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40章 咫尺天涯

    焦宛儿又气又急:“你究竟要做什么!”

    “让你再当一次新娘子啊。”夏青青笑得有些诡异。

    看了一眼自己的装扮,焦宛儿很快反应过来了夏青青想干什么,不由怒骂道:“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和那个人一样恶心,无耻,卑鄙!”

    夏青青叹了一口气:“宛儿,其实你怎么骂我也无所谓,我的确对不住你在先,可宋大哥又没对不起你,你要毁掉宋大哥的事业,我就不能放任你胡闹了。”

    “谁说他没得罪我?他……他……”那晚发生的事情实在是羞于启齿,焦宛儿只想一个人默默地承受,不愿让另外的人知道,吞吞吐吐了一半天,也没说出什么实质的东西来。

    夏青青把焦宛儿绑到这里来,其实也背负了极大的心理负担,因此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继续说道:“你打算用我和他之间的事情威胁他,我对不起你在先,又不可能杀了你,想来想去,只好出此下策了。只要你和我一样,也就没立场对外说什么了。”

    “谁要和你一样!”焦宛儿一阵心虚,你是不知道,我早就和你不一样了……

    焦宛儿清楚夏青青的用意,只要自己也和宋青书有染,便不敢随便对外乱说了,毕竟那样一来自己的名声也全毁了。

    “你放了我吧,我答应你不说就是。”焦宛儿认命地叹了口气,她可不想再次面对那个男人。

    “我却信不过你了,”夏青青摇了摇头,“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这种口头承诺哪有什么保险,还是让你和我同坐一条船方才放心。”

    “你不知道,其实他已经……”焦宛儿真的急了,想到要再次面对那个恶魔,她宁愿将自己的秘密讲出来,可惜话说到一半,便被夏青青点了哑穴。

    夏青青警惕地往窗外看了,担忧地说道:“算算时间,宾客们也该往这里来了,未避免露出破绽,就先委屈一下你了。”

    看着焦宛儿焦急得快哭出来的表情,夏青青幽幽叹了一口气:“宛儿,我知道这件事一时间让你有些无法接受,可你也别全往坏处想,宋大哥不仅英俊潇洒,同时还有一身通天彻地的本事,一直致力于光复我汉人江山。能和宋大哥春风一度,是天下间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说起来你也算赚了个便宜。”

    听清她的话,焦宛儿差点没气晕过去,那个恶魔污了自己身子,结果反而成了我占便宜?

    “好了,你在这儿等着吧,一会儿过后,宋大哥会把你当成新娘子好好疼的。”听到远处传来脚步声,夏青青匆匆把红盖头披在了焦宛儿头上,一个闪身便翻了出去,等在了门口。

    没过多久,新郎官便在众人簇拥下往这边走了过来,看清宋青书醉得东倒西歪的样子,夏青青又是心疼又是松了一口气,这样一来,等会儿他就不会看出什么破绽了。

    夏青青一直在担心等会儿宋青书认出了焦宛儿会当柳下惠导致她的计划失败呢,又岂知道那个“柳下惠”早已先行一步。

    “咦,这门口的侍卫呢?”司徒伯雷今天非常高兴,曾柔就仿佛他半个女儿一般,这种日子当然也是喝得七荤八素,不过他还是本能地察觉到了不妥,毕竟那些侍卫是他亲自安排的。

    “是我让他们到前厅喝酒去了,毕竟今天是大当家大喜的日子,大当家向来厚待下属,又怎好让手下在这里吹冷风呢。”夏青青不慌不忙地回应着,至于刚才倒下的侍卫,早已被她先行安置到附近隐秘的树丛去了。

    “这样啊。”司徒伯雷点点头,倒没有过多地怀疑。

    “咦,幽幽你怎么在这里?”宋青书看到夏青青,顿时眼前一亮,踉踉跄跄往她扑来。

    夏青青身子一转,便躲了开去,急忙说道:“大当家喝醉了,快扶他入洞房吧。”

    她心中暗捏一把汗,要是宋青书喝醉了乱说,以他平日里那荒唐的性子,拉她一起洞房的话也不是说不出来,现在这里这么多人,那两人之间的私情岂不要曝光?

    幸好宋青书灵台尚存一丝清明,看到夏青青躲闪,便醒悟过来:“好好好,我进洞房。”

    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引起众人怀疑,几个平日里和宋青书相熟的人便一起将他扶了进去。

    “小娘子,我们把你丈夫送来了。”听到这句话,床上坐着的焦宛儿顿时身子一颤,这是罗立如的声音。

    “柔妹子,今晚可要好好服侍我们大当家哦。”

    “什么柔妹子啊,从今以后要叫大嫂了。”

    “不错不错,看我这记性。”

    ……

    焦宛儿此时简直紧张到了极点,丈夫正站在数尺之外,自己却没办法通知他。

    可就算能通知又怎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爆出这么大一个丑闻,自己和宋青书的事情肯定也瞒不住,更是没脸见人了。

    焦宛儿一会儿期待着丈夫认出自己,把自己救出去,一会儿又担心被丈夫认出来,不停祈祷着让他早点离开。到了后来,连她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了。

    几个人三言两语地打趣着,见床上的新娘毫无反应,只当她害羞不敢出声,也没放在心上。

    “时间不早了,别打扰他们休息了,快走吧快走吧。”还是司徒伯雷心疼自己的徒弟,连拉带扯地将这群看热闹的人赶到了外面。

    “大当家,你平日里的武功我们都很佩服,可不知道这床上的功夫怎么样……”走到门口,也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句。

    “我们大当家人中龙凤,一夜七次郎什么的对他来说只是轻轻松松而已。”另一个人接口道,笑声极为猥琐。

    “大当家,今晚你要是不能把新娘子干得下不了床,明天我们就不再认你作大当家!”罗立如的声音显得最大,很快得到了一堆人的附和。

    听到丈夫的话,床上的焦宛儿差点没气晕过去,我的傻师哥哎,你知不知道你让别人狠狠…干的,可是自己的娇妻啊!也不知道在哪儿鬼混学了一堆下流话,偏偏这个时候来作践我……

    想着想着焦宛儿的眼泪便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边上的夏青青恐怕是唯一能体会她心情的人了,似笑非笑地来回打量着罗立如和焦宛儿,脸蛋儿仿佛涂了一层彩霞一般,心中暗啐不已:这群江湖草莽,平日里没什么规矩,各种下流的话都说得出来,要是我以后和宋大哥成亲,绝不能让这些人来闹洞房。

    幻想起婚礼的一些场景,夏青青一时间不由痴了,不过她很快便意识到了自己尴尬的身份,脸色一下子便黯淡起来。

    “放心,我今晚不干她合不拢腿,怎能显得出你们大当家的本事。”宋青书早就和这群江湖草莽打成一片,借着酒劲,说话也不知不觉带上了这群人粗鄙的风格,弄得房间里两个清醒的女人暗骂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