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59章 站在巨人肩上的装逼

    559

    “要打就打,哪这么多废话.00kxs.”李莫愁浮尘一扫,冷傲无比地站在那里,看得酒楼里得人暗暗佩服不已,李莫愁虽然在武林中名声不太好,但如今表现得却比青海派三魔、华山岳不群英雄得多。

    “李姑娘果然是个爽快人,我们哥俩也就不难为你了,允许你自裁。”张三背负着双手,那张富态的脸笑得极为和蔼可亲,但说出来得话却冷血无比。

    “笑话,我李莫愁就算要死也要死得明明白白,岂能凭你一句话就吓得自我了结姓命?”看了几人刚才兔起鹘落的交手,李莫愁心里也清楚得很,自己连青海派三人联手都打不过,对方却轻轻松松制服三人,武功实在是深不可测,自己肯定不是对手。

    只不过她性子向来坚韧,就算碰到武功远高过自己的人也敢斗上一斗,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她实战往往能超常发挥吧。

    “住手!”木婉清一下子挡在李莫愁面前,脆声声说道,“你们既然号称赏善罚恶,为何放着白板煞星,青海一枭这种大坏人不去杀,偏偏来欺负李姐姐?”

    “白板煞星,青海一枭等人虽然杀人如麻,不过仅限于江湖仇杀,无所谓对错,李道长就不同,杀的人之中很多都是毫不懂武功得平民百姓,罪孽自然更加深重。”张三不疾不徐地解释着。

    木婉清一时语塞,情急之下又脱口而出:“你们若是杀了她,金蛇王不会放过你们的。”

    “之前你们的话我也听到了,小姑娘你不必诓我,金蛇王和李道长不过一面之缘,李道长之所以拼命救你,不过是报答金蛇王昔日相救之恩,两人并无私情。”张三笑眯眯地说道。

    一旁的宋青书暗暗心惊,侠客岛得人怎么什么都知道,连我救过李莫愁一次这么小的事情都知道,他们背后得情报网络实在是太恐怖了……

    “小姑娘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李莫愁从来不需要借助男人得名头活命。”李莫愁按了按木婉清得肩头,从怀中掏出一本册子递给她,上面赫然写着《五毒秘传》几个字,“这本书详细记载了五毒神掌练法以及冰魄银针炼制解毒之法,你好好修行,免得日后被一些江湖宵小欺负。”

    听李莫愁口气仿佛交代后事一般,木婉清鼻头一酸,差点哭了出来。

    张三在一旁嘿嘿笑道:“其实就算你俩有私情也没用,金蛇王得名头也许吓得住别人,可未必吓得住我们,我们此行目的之一正是要请金蛇王去一趟侠客岛。”

    “阁下倒是好大的口气。”酒楼里突然响起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因为大家面对赏善罚恶二使都是屏息凝气,酒楼里安静得很,因此这一声格外地醒目,大家循声望去,只见说话的正是那带面具得年轻人。

    “你不要命了?”不知道为什么,木婉清看到这个面具年轻人总有一种亲切感,潜意识里面不希望他出什么事情。

    “莫非这位兄台有何指教?”张三转过身来笑眯眯地望着他。

    宋青书淡淡一笑:“指教不敢当,不过二位武功虽高,却未必能请得动所有人。”

    张三一反常态,居然毫不动怒,点头称道:“不错,武当张真人,少林无名圣僧,我们就请不动。”

    场中众人不由一片哗然,张三表面上虽然说得客气,但言外之意却极为明显,那就是整个武林中除了这两人,再也没有他们请不动的人了,这是何等狂妄。

    “没想到侠客岛也知道无名……”宋青书暗暗心惊,很快答道:“两位未免太过自大,天下藏龙卧虎,能人异士不知凡几,不知道有多少能胜过二位……”

    “举例。”李四冷冰冰地打断了他的话。

    宋青书眼珠一转,心中已有主意,指着木婉清笑道:“比如这位姑娘得心上人,金蛇王宋青书,就稳胜二位。”

    “江湖传言,往往夸大居多。”张三笑着摇了摇头,显然是心中不信。

    “其实要验证你们和金蛇王武功孰高孰低也很简单。”宋青书嘴角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

    “哦?”张三脸上肥肉抖了抖,“愿闻其详。”

    “区区在下曾有幸目睹过金蛇王天颜,承蒙他不嫌弃,与我切磋了一下武功,只可惜在下不才,一招便败北。”宋青书一副遗憾不已得语气,听得其他人暗自好笑,你这样子,随便找个会武功的人都能一招打败你。

    张三心中惊疑不定,这人装疯卖傻,莫非心中有什么依仗不成?因此不动声色地说道:“就算我们一招击败你,又如何判断双方武功哪个更高?”

    “不不不,其实很好判断,”宋青书突然收起了笑容,沉声说道,“因为你们打不过我。”

    他得话一出口,场中其余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岳灵珊急忙扯了扯宁中则的衣袖:“娘啊,这个纨绔子是不是疯了?”

    宁中则若有所思地盯着那人:“我看未必,他也许是什么世外高人也说不定。”尽管从他身上看不出丝毫会武功得痕迹,但宁中则昔日也是江湖中有名得侠女,这点敏锐还是有的。

    “阁下究竟是哪门哪派,为何多番戏弄我们哥俩?”张三生性谨慎,眼前男子身上看不出半分真气的痕迹,可越是这样,他越不敢冒进,于是打算先问清对方得师承门派,也好有个底细,毕竟江湖中各门各派的武功他们都心中有数。

    “在下古墓派的。”宋青书抱拳说道。

    “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一个是张三,一个却是李莫愁。

    张三冷笑道:“古墓派向来传女不传男,派中弟子皆为女子,唯一男弟子杨过也是独臂,阁下四肢完好,又是哪位?”

    “我是古墓派得姑爷啊。”宋青书笑嘻嘻地答道,他倒是没说假话,冰雪儿是正宗古墓传人,自己这个便宜姑爷倒还真不是冒牌货。

    “闭嘴!”李莫愁再也忍不住,浑身气的簌簌发抖,如今古墓派就她和小龙女两人,小龙女和杨过爱得死去活来,自然不可能找其他男人,眼前这人口口声声说是古墓派姑爷,不是占自己便宜又是什么。

    “你不信啊,我可以证明给你看啊。”宋青书微微一笑,双手轻轻一招,之前被二使镶嵌在地面石板中,华山派桌面里,还有李莫愁旁边的柱子上得赏罚二令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控制着,陆陆续续往宋青书飞过去。

    宋青书双手上下拍打,几块令牌在他双手间控制的圆球内上下翻飞,毫无掉落的迹象。

    “天罗地网势!”李莫愁忍不住惊呼道,古墓派武功精要便在轻灵二字,而这天罗地网势是古墓派所有武学的基础,她又如何不认得。

    张三却心思如电转,刚才对方将令牌吸过去,用的究竟是什么武功?萧峰得擒龙手?大轮明王得控鹤功?还是任我行得吸星大.法?……

    张三脑中陆陆续续冒出一个个猜测,可很快又被他一一排除。

    宋青书这一手震惊了场中所有的人,谁也没想到那个被所有人当做纨绔子弟,一头待宰肥羊模样的年轻公子居然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岳灵珊兴奋地拍着双手,激动地摇着母亲得胳膊:“娘啊,果然不出你所料。”

    木婉清目不转睛地瞪着宋青书,想到之前种种,特别是他假装受伤压在自己身上,心中顿时恼怒不已:这个混蛋一直装疯卖傻占本姑娘便宜,真是岂有此理!

    “既然证明了身份,这些令牌就还给各位吧。”宋青书随手一拂,几枚令牌陆陆续续回归原本所在位置,分毫不差。

    宋青书拿着最后那枚哭脸令牌,道:“至于这枚,就由我代为收下了。”

    宋青书先用至刚至阳得神照真气将铜牌加热,再突然以至阴至寒得九阴真气将其速冻,最后双手一搓,赏善罚恶令顿时碎成齑粉,随风飘散。

    全场众人眼睛一下子就直了,连见多识广的张三李四也是惊骇莫名,这么多年他们不是没见过内力强横的,以前西川青城派掌门旭山道长就用内力将铜牌熔成一团废铁,可哪见过他这般,直接把铜牌捏成粉末的?

    享受着众人震惊的目光,宋青书暗自得意,学好数理化,岂止是走遍天下都不怕啊,连异世都行得通嘛。

    金属冷热相交,极易碎裂,因此宋青书其实并没有花太多力气就轻易办到了这一切,一下子就把全场震住了。

    “你这什么内功?”张三沉声问道。

    “自然是古墓派的玉.女心经咯。”宋青书撒起谎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玉女心经有这等威力?”张三心中疑惑,不过他也清楚,内功好不一定功夫就好,自己和李四联手,对方绝对讨不了好去,这样一想,不由心中大定。

    “阁下内力之强,实在令人佩服,我们两兄弟自忖功力远不如阁下,因此只好联手向阁下讨教了。”

    木婉清顿时急了:“你们还要不要脸,你们三十年前就横行中原,如今却要以多欺少欺负一个年轻后辈?”

    “姑娘此言查矣,”张三脸色一整,“武学之道,向来是达者为先,又岂是根据年龄来划分的?不过姑娘若是实在看不惯,大可以下场帮他嘛,这样双方人数不就打平了?”——

    今天只有一章,昨晚把电脑摔了一下,硬盘坏了,我得花时间重新整理一下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