓去。

    里面的焦宛儿顿时大惊,自己衣裙之上黄蓉的味道没有,倒是有那个恶魔留下的不少脏东西,哪能被他看见。

    焦宛儿一把扯回屏风上的衣裙,眼泪簌簌地就下来了:“你们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全都卑鄙下流无耻!给我滚!”

    与此同时宋青书正在思考着心魔的问题,到目前为止,心魔已经发生了两次了,第一次最危险,差点沉迷在了紫禁城中,连自己的真实身份都不想要了;第二次就是昨晚了,似乎没有第一次那么猛烈,经过一晚后,自己便清醒了。

    “难道这门功法能无限放大修行者内心的**么?”想到密宗历代都没人修炼成功过,宋青书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每个人每天会产生无数的**,但人之所以有别于禽兽,在于人还有理智,很多**一开始就被扼杀在萌芽中。

    可欢.喜禅法似乎能不知不觉助长内心的**,很多邪恶无比,平时想都不敢多想、也不知道隐藏在心中哪个旮旯里的念头都能被激发出来,实在防不胜防啊。

    宋青书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焦宛儿,脑中曾闪过一个念头:不知道玩弄这种端庄婉约的良家是什么感觉……

    当时宋青书也就是随便yy,很快就把这个念头抛诸脑后了,没想到在昨夜居然突然爆发了出来。

    宋青书似乎渐渐明白了为何自古以来,没听说过谁修炼这门功法成功过,毕竟身负欢.喜真气,要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简直算得上不费吹灰之力,在这种极端对比下,又有几个人经得住这种诱惑?

    修炼者稍有不慎便成了**的奴隶,到时候会想得到天下间所有出色的美人儿,而出色的美人,身边往往不乏优秀的男人,修炼者以卑鄙手段占尽天下间的美人儿,自然会成为全天下的公敌,走上灭亡的道路。

    想到那个局面,宋青书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不过很快脑中又冒出了另一个念头,只要你足够强,又有什么关系!成吉思汗灭国无数,每次都会将敌人的妻女收入房中,无数人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但他还不是活得逍遥自在?

    两种念头此起彼伏,宋青书仿佛感觉到,左肩上正站着一只洁白的小天使,正在苦口婆心劝诫自己,右边肩膀上却有一只狡猾的小恶魔不停地诱惑着自己,两相比较,小恶魔的诱惑似乎要有吸引力得多……

    眼看着即将彻底魔化,宋青书福灵心至,突然睁开了双眼,正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宇宙诞生以来,其实根本无所谓善恶,善恶只是人给自己创造的枷锁。

    欢.喜禅法是佛门功法,佛门最信奉的便是因果,修炼者就算完全被**控制,坠入魔道,骨子里依然有因果循环的概念,也许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他们内心深处,恐怕是相信自己迟早会遭受因果报应的……

    宋青书越想越激动,自己之所以能想到这一点,并不是因为自己要比密宗那些惊采绝艳之士更聪明睿智,而是因为他压根不是佛门中人,骨子里并没有那些佛门中人那般坚信因果。

    更何况宋青书是从资讯无比发达的后世穿越而来,那个年代,无数科学研究,无数科幻作品,似乎都揭示了一个道理:因果之力虽然强大,但并非在所有情况下都能普遍成立的。

    唯二能在不同宇宙时空之间传递的力,只有重力与爱而已,因果之力并不能超越时空的限制……

    宋青书仿佛有如醍醐灌顶,他隐隐约约明白了密宗那些前辈失败在什么地方了。这些人无一不是惊采绝艳之士,有的是**冲破了理智约束,有的是用极大的毅力克制着滔天的**,可不论哪一种做法,他们都注定了失败。

    因为不管是理智,还是**,其实都是人本身密不可分的一部分,而密宗前辈这些人一辈子其实都是在试图自我分割灵魂,又岂能不败?

    想必很多先行者出现心魔之时,肯定也像自己之前那样产生各种负面情绪:惶恐,害怕,内疚,充满负罪感……然后试图用各种方法消灭心魔。

    殊不知心魔只是随着功力增强,自然而来的一种正常现象而已,其实根本没必要如临大敌,区别对待,你心中不觉得那是心魔,那便不是心魔。

    宋青书心神激荡,他现在思维也很混乱,一时间也有些想不太明白,但他敏锐地意识到,自己似乎摸到了成功的门槛,差的只是临门一脚而已。

    接下来一段时间,宋青书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跟以前一样该怎么处理金蛇营的事情就怎么处理金蛇营的事情,就算有时候面对焦宛儿之时,也只是把她当做一个普通的下属,根本没有丝毫不同,结果反而弄得焦宛儿患得患失,胡思乱想了许多。

    随着时间推移,新任金蛇王与王屋派曾姑娘的婚礼终于到来,焦宛儿瞅了个空子,趁宋青书不在之时,把夏青青约到了一处偏僻的小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