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52章 乱成一团

    青海一枭万万没料到木婉清会突然动手,幸好他纵横邪道多年,临敌经验极为丰富,尽管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还是险之又险地闪避过去.00kxS.『≤『≤『≤『≤,

    看着胸前衣服被割破了一个大口子,青海一枭清楚要不是自己闪得够快,刚才这一下就阴沟里翻船了,不禁大怒:“贱人!”抽出长剑便往木婉清刺去。

    木婉清娇哼一声,毫不畏惧地举剑迎了上去。她出手在先,如今已占得先机,尽管对方武功比她高,但一时间也占不到什么上风。

    宋青书见两人斗得旗鼓相当,木婉清短时间没有危险,就没有出手帮忙,心中却在想这个青海一枭究竟是何方神圣。

    思索良久,方才想起这个青海一枭是谁,《笑傲江湖》原著里面,左冷禅想五岳并派,其他几派当然不愿意,于是左冷禅就用尽各种手段逼迫其余四派就范。

    其中对付泰山派的手段就是派邪道高手青海一枭突施暗算,制住了泰山派掌门天门道人,逼迫他辞去掌门位置,谁知天门道人性情刚烈,居然为了冲开穴道自断经脉,青海一枭猝不及防之下,被他拉着同归于尽。

    “如今华山派,青海一枭相继在这里出现,莫非是左冷禅有什么动作了么?”宋青书暗暗心惊,自从当初在泰山击败左冷禅以来,两人注定成不了朋友,前不久左冷禅也派人来夺取新任金蛇王宝座,谁知道被自己劫了胡,他肯定对我恨之入骨了。

    根据种种情报显示,这些年左冷禅一直在招兵买马,嵩山派俗家弟子超过了一万人,又大肆收罗黑道高手,看来他的野心绝不只是为了当一个江湖盟主啊。

    金蛇营地处山东,嵩山派又在河南,离得本来就不远,随着最近金蛇营势力急剧扩张,难免会和嵩山派的利益产生冲突,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金蛇营和嵩山派之间迟早会有一个了断。

    宋青书沉思这会儿,木婉清渐渐陷入了颓势,尽管她的武功在年轻少女中还算过得去,可是碰上青海一枭这样的邪道魔头,自然是不够看的。

    经过初始的手忙脚乱过后,青海一枭渐渐掌控了战局,看着木婉清额头渗出的细汗晶莹剔透,与粉嫩的脸颊交相辉映,当真是美轮美奂,青海一枭心中不由一热,心想好久没碰到这么标致的美人儿了,今儿个可以爽个痛快了。

    “哎呀~”木婉清一声惊叫,原来她闪避之时不心绊倒了桌腿上,整个人一个踉跄,直接跌落到了宋青书怀中。

    “姑娘,你这般热情我会不好意思的。”温香软玉在怀,宋青书微微一怔,便忍不住调笑道,手指却不动声色轻轻按了一下木婉清的剑柄尾端。

    青海一枭正要乘胜追击制住这个泼辣的美少女,谁知道对方手中长剑不知不觉抬起了一丝角度,他如果继续攻过去,就是自己往剑尖上撞。

    青海一枭大叫一声,仿佛见鬼一般急忙撤招往旁边躲去,正惊疑不定地看着搂在一起的两人之时,旁边传来一声冷哼:“青海一枭,你一个成名数十年的高手,却不顾身份欺负一个姑娘,还要不要脸。”

    青海一枭霍然转身,看着悠然品茶的李莫愁一眼,沉声道:“赤练仙子,你我素来井水不犯河水,你当真要多管闲事?”

    他虽成名已久,但这些年来李莫愁的名声也是传遍江湖,他虽不至于怕了对方,但心存忌惮也是肯定的,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与这种高手结怨。

    “宋青书那子曾经对我有恩,我又岂能看着他的女人被你欺负。”李莫愁冷笑了一声。

    青海一枭还没反应,木婉清却倏地从宋青书怀中跳起来,面红耳赤地瞪着李莫愁:“喂,你胡八道些什么,谁……谁是他的女人了。”

    李莫愁微微一笑,也不辩解,木婉清的举动落在她眼中,她身为过来人,哪会不知道她的真实想法。嘴上着要杀那人,行为上却对那人极为维护,甚至不惜与一个邪道高手动武……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岳灵珊终于放开了林平之的手,压低声音道:“林子,这下你总算放心了吧,有那个女魔头替她出头,青海一枭伤不了她的。”

    林平之微微头,原来他刚才见木婉清陷入险境,下意识想拔刀相助,毕竟宋青书曾对他有大恩,他又岂能坐视不理?

    见林平之依然目不转睛看着那边,岳灵珊不禁有些吃味,咕哝道:“好你个林子,看到人家姑娘漂亮就什么也不记得了,也不想想你那三脚猫功夫,冲上去还不是一招就没命了啊。”

    “我……我……”林平之尽管长得一副白脸模样,却不是个善于言辞之辈,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顿时尴尬万分。

    “珊儿,我们正道中人行走江湖,武功是否高强反而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那份侠义精神,平之做得没错,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是我辈典范。”

    岳不群一番话得周围弟子心悦诚服,连宁中则也是一脸倾慕之色,只可惜所有人又哪会知道岳不群此时内心的想法。

    “平之刚才试图出头必定心中有所依仗,想必就是之前那套精妙剑法了,看来他已自信练得有几成火候了……可这套神奇的剑法究竟是哪里来的,林平之投入华山的时候明明只会一花拳绣腿,这段时间他连华山派一些入门的剑法都还没学全……”

    “莫非是辟邪剑谱?”岳不群悚然一惊,心中有了这个念头,越想越是这样,“是了,当年林家辟邪剑法威震武林,林镇南武功这么低,肯定是资质不够领悟剑法中的精妙,林平之身为林家唯一嫡子,林镇南又岂会不把辟邪剑谱传给他?这段日子林平之定是学了我华山名门正宗剑法,触类旁通之下终于领悟了辟邪剑法个中的奥妙,剑法这才一日千里。”

    “这子好深的心计!嘴上着回福建祭拜父母,顺便去看看向阳巷老宅有什么遗物,搞得我一直以为真正的辟邪剑谱藏在林家向阳巷老宅之中……哼!要不是今天他不心露出了马脚,我还真被他瞒天过海骗过去了。”

    岳不群眯着眼睛盯了林平之一眼,心中模模糊糊已有了定计。

    他心中翻江倒海想了一大堆东西,但现实时间不过瞬间,另一边的青海一枭听清李莫愁的话,不由大怒:“姓李的,老子不过是念在你我是一条道上的,才好言相劝,你真当老子怕你啊!”

    “谁和你是一条道上的?”李莫愁脸色一寒,“我素来杀的都是负心薄幸之辈,又岂是你这种下流无耻的东西能相提并论的?”

    “真是笑话,你把陆家杀得鸡犬不留,连老子也震惊你的狠辣,怎么,现在反倒装成侠女了?”青海一枭冷笑连连,一口浓痰呸到了地上。

    刷~

    一道白色拂尘拂过,青海一枭刚才站立之地后面的桌子已被扫成两截。

    青海一枭刚才就是一个不留神在木婉清手下吃了大亏,此刻面对一个武林中著名的女魔头,他哪还敢大意,早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防备,这才躲过了李莫愁的突然出手。

    “姓李的,你真要动手么?”见她出手毫不留情,青海一枭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李莫愁冷哼一声:“我以前发过誓,谁敢在我面前提到‘陆’字,我必将他碎尸万段。”

    青海一枭明白今日不能善了,也激发了心中的凶悍:“打就打,老子还怕了你不成!”

    看着两人战成一团,周围食客早就躲到一边,防止殃及池鱼,这样一来,依然坐在原位的宋青书就显得极为扎眼。

    “臭子,你就不怕么?”木婉清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对方的镇定未免也太反常了吧。

    “我为什么要怕?”宋青书语气显得极为惊讶,“他们打他们的,关我什么事?”

    木婉清一时语塞,居然没法反驳,不过被这一打岔,她终于想起了什么,脸色微红地瞪了他一眼:“你刚才是不是摸了我?”

    宋青书一怔,刚才木婉清跌倒在他怀中,他为了保护她,的确下意识搂着她的腰,让她一时间没法站起来,不过逼退青海一枭的时候,便不动声色地放开了,没想到木婉清居然这么敏锐,在那么混乱的情况下,那样短暂的接触她都记得一清二楚。

    “也许……有吧。”宋青书迟疑地答道。

    木婉清顿时勃然大怒,挥剑往他刺来:“我要杀了你!”

    宋青书没料到她居然动手就动手,本来要接下她这一剑不费吹灰之力,但他实在不愿意暴露身份,鬼知道木婉清知道真相后会有什么反应,只好装成一个不懂武艺之人手忙脚乱往后躲去,一边躲避一边哇哇大叫:“姑娘你要讲道理啊,刚刚明明是突然往我怀里扑过来的,我只是好心想把你扶起来,有肢体接触在所难免啊。”

    “你还!”木婉清愈发羞愤欲绝,挥剑速度愈发快了。

    “噗嗤!”另一边的岳灵珊看到宋青书的狼狈样不由掩嘴一笑,“还当他是什么世外高人呢,原来就是个纨绔子弟嘛。”

    宋青书躲着躲着不知不觉往青海一枭背后撞去,青海一枭正与李莫愁战到紧要关头,哪经得起打扰,不由大怒:“滚开!”随手一掌便往宋青书背上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