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55章 没人敢动金蛇王的女人

    “闭嘴!”

    木婉清因为身世的问题,本来就敏感无比,李莫愁更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连当年少女时期和陆展元热恋也没肯让情郎占便宜,听到青海一枭的话哪里还忍得了。

    两女不约而同的抬起手,一只毒袖箭,一只冰魄银针眨眼间就射到他面前。

    只见白影一闪,白板煞星倏地从门口移到了青海一枭的面前,长袖一搅,便将两只剧毒暗器给扫到了地上。

    “哼,想在老夫面前杀我青海门人,你们还太嫩了点。”

    李莫愁心中一沉,以对方刚才表现出的武功来看,自己今天恐怕真的危险了。

    青海一枭一条腿都伸进鬼门关了,此刻终于回过神来,惊魂甫定道:“师父,这个贱人虽然可恶,但容貌娇媚无匹,师父你今天运气不错啊。”

    他的声音极具下流之意,酒楼里的人没料到徒弟居然敢这样对师父说话,谁知道白板煞星不仅不动怒,反而大笑起来:“徒儿你果然贴心,也罢,等为师玩腻过后就赏你了。”

    “多谢师父!”青海一枭顿时大喜,眼神时不时飘向另一边的木婉清,心中舒畅异常:今天虽然受了惊吓,但得到这一大一小两个绝色美人作补偿,实在是因祸得福啊。嘿嘿,``师父他老人家虽然武功高强,但毕竟年纪大了,到时候肯定力不从心,卜泰郝密两位师叔又不好女色,最后这两个美人儿还不是便宜我一个人。

    “找死!”李莫愁脸色寒得像冰一般,哪里还忍得了,身形一闪便挥动拂尘往青海一枭要害攻去,白板煞星当然不会坐视不理,急忙出手护住徒弟。

    谁知李莫愁此番本就是声东击西,临时招式一变,反而招招狠辣地攻向白板煞星。

    李莫愁这些年搅得武林天翻地覆还能逍遥自在,武功和毒针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她实战经验极为丰富,遇到武功比她弱的人,她能十拿九稳地赢下对方;遇到功力相当的,基本上也是她笑到最后;遇到功力远高于她的,她又能利用自己的机智逃出生天。

    当年她都能从五绝之一的黄药师手中劫走陆无双,现在区区一个白板煞星,就算武功再厉害,总比不上黄药师吧。

    因此她刚才装作气急攻心,疯了一样往青海一枭攻过去,白板煞星居然看不出半点破绽。

    高手相争,只差一线。白板煞星失了先机,被李莫愁一番攻击外加是不是飞出的一根冰魄银针弄得手忙脚乱,一身武功居然被限制得发挥不出来,气得一边闪躲一边哇哇大叫。

    另一边的岳不群将两人战况尽收眼底,心中一沉:李莫愁能纵横江湖这么久果然名不虚传,若是场中只有他们两人,白板煞星恐怕要饮恨当场。

    岳不群此时心中极为矛盾,一方面曾经听说过白板煞星是左冷禅相交多年的好友,他此番来中原估计与左冷禅脱不了干系,若是能借李莫愁之手除掉他,就相当于折断左冷禅一臂;

    可另一方面岳不群也清楚,今日已经得罪了李莫愁,若是被她走脱,他日华山派恐怕要倒大霉,毕竟没人愿意时时刻刻有这样一个女魔头潜伏在周围伺机而动。

    “也罢,等他们拼得两败俱伤,我再一网打尽。”岳不群暗中打定主意,本来不论是白板煞星,还是河间双煞,武功都不在他之下,他能自保便不错了,不过看到李莫愁居然如此厉害,岳不群自然起了别的心思。

    “师兄,白板他这次恐怕要阴沟里翻船啊,我们要不要帮忙?”一旁的郝密眉头微皱,显然对场中的局势不甚看好。

    卜泰冷哼一声:“先让他吃个教训也好,不要一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样子,中原卧虎藏龙,我们得罪不起的人实在不少。”

    郝密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轻轻抚摸着刚刚恢复的手指,回忆起当初开封遇到的那个少年,不由一阵后怕,心想若不是后来得到西域少林的黑玉断续膏,自己练了几十年的一指禅恐怕就这样废了。

    木婉清服了解药过后,所中之毒慢慢消退,人也恢复了精神,挣扎着想站起来,宋青书急忙阻止道:“你要干什么?”

    “我去帮她。”木婉清提着长剑,目不转睛盯着战成一团的两人,寻找致命一击的机会。

    “胡闹,你余毒未清,此时冲上去只是送命而已。”宋青书伸手一按,就把她重新按到了椅子上。

    见这个呆子三番四次阻止自己,木婉清恼怒不已,小声说道:“此刻我去帮忙还有一线生机,若是不去帮忙,等李道长战败后,我更是生不如死,你究竟想不想得明白?”

    宋青书摇摇头:“放心吧,不管结局如何,没人敢动你。”

    木婉清被他语气中的肯定弄得云里雾里,下意识问道:“为什么?”

    宋青书微微一笑:“因为姑娘是金蛇王的女人,在山东境内,没人敢得罪金蛇王。”

    “呸!”木婉清脸色一红,顿时忸怩起来,“谁……是他的女人。”

    良久过后木婉清突然反应过来,眼神冰冷地打量着他:“你刚才不是重伤得动不了么?”

    宋青书一怔,自己刚才装作重伤,没少在她身上占便宜,可后来见她中毒,哪还有心思装死,一下子就从地上蹦了起来。

    “这个,这个……啊,啊,刚才见到姑娘身中剧毒,突然有了一种异常的信念驱使我起来救姑娘,现在……哎呀,我要晕了,要晕了……”

    “我杀了你!”木婉清哪还不明白自己被耍了,顿时羞愤难当,拔出长剑便往宋青书身上砍去。

    “别砍,再砍我真的要死了啊。”宋青书一边在酒楼里面躲闪,一边哇哇大叫着,倒是看得酒楼里其他人忍俊不禁。

    岳灵珊忍不住掐了林平之一把:“你们男人就是坏,为了占便宜连命都不要了。”

    林平之心中郁闷不已,犯错的明明是那个人,你掐我干什么啊。

    卜泰疑惑地看了宋青书一眼,他刚才每次跌倒或者低头,都恰好躲过了木婉清的长剑,难道他是什么深藏不露的高手?

    “师弟,为免夜长梦多,我们还是先解决李莫愁吧。”卜泰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招呼郝密一左一右往李莫愁身后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