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45章 真相大白

    曾柔本来正在狐疑,但宋青书吻来,她一颗芳心如鹿撞,整个人如堕云端,哪还有心思考虑别的。

    少女的矜持让曾柔羞涩地想扭过头去,可转眼又想到如今自己已是宋大哥妻子,又哪有不让他亲的道理,正在两难之间,终于想到了一个理由:“交杯酒还……唔唔~”

    曾柔话还没说完,双唇就已被宋青书亲上了,那一瞬间仿佛一道电流划过全身,曾柔幸福得快晕过去了,心中羞涩地想着:宋大哥怎么这么急啊,是不是证明他很喜欢我……

    曾柔一腔少女心思百转千肠,宋青书又哪能体会得到,他反而觉得有些奇怪:刚刚明明都那般亲热了,现在亲个小嘴儿怎么还这么羞涩……

    一个心中误会,动作难免急躁,另一个情之所钟,居然心甘情愿任其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宋青书终于发现了不妥,看着身下疼得眼泪汪汪的少女,不由怔住了,低头往下面一看,那道鲜艳的红色让他整个人一下子有些傻了。

    “柔柔,你怎么?”宋青书觉得自己脑袋有些不够用了,之前两人鏖战良久,她怎么还是处子之身?

    难道之前那人不是她?宋青书浑身一个激灵,一下子被吓到了,不是她又会是谁?难道是青青……

    宋青书回忆起之前夏青青出现在门口,不过很快就自己否定了,夏青青再胡闹,也不至于在曾柔新婚之夜来和自己鬼混……

    感受到身上男人停住了动作,曾柔以为他是怜惜自己,心中又是感动又是幸福,不禁柔声说道:“相公,我经受得住,你……不用忍着……”

    话一出口,曾柔便霞飞双颊,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说出这么胆大的情话。

    宋青书终于回过神来,感受到曾柔的柔情,心中一阵温暖,轻轻抚着她的眉毛:“柔柔,刚才是大哥不好……”

    宋青书心中怜惜,接下来变得温柔不已,曾柔紧皱的眉头终于慢慢舒展开来,表情也越来越欢畅甜美。

    第二日醒来,看着仿佛小猫儿一般缩在自己怀中的女人,宋青书怜惜之余,难免生出一丝疑惑,昨晚那个女人究竟是谁?

    虽然记忆有些模糊,但一些片段印象还是很深刻的,两人酣畅淋漓战了数百回合,那番大开大合的阵仗以曾柔少女的身子骨绝对是承受不住的,可洞房中除了她这个新娘子,又哪会有其他女人。

    宋青书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头绪,他又不好意思去问夏青青或者阿九,毕竟说起来整件事太过离奇,又担心引得两女吃醋,他只好把那段记忆当成一个绮丽的梦罢了。

    宋青书将疑惑藏在心里,接下来几天一边安排金蛇营各种事宜,为接下来自己北上做准备;另一方面想到新婚不久,自己就要把曾柔一个人留在这里,愧疚之下,一有空闲时间便腻在曾柔房中。

    最后反而弄得曾柔幸福之余充满惶恐,一来担心引起阿九等人不快,另一方面也暗暗叫苦,虽然每次宋大哥都让她很快乐,但他就像个喂不饱的狼崽子,曾柔一个破.瓜新妇,又哪经得住他这般厮磨,可这种羞人的话又说不出口,只好痛苦并快乐地坚持着。

    见离去的时间越来越近,宋青书有些事也不再瞒着曾柔,可想而知当她知道夏青青居然也是姐妹之时有多么震惊。

    知道宋青书此番北上燕京势在必行,曾柔倒也没一般妇人那般儿女情长,反而鼓励宋青书放心离去,不用担心冷落她。

    当宋青书跟夏青青和阿九交代最后的细节的时候,曾柔忍不住吐吐舌头,心中不舍之余居然暗暗有了一丝庆幸,宋大哥走了,自己晚上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想到这段时间其他人看她的眼神,曾柔便不禁面红耳赤,因为她自己都能明显察觉到这几天走路时双腿似乎都有些合不拢了。

    趁几女给他收拾行李的时候,宋青书突然悄悄拉着夏青青到一边,数次欲言又止,一脸尴尬之色。

    “宋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夏青青心中咯噔一跳,试探着问道,心中却在寻思,莫非他是要问焦宛儿的事情……

    那晚的事情夏青青一直都没有告诉宋青书,一来不想他烦心,这些女人间的琐碎事情她帮忙处理就好,二来则是有点担心被宋青书鄙视,毕竟那晚自己的行为,实在不太光彩。

    “其实是有关罗夫人……”宋青书犹豫良久,还是把那晚自己心魔作祟,一时利令智昏霸占了焦宛儿的事情一五一十和她说了。毕竟他马上要离开金蛇营了,若是夏青青她们毫不知情,保不准焦宛儿什么时候就成为一颗定时炸.弹。

    一开始听他提到焦宛儿,夏青青一脸心虚的表情,还以为事情被对方发现了呢,结果听到后来,夏青青一张俏脸的表情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你之前就把她……”夏青青恍然大悟,难怪焦宛儿会突然跑来找我脱离金蛇营呢。

    “呃,我知道我人渣禽兽了点,不过也算事出有因,你也不用这种眼神看我吧。”宋青书被夏青青的眼神盯得毛毛的,尴尬地说道。

    夏青青忍不住噗嗤一笑:“宋大哥,我发现我做了一件蠢事。”在对方震惊的眼神之中,夏青青一脸古怪地将那晚的事情说了一遍。

    “啊,那晚是她?”宋青书也是震惊了。

    “弄了半天,结果是场乌龙,”夏青青郁闷地撅起嘴,“早知道你们有一腿,我又何必当这个恶人?这件事我可不管了,你弄出来的烂摊子,你自己解决。”

    夏青青又是羞愧又是尴尬,还夹杂了一丝醋意,跺了跺脚便转身跑开了。

    明明是你那晚的行为更夸张好不?宋青书顿时哭笑不得,不过也明白焦宛儿那边的确需要处理一下,不然后面有些不好收拾。

    宋青书沉思片刻,心中很快有了主意,便抬腿往焦宛儿住所方向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