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58章 再次陷入危机的仙子

    青海派几人脸色剧变,仿佛听到了什么最可怕的东西一样,不约而同往后退了几步,充满戒备地盯着两人,脸上全是惊恐之色。

    岳灵珊奇怪地问道:“爹啊,这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何青海派几人刚才还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现在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岳不群也是脸色煞白,喃喃说道:“相传莽莽南海之中有一座侠客岛,每隔三十年会派赏善罚恶二使,一个张三,一个李四,到中原一行,请各派掌门前往侠客岛喝腊八粥。”

    注:原著侠客岛每十年派人来一次,本书因为要融合十四本小说,所以时间线上有所调整,改为三十年一次。

    “喝粥而已,既然人家请了,大不了去喝就是了啊?”岳灵珊更是疑惑不解了,酒楼中大半的人同样点点头,毕竟他们年纪还不够,没经历过三十年前那场腥风血雨。

    岳不群苦笑不已:“可三十年过去了,上次到侠客岛的各派掌门没有一个活着回来,这些掌门都是当时江湖中的顶尖高手,其中还有少林方丈妙谛大师,武当白云观观主愚茶道长,武功之高,不亚于当今少林方丈武当掌门。”

    岳灵珊也被吓到了,喃喃道:“那不去不就行了?”

    岳不群仿佛回忆起/ 了什么恐怖的事情,露出一丝心悸的表情:“三十年前,所有没去的掌门,不是惨遭横死就是门派在江湖中除名,当年青城派掌门旭山道长一身内力独步武林,是武林中顶尖的高手,却在一招之内被赏善罚恶二使击杀,而当年赏善罚恶二使还是少年,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敢反抗他们。”

    “那为什么我没听说过华山派前辈有谁被请到华山派?”岳灵珊突然想起来,疑惑地问道。

    “那时我们华山气宗剑宗相斗正急,谁也没能奈何得了谁,掌门之位一直悬空,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方才逃过一劫吧。”岳不群暗暗叫苦,这都叫什么事啊,从自己当上华山掌门以来,外有左冷禅虎视眈眈,旁有剑宗居心叵测,弟子之中还有个敌人的奸细,稍有不慎就是灭派的危险,现在侠客岛又掺和进来。

    “岳掌门果然见识渊博,在下正是张三。”那衣着富态的胖员外笑眯眯地说道。

    “李四。”另外那黑衣男子语气冰冷。

    “岳掌门请见谅,容我先和青海派这几位商量一下,”张三转过头来看着白板煞星三人,“不知三位谁是青海派现任的掌门?”

    卜泰哼了一声:“我青海派向来人丁不旺,一个门派里就那么几个人,哪有什么掌门?”

    张三掏出一本账簿一样的东西翻了一下,点头说道:“果然如此,老四,你说他们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呢?”

    “三个,一起。”李四说话极为简洁,仿佛不愿意多费口舌一般。

    “看我这脑子,就是转不过弯来,”张三一拍额头,笑眯眯地看着三人,“既然如此,那各位请接赏善罚恶令吧。”

    话音刚落,左手一抖,袍袖中同时飞出几块黑乎乎的物件,啪的一声,并排落在三人面前,却是三块铜牌,平平整整的嵌入地上石板之中,恰与地面相齐,便似是细工镶嵌一般,每块牌上均刻有一张笑脸,就好像张三的笑容一般。

    岳不群远远瞧见,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华山气宗的内功向来为武林所称道,可尽管他把紫霞神功练到如今这般地步,顶多把铜牌拍到木板里,坚硬的石板,那是万万不能,更遑论这般举重若轻了。

    青海派三人也是面面相觑,明白对方内功远远高过自己,可让他们就这样心甘情愿到侠客岛去,实在枉费了数十年的名声。

    “若是我们不接呢?”白板煞星磔磔笑道,三十年前他并没有亲眼目睹过赏善罚恶二使出手,因此并不太确定对方武功底细。他纵横黑道数十年,自然明白一个人内力高又未必等于整体实力就高,他自忖合三人之力,也未必真会输给对方两人。

    “接,活;不接,死。”李四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听得场中所有人肚子里不由直冒凉气。

    “那老夫倒想试试。”白板煞星狞笑一声,身形有如一只大鹏一般往张三扑去。

    卜泰郝密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同时使出毕生绝学也往张三攻去,他们心中清楚,只要能出其不意解决掉其中一人,另一人自然不足为患。

    “见我笑得这么善良,就当我好欺负么?”张三胖乎乎的脸上肥肉直抖,身形一闪便欺入三人身侧。

    郝密还没反应过来,肩头便被对方一把抓住,顿时觉得浑身劲力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还没来得及惊惶,整个人就被对方提起来往半空中的白板煞星扔去。

    白板煞星急忙收招,可郝密仿佛炮弹一般,他觉得胸前如遭锤击,一口气没提上来,双双从半空中跌倒在地,一时间狼狈不堪。

    不过经过这番折腾,张三已经没办法拦下卜泰的攻击了。只见卜泰运起十层一指禅的功力,眨眼间便点中张三身上数道大穴。

    不过他却没有半分喜色,因为他感觉到自己仿佛戳中了一块木头,所有劲力一点效果都没有,正要后退时已经迟了,张三另一只手已经搭上了他的胳膊。

    手上传来一阵剧痛,卜泰心中一阵哀鸣:自己这条胳膊保不住了……

    幸好郝密及时开口:“手下留情,我们接了。”

    张三这才放手,微微笑道:“这才对嘛。”

    场中众人见他一边说话,一边抬腿,下一刻已经出现在华山一行人桌前:“不知岳掌门意下如何?”

    岳不群被他这身法吓了一跳,急忙答道:“两位尊使盛情相邀,岳某必当准时赴宴。”

    青海派三人暗骂无耻,明明被胁迫的,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刚才三人输得不明不白,本来还想趁两人过招的时候仔细观察一下呢,谁知道岳不群骨头居然这么软。

    张三右手大拇指一竖,说道:“多谢岳掌门,令我哥儿俩不致空手而回。”

    见那边差不多了,李四径直来到李莫愁身前:“赤练仙子李莫愁,因爱生恨,灭了陆家满门,之后数年在江湖中大肆残杀姓何的人,其罪,当诛!”

    袖子一抖,一块铜牌倏地拍进李莫愁身侧柱子上,只不过这张铜牌上印着的是一张狰狞的哭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