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44章 补偿

    焦宛儿心翼翼到窗边查探一番,见外面的人已经全都离去,终于悄悄松了一口气。△,

    担心宋青书突然醒来,焦宛儿急匆匆打开门跑了出去,在外面停留了片刻,见夏青青没有如同预料那般等在外边。

    焦宛儿忍不住跺了跺脚:“这狐狸媚子也知道没脸来见我!”不过想到刚才罗立如在窗外偷听和给宋青书助威的场景肯定落入了夏青青的眼中,焦宛儿恨不得地上有个缝钻进去。

    “我知道你肯定在附近,这下你放心了,你的目的终于达成了。”焦宛儿心中一阵气苦,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跑出了院子。

    待焦宛儿离开过后,夏青青从一处阴影中走了出来,同样是满脸晕红,想到刚才罗立如在外面没心没肺地叫好,她忍不住啐了一口:“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

    夏青青也明白焦宛儿身为当事人,心理肯定不好受,所以她刚才故意没出来,就是为了避免焦宛儿难堪。毕竟现在知道一切的,就她们两人而已。

    “哎,希望她能挺过去。”夏青青幽幽一叹,忍不住回头瞪了新房中毫不知觉的某人一眼,身影也慢慢消失在黑暗中。

    当焦宛儿一路抹着眼泪回到自己院子,发现罗立如正双眼通红地在屋里坐立不安,忍不住问道:“师兄你在干什么?”

    罗立如见到她回来,双眼顿时一亮,急忙跑上前来:“宛儿你到哪儿去了,我一直在找你。”

    “哦,婚礼后我和青青聊了会儿。”焦宛儿镇定地回答着,尽管她将夏青青恨到了骨子里,但这个时候还是不得不把她推出来做挡箭牌。

    “别那么多了,我等你等得好苦,快来。”罗立如现在箭在弦上,哪有心思关心她去哪儿了,伸手便来抱她。

    焦宛儿下意识一躲,皱眉道:“你干什么,怎么突然这么急色?”她刚从宋青书那里回来,现在腿都还在发软,哪还有什么心思,自然不愿丈夫再碰自己。

    罗立如嘿嘿笑道:“宛儿,刚才我和一群兄弟跑去大当家那里听墙角去了,你别,大当家平日里看着斯斯文文的,但在床上真是犹如猛虎下山,弄得新娘子一会儿上天一会儿下地,那叫得仿佛猫儿在挠心一样,搞得我们几个大男人哪还受得了,就全都跑回来找各自婆娘了。”

    罗立如并没有注意到焦宛儿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挥着手一脸兴奋地继续着:“啊,那个曾柔,平日里话细声细气的,没想到叫起来却那般娇媚动人,嘿嘿,起来她的声音和宛儿你还有像呢。”

    焦宛儿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指着门口骂道:“滚!你们这些男人都是卑鄙下流无耻……”

    还没骂完,便扒到桌上呜呜地哭了起来,焦宛儿此刻是有苦不出,一方面觉得对不起丈夫,另一方面又深恨刚才丈夫在窗外偷听,让她当时在屋里简直难堪到了极,心中罪恶感更是几何级数上升。

    见妻子突然哭了起来,罗立如顿时慌了,急忙道歉道:“宛儿,你别生我的气啊,当时也不是我要去的,是青竹棒的李虎子想去又不敢去,非拉着我们一起去壮胆,我推脱不过这才去的嘛。”

    罗立如还以为妻子是因为他跑去听墙角在生气呢,毕竟曾柔是她要好的朋友,而且这种行为的确不那么光彩。

    他又哪会知道焦宛儿的确是因为他跑去听墙角而生气,却并非因为曾柔……

    “你就编吧,当时就数你叫得最大声。”焦宛儿心中气苦,不过这话她是没法戳破的,只好抬起头,冷着脸看着自己的丈夫:“今天我身子不舒服,想一个人睡,你自己到厢房去睡吧。”

    “啊?”罗立如一身邪火顿时被扑灭大半,虽心有不甘,但焦宛儿素来为金龙帮之主,平日里虽然婉约可人,但一旦冷漠下来身上自有一股威势,他也不敢再多什么。

    焦宛儿知道丈夫此刻的心思,见他一脸悻悻然也心有不忍,毕竟到底是自己对不起他在先,咬了咬牙哼了一声:“你要是憋得难受,让翠儿去陪你吧。”

    翠儿是焦宛儿的贴身丫头,算得上清秀可人,罗立如素来对她有意思,但慑于焦宛儿,他只敢想想而已,一直不敢付诸行动。

    咋一听焦宛儿让自己去找翠儿,罗立如还以为她在试探自己,连忙摆手:“宛儿你别开玩笑了,我向来对你一心一意,又岂会对翠儿有什么非分之想。”

    若是之前焦宛儿也许还真被他糊弄过去,但这几次听到他那些下流俚语,那还不知道他有一颗躁动的心,不由淡淡道:“不必再了,我这些天身子不舒服,最近这段时间都由翠儿陪你好了。”

    完便将翠儿换了进来:“翠儿,今晚由你服侍姑爷。”完便心灰意冷地起身往里屋走去。

    见妻子真的把丫鬟给了他,罗立如顿时喜出望外,此刻他早已憋得爆炸了,拉着翠儿的手便往厢房跑去。

    听到两人离去的声音,躺在里屋的焦宛儿两行清泪默默地流了下来:“师兄,这也算我给你的一补偿了。”

    她被宋青书折腾半宿,早已疲惫不堪,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可没过多久突然感觉到双腿.间流出一股热流,一下子便惊醒过来,悄悄看了一眼裙子里的狼藉,焦宛儿脸蛋儿热得发烫:“可千万别珠胎暗结啊。”

    洞房内的宋青书睡得迷迷糊糊,半夜口渴醒来,看着怀里鸟依人的曾柔,脸上不禁泛起一丝柔情。

    “咦,怎么又被了穴道?”宋青书此刻酒醒了大半,立刻感觉到曾柔身上的不妥,连忙替她解开穴道。

    难道自己喝醉后玩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游戏?宋青书脸色变得极为古怪。

    嘤咛一声,曾柔幽幽转醒,发现自己正倒在宋青书怀中,而且宋青书衣衫敞开,露出了大片胸膛,脸儿腾的一下便红了,急忙扭过头去。

    这样一来宋青书反而乐了:“柔柔,我们都这样了你还害羞啊。”

    曾柔也是云里雾里,在她记忆中好像是夏青青来找她,接下来什么事情她就不知道了,如今醒来却衣衫不整地躺在宋青书怀中,她又是害羞又是疑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宋青书本来就天赋异禀,更何况还有神功相助,见曾柔娇羞无限的样子,顿时又来了兴致,忍不住便朝她嘴儿吻去:“柔柔,你真美。”——

    经vip群管理员妹妹抱怨,为了方便管理,以后各位书友加vip群的话,需要粉丝值少侠以上,申请时先附上纵横id,进群后再验证一遍即可。

    vip群1689594(需粉丝值少侠以上)普通群79495,欢迎读者加入一起探讨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