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56章 谁的虎皮更管用

    不论白板煞星还是河间双煞,都是武林中上一辈的耆老,李莫愁依靠古墓派绝学以及实战能力勉强能应付一人,如今三人前后夹攻,她哪里抵挡得住。

    不过李莫愁毕竟长期行走在生死边缘,应变也是极为迅速,先同时射出数根冰魄逼退白板煞星,然后以拂尘驾开河间双煞的打穴橛和判官笔。

    不过河间双煞配合无间,两根手指运起一指禅的功力一左一右往她身上攻来,李莫愁手掌突然浮起一道黑气,举掌迎上了卜泰的手指,指掌相交,李莫愁借反震力凭空退后一丈,险之又险地让郝密的那记一指禅击到了空处。

    见她眨眼间同时逼退三个前辈高手,场中其余众人纷纷大声喝彩。

    卜泰狠狠瞪了周围人一眼,酒楼里一下子又陷入了宁静,抬起渐渐变黑的手指,不由脸色微变:“五毒神掌!”

    “我的五毒神掌滋味如何?”李莫愁脸上虽然挂着轻松的笑意,心中却暗暗叫苦,刚才硬接了对方一记一指禅,虽然成功让对方中毒,但自己整条手臂也是酸麻不已,恐怕短时间之内都不能动用了。

    一旦废了一条胳膊,李莫愁拂尘迎敌的时候,五毒神掌和冰魄银针就没法同时使出来,那样一来她的威胁便下降大半,这几个人联手,她最多三十招之内就会不敌被擒。

    “师兄,你快运功逼毒。”五毒神掌的名头实在太响,郝密急忙说道,护卫在他身旁的同时,还拦着李莫愁唯一的逃跑路线。

    在郝密看来,只要三人状态正常,要拿下一个李莫愁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实在没必要着急,毕竟还有华山派的在一旁虎视眈眈,若是岳不群那伪君子趁他攻击李莫愁的时候,对正在逼毒的师兄突下杀手,那真是防不胜防。

    卜泰微微颔首,闭目逼毒起来,指尖也慢慢渗出滴滴黑血。

    白板煞星刚才吃了大亏,心中恼怒异常,不过尽管他想找回场子,也不得不承认之前小觑了这个女人,河间双煞又不动手,他摸不清李莫愁的虚实,一时间变得小心谨慎起来,再也不敢冒进。

    四人各怀心思,一时间僵持起来。

    木婉清也发现了如今微妙的局势,哪还顾得上追杀宋青书,有心想过去助李莫愁一臂之力,又担心打破平衡,引发几人立即火拼,一时间好不为难。

    “喂,你快过来。”注意到宋青书眼神之中并没有惊慌之色,木婉清心中一动,对他挥了挥手。

    “我可不过来,过来了你要杀我。”宋青书连忙摇头。

    木婉清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又升起来的怒火:“我答应不杀你。”

    “那也不准打我。”宋青书赶忙补充了一句。

    木婉清突然一怔,不知道为何,眼前这人说话语气,让她不由想到华山之上遇到的那个人。

    心中泛起一丝微妙的感觉,木婉清语气也变得温柔了起来:“我不打你。”

    “哦。”宋青书这才磨磨蹭蹭地走了过去。

    “你觉得他们双方谁会赢?”尽管心中有了答案,木婉清还是抱着一丝希望问道。

    “这还用说么,”宋青书撇撇嘴,“当然是这三个老怪物赢定了,只不过他们顾虑太多,反而忘了这个什么赤练仙子也是强弩之末了。”

    “住嘴!”木婉清又气又急,万万没料到他这个乌鸦嘴会说这样一番话出来,这不是在害李莫愁么。

    李莫愁也是回过头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本来她慢慢在调理气息,手臂已经渐渐有了知觉,被他这一闹,敌人哪还会给她时间?

    果不其然,白板煞星注意到她脸色变幻,不由磔磔笑了起来:“美人儿,刚才老夫一时不察,方被你占了点小便宜,要不我们现在再来玩玩儿?”

    一边说着,一边凝神静气往李莫愁走了过去。

    李莫愁鬓间微微冒汗,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就算今天真的在劫难逃,也要拉一个同归于尽。

    “住手!”木婉清跑了过去,举剑护到了李莫愁身侧。

    “呵呵,还没来得及和大美人亲热,小美人倒是吃醋自己跑过来了。”白板煞星眼前一亮,笑得极为猥琐,显然没把木婉清放在眼里。

    李莫愁也是秀眉微皱:“走开,你不是他的对手。”

    “我木婉清向来恩怨分明,你救了我,我又岂能离你而去。”木婉清摇摇头,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你武功太低,留下来帮我也没用,我反而要分心照顾你,”李莫愁向来见惯世人薄凉,自己的徒弟危急关头都会背叛,没想到一个萍水相逢的少女居然会与她同生死。

    李莫愁心中罕见地升起一丝暖意,心想不管怎么样今天也要护她周全。

    “木姑娘,你听我说,这几人下流无耻,你留下来不仅帮不上忙,还会连累自己。等会儿我掩护你,你趁机逃走,日后见到宋青书的时候,对他说一声,我李莫愁欠他的人情已经还了。”

    听到李莫愁的话,宋青书微微一怔,上次只是顺手从玄澄手中救了她,没想到她居然一直还铭记在心,为了还自己这个人情,甚至要牺牲她自己的性命。

    以古墓派的轻功,李莫愁真一心要走,成功逃脱的机会并不小,但她一直留在这里硬拼,显然是不愿见到木婉清落入敌人手里受辱。

    想不到李莫愁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居然这般重情重义,宋青书一时间感慨万千。

    木婉清心中更是感动,见白板煞星越逼越近,情急之下叫道:“站住!你知道我是谁么?”

    注意到她略显惊慌的眼神,白板煞星不由升起一种猫捉老鼠的感觉,停下脚步,戏谑地看着她:“哦,你倒是说说看,你是何方神圣?”

    事到如今,尽管不愿意认那个爹爹也只有试一试了,木婉清咬了咬牙,挺胸说道:“我是大理国郡主,镇南王段正淳是我爹,保定帝段正明是我伯父,你若是伤我们一分一毫,大理段氏不会放过你们的。”

    “大理段氏?”白板煞星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段延庆那厮身为四大恶人之首,都没被老夫放在眼里,更何况段正淳这种绣花枕头。”

    郝密也是冷笑连连:“正好我们兄弟早想去一趟大理,看是你们大理段氏的一阳指厉害,还是我们兄弟的一指禅更了得。”

    大理远在天南,而他们青海派势力范围又是在西域,大理段氏哪里会被他们放在眼里。

    见大理段氏的名头一点用都没有,对方又继续逼了过来,木婉清又气又急,突然想到刚才某人的话,脱口而出:“我还是金蛇王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