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38章 抖出一切

    “宛儿,你这般小心约我到这儿做什么?”夏青青心中奇怪,忍不住问道。

    这些年来两女虽然同在金蛇营,关系表面上还算融洽,但夏青青心中明白,两人绝对算不上朋友。

    当年要不是自己年少任性,当面指桑骂槐讽刺焦宛儿和袁承志有一腿,她也不至于为了避嫌而嫁给了她并不喜欢的师兄。

    随着阅历增加,再加上这些年历经生死,夏青青早已不是昔日那个知道吃醋胡闹的小女生,因此每每回忆起这件事情,她都对焦宛儿极为愧疚。

    夏青青心中同样清楚得很,焦宛儿虽然嘴上没说过什么,但骨子里依然还是恨自己的,毕竟当年她也是那么爱袁大哥啊…

    这就是为什么明明两女渊源颇深,但之前提名金蛇王候选人的时候,夏青青并没有把握说服焦宛儿支持宋青书,焦宛儿也不出意外地提名了慕容复。

    “我想求你帮我做一件事情。”焦宛儿看着她的眼神突然有些奇怪。

    “宛儿你太客气了,只要我能做到的事情,一定帮你。”难得焦宛儿会主动求助,夏青青怀着歉疚之情,自然一口答应。

    “这件事情你做得到的,”焦宛儿停顿一会儿,继续说道,“我想带着金龙帮回金陵故乡? 。”

    本来她可以一走了之,但一来不忍父亲昔日的基业毁于一旦,二来担心偷偷溜走之后,宋青书不会放过她。

    可由夏青青出面就不一样,她身为金蛇营十二首领之一,而且身份超然,若是在议事大会上提出来,再有几个平日里交好的当家附和一下,宋青书也不好拒绝,那焦宛儿就能名正言顺地脱离宋青书的魔爪了。

    “什么,宛儿你要回金陵?”听到焦宛儿的话,夏青青一脸诧异。

    由不得她不吃惊啊,本来金龙帮想回故乡金陵倒不是什么秘密,但那个时候是因为金蛇营内忧外患,朝不保夕,如今金蛇营形式一片大好,他们夫妇的地位也随之水涨船高,他日说不定还能混个将军来当当,怎么这个时候却要走呢。

    听到夏青青的疑惑,焦宛儿淡淡地答道:“我心意已绝,你不必再劝我了。”

    “宛儿你问过罗师兄的意思没有?”夏青青忍不住皱眉道,这段时间罗立如干劲十足,一心了要打出一片封妻荫子的功劳,怎么可能突然回金陵。

    “这个不劳你费心了,我们夫妇的事情,我自己清楚得很。”焦宛儿有些不耐烦了,“你只用告诉我,这个忙你帮还是不帮?”

    夏青青一脸为难,若金蛇王是别人,自己拼着得罪他也会帮焦宛儿这个忙。可如今金蛇王是宋青书,金蛇营的事业正到了关键时期,若是突然少了金龙帮这只生力军,金蛇营的兵力恐怕有些捉襟见肘。

    注意到夏青青吞吞吐吐的样子,焦宛儿不禁冷笑不已:“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

    夏青青心虚地看了她一眼:“我哪有什么心思。”

    “非要我说破么?”焦宛儿冷哼一声,“你还不就是关心你那位奸.夫的事业。”焦宛儿本来就不喜欢夏青青,如今又被宋青书那般对待,自然恨极了这两人。因此说得极为恶毒。

    “什么奸……夫。”夏青青脸颊上的血色一下子褪尽,变得惨白无比。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那些腌臜事,我都不想说,免得脏了我的嘴。”焦宛儿本来极为气恼,但说道这里的时候,脸色还是不禁一红,如今的她又好得到哪里去呢。

    屋子里光线昏暗,夏青青此刻魂飞魄散,哪还注意到焦宛儿的异常,慌忙解释道:“宛儿,事情并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的,我和他……”

    夏青青突然停住了,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当初为了给袁大哥报仇,她孤身入皇宫刺杀康熙,后来甚至还到盛京与弘历虚以为蛇,若不是宋青书数次相救,她早已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两人共患难同生死,这期间经历的事情又岂是三言两语解释得清楚的?

    “怎么,没话说了吧?”焦宛儿突然没来由地升起一股怒气,“姓夏的,当年你咄咄相逼,但我念在你一往情深,而且和袁大哥认识在先,不愿意袁大哥做负心薄幸之人,方才主动退出成全你二人,谁知道你……要是知道你是这般不知羞耻的女人,当年我又怎会将袁大哥拱手想让!”

    那晚发生的事情对于焦宛儿这种贞烈的女人来说,可谓天都塌了下来,这段时间她一直活在道德的煎熬与良心的谴责之中,可谓是压抑已久。

    看着夏青青,她难免想到这个女人不仅在当初抢走了袁大哥,如今又把那个恶魔带到了金蛇营,毁掉了她一生的幸福,又如何不发怒。

    “宛儿,当初的确是我对不住你,”夏青青脸色苍白,终于还是鼓起勇气解释道,“但我和宋大哥之间却绝非你想的那般龌龊……总而言之,我们是两情相悦的。”

    “袁大哥尸骨未寒,大仇未报,你就投入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好一个大仇未报。”焦宛儿怒斥道。

    “宛儿你有所不知,宋大哥已经帮袁大哥报了仇了,罪魁祸首……”夏青青突然止住不言,康熙已死之事实在是关系重大,她哪敢随意吐露。

    听她又提起那个恶魔,焦宛儿只觉得一声热血一下子涌到了脑门,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好,今天正好那个人大婚,我就去当着所有宾客的面揭穿你们之间的私情,看天下人会怎么看待你们这对狗男女。”

    其实焦宛儿平日里并不是这么冲动,只不过这段时间压抑太久,又被夏青青勾起新仇旧恨,才一时冲动说了气话,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想到那个恶魔的手段,她便觉得全身冰冷。

    突然焦宛儿觉得腰间一麻,不由又惊又怒地望着身后的夏青青:“你!”

    看着被点了穴道的焦宛儿,夏青青咬了咬嘴唇:“宛儿,对不起了,你怎么羞辱我都无所谓,但宋大哥志向高远,我又岂能让你毁了他的大业。”

    “你准备杀了我灭口么?”事到临头,焦宛儿反而平静了下来,也罢,就这样解脱也好。

    夏青青摇了摇头:“我已经很对不起你了,又岂会杀你。”

    “你不杀我,又怎么堵得住我的嘴。”焦宛儿面无表情地说道。

    “有一个办法……”望着远处张灯结彩的新房,夏青青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