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54章 必死的赤练仙子

    因为冰魄银针乃剧毒之物,宋青书全部注意力都放到了给她解毒上面,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

    不过在木婉清看来,却是这个陌生男人突然跑过来撕开了她的衣袖,她又如何能泰然处之?

    给他一巴掌已经算轻的了,要不是木婉清毒气上涌导致浑身发晕,她早就提着剑追杀对方了。

    宋青书无瑕解释,急忙冲李莫愁吼道:“解药!”他用内力当然也可以逼毒,不过速度太慢,总比不上解药来得有效。

    “那个纨绔子弟死定了。”听到宋青书居然敢对杀人不眨眼的赤练仙子大呼小叫︾∟︾∟︾∟吧,¢.↓←.⌒,场中所有人都有了同一个想法。

    谁知道李莫愁只是白了他一眼,居然从怀中掏出两个瓷瓶扔了过去,冷冷撂下一句:“红的外敷,白的内服。”

    宋青书一怔,没料到李莫愁会如此干脆就把解药给他,难道她看破了自己的身份?

    宋青书摇摇头,把这些纷杂的念头排除脑海,开始给木婉清敷药起来。

    “不许你碰……我……”木婉清毒气攻心,有气无力地拒绝着。

    宋青书这时候哪还会听她的,先喂她吃了一颗解药护住心脉,然后倒出红色瓷瓶里的药一股脑敷在伤口上,撒得地上倒出都是,看得不远处的李莫愁一阵肉疼,不由怒道:“臭小子,哪用倒那么多?”

    宋青书倒也没丝毫不好意思,随口答道:“多倒点,保险一点。”

    见自己好不容易炼制的解药被他这般糟蹋,李莫愁简直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不过她此刻注意力全放在客栈大门进来的三人身上,一时间倒也顾不得宋青书了。

    “小女娃娃好大的口气,敢说我青海派的武功不行?”说话的是一个身材魁梧,黑须飘动的老者,他身边另一人与他打扮相似,不过第三个人却是长得极为惊悚,脸上居然没有鼻子,脸孔平平,仿佛一块白板一样。

    “一指禅?”李莫愁眉头一皱,拂尘一扫,沉声说道,“少林寺什么时候管起青海派的事情了?”

    黑须老者哼了一声:“小女娃娃倒也有几分见识,认得出老夫的一指禅,不过见识也有限得很,谁说一指禅只有少林寺的和尚会。”

    “哦~”李莫愁恍然大悟,“我当是谁,原来是河间双煞啊。”

    河间双煞当初在屠狮大会大战三渡的金刚伏魔圈,逼得渡劫险象环生,配合其他高手一下子破了此前无敌的金刚伏魔圈,一战闻名天下,李莫愁自然听过两人名头,见两人参合进来,不由神色凝重起来。

    宋青书刚才一直在照顾木婉清,没功夫理进来的几人,听到李莫愁说到河间双煞,他才好奇地抬起头来,看着郝密完好无损的手指,不由大奇:之前在开封,郝密的手指不是被自己用内劲震断了么,怎么这么快就恢复好了?

    “师父,你要为徒儿做主啊。”宋青书还在疑惑的时候,此前仿佛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青海一枭突然干嚎起来。

    听到他的话,客栈里面剩下的人纷纷一惊,岳灵珊小声问宁中则:“娘啊,青海一枭已经是邪道著名的高手,他师父又是何方神圣?”

    宁中则也十分疑惑,不禁求助似的望向岳不群,岳不群略微沉思,便想起来一个人:“据传言青海一枭的师父乃是数十年前武林中的大魔头白板煞星……”

    华山众弟子往门口那三人望去,其中一人不正是没有鼻子,五官仿佛一块白板一样么。

    岳不群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场中高手还是听得到,白板煞星磔磔笑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中原还有人记得老夫名头,这位一定就是人人称道的君子剑岳掌门吧。”

    岳不群勉强笑了笑,起身回礼道:“正是岳某。”

    白板煞星哼了一声,皮笑肉不笑地回应着:“今日之事与华山派无关,还请岳掌门不要趟这趟浑水才是。”

    岳不群点头道:“这是自然,华山派与青海派向来没有过节。”

    听师父有袖手旁观地意思,林平之顿时急了:“师父……这岂不是有违侠义之道?”

    他倒不是关心李莫愁,只是如今李莫愁护着木婉清,若是她折在这个白板煞星手里,木婉清岂不是也没救了,他又如何对得起宋青书昔日之恩?

    “咳~”岳不群脸色一沉,“平之,行侠仗义也要看对象,李莫愁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又哪里值得我们行侠仗义。”

    之前因为岳灵珊的事情双方明明还留有一丝情面,见岳不群这么快翻脸,李莫愁不由冷笑起来:“好一个君子剑,果然满口仁义道德。”

    岳灵珊因为刚才的事情早就憋了一肚子气,听她语带讥诮,不由大怒,刷的一下子拔出长剑:“姓李的,本姑娘忍你很久了!”

    “怎么,连你也想和我动手?”李莫愁不屑地看了她一眼。

    岳灵珊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正是进退两难之际,岳不群不疾不徐地开口了:“珊儿,现在正是青海派各位前辈与李道长解决恩怨的时候,至于我们华山派和李道长的恩怨,等会儿再算也不迟。”

    听到岳不群的话,连白板煞星这种老魔也不禁暗骂无耻,说得倒是好听,可人家李莫愁又不是三头六臂,和青海派几大高手斗过之后,性命是否保得住都还是两可之间,再加上华山派趁火打劫,她哪里还会有命在?

    李莫愁显然也是意识到自己的险境,其实以古墓派的轻功,她真一心要走别人也未必拦得住,只不过看了一眼旁边的木婉清,不由迟疑起来。

    “岳掌门,华山派是名门正派,今日之事与这位姑娘无关,还请岳掌门念在侠义二字,等会儿护她周全。”李莫愁思考良久,方才有了主意,抬起头来对岳不群说道,这些名门正派最重名声,将木婉清托付给华山派是她唯一的生机,毕竟若是木婉清落入青海派手中,肯定生不如死。

    岳不群不禁迟疑起来,还没来得及回答,青海一枭却抢先笑了起来:“姓李的,你这么护着这个小姑娘,莫非她是你和哪个姘头搞出来的私生女?”

    此言一出,李莫愁与木婉清同时勃然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