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62章 眉来眼去剑

    尽管以前从没有见过这种奇怪的礼仪,但有些东西是无师自通的,注意到对方真诚的眼神还有伸在身前的手,李莫愁心中莫名一跳,仿佛回到了昔日少女时期的悸动。

    不过她当然不会真的去牵对方的手,只好故意移开目光,有些羞涩地答道:“可是……我没学过这套剑法。”

    若是被熟悉李莫愁的人看见她此刻忸怩的模样,恐怕眼珠子都要惊得瞪出来。

    “没关系,只要你会玉女剑法就行。”宋青书说完转过身去看着张三李四二人,“你们应该不介意我找个帮手吧?”

    “请便!”张三李四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的想法,这个人实在太过神秘,他们两人联手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不过若是对方加了个李莫愁,己方反而胜算大了很多。毕竟他们二人常年配合,出招之时心意相通,能发挥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反观李莫愁,武功和他们相差太远,而且和对方第一次配合,难免生疏,中途肯定会出意外,那就是机会。

    “既然要用剑法对敌,怎么也要有两把剑才对。”宋青书正在沉吟之际,木婉清已经将手中长剑递了过来,两颊生晕:“你用我这把吧。”

    “多谢姑娘。”宋青书的笑容弄得木婉清心中一跳,不由暗暗想》着:哼,等打退敌人过后再慢慢找你算账。

    酒楼里其他人已经被宋青书一番连消带打的说辞,弄得以为他真的是古墓派什么姑爷,但木婉清当初与宋青书相处那么久,哪不清楚他是什么性子。

    之前没想到倒也罢了,后来.经张三提醒,她心中一下子仿佛明镜一般,越看越觉得眼前这人和记忆中那人的身影重合到了一起。

    “不过还差一把剑。”宋青书扫了一眼李莫愁浑身上下,除了一支拂尘之外,哪还藏得住剑。

    李莫愁被他眼神上下打量,心中顿时极为窘迫,正要发怒之时,宋青书身影已经出现到了华山派那一桌面前,抱拳说道:“既然要借剑比试,就得讨个好彩头,素闻五岳剑派之中剑法以华山为尊,在下冒昧相询,不知贵派哪位愿意借一柄佩剑给在下。”

    宋青书之前表现出来的实力有目共睹,见他言语之中这般推崇华山派,岳不群高兴得仿佛心中抹了蜜糖似的。

    只不过他身为一派掌门,实在不方便这么轻易地把自己的佩剑给别人,正在犹豫之际,听到林平之开口说道:“若是阁下不嫌弃,就用在下这把剑吧。”说完便解下佩剑恭恭敬敬递到了宋青书面前。

    在林平之看来,就算对方不是恩公,也是与恩公神交的人物,借给他和借给恩公并没有什么不同。

    “多谢林少侠。”宋青书正要接过长剑之时,却被岳灵珊打断道:“不行,小林子,我不许你借给他。”

    “为什么?”林平之非常疑惑,心中对她的任性甚至有了一些不满。

    岳灵珊偷偷看了李莫愁一眼,咬牙说道:“反正我不管,你的剑不准借,要借就借我的。”

    说完她就把自己心爱的宝剑递到宋青书面前:“这柄剑是我们华山有名的宝剑,名曰‘碧水’,削铁如泥,对你们比武时帮助更大。”

    “这……”宋青书一时间不由迟疑起来。

    岳灵珊突然想起了什么,补充道:“对了,这柄剑我只借给你用,不许你拿去给其他女人。”说完有意无意的瞄了李莫愁一眼,显然心中还在记恨之前被她扔鸡腿污了衣服的事情。

    宋青书不禁哑然失笑,搞一半天对方原来是在吃醋啊,担心林平之的剑被借去给李莫愁。

    见岳灵珊逼着宋青书用她的剑,另一边的木婉清顿时急了,不过嘴刚张开又紧紧闭住了,神情倔强得很:他若有心,不用我说也会拒绝;他若没有这个心,我提醒了又有什么意丝……

    宋青书自然不知道接下来的选择会影响自己在一个少女心中的形象,不过他还是心有灵犀地回头看了一眼木婉清,笑着拒绝道:“不必了,我就想用现在这把剑。”

    说完留下一脸惊愕的岳灵珊,径直走到宁中则面前:“岳夫人,可否借你的宝剑一用?”

    宁中则微微一愣,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温柔笑道:“当然可以。”说完便将佩剑递到了宋青书面前。

    看着眼前白皙修长的手指,宋青书不由遐想连篇,要是我现在悄悄摸一把,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翻脸?不过宋青书也只敢想想,现在全场都关注着他,更何况岳不群就在旁边,这样做实在太冒险了。

    “多谢夫人。”宋青书接过长剑,暗暗苦笑不已,自己这心魔似乎越来越放肆了啊,莫非这就是我的本性么?

    将宁中则的长剑递到了李莫愁的手里,见她一脸忐忑不安,宋青书鼓励道:“仙子不必太过担心,等会儿对战的时候,仙子什么都不用想,只需要注意我说的话,使出对应的玉女剑法即可。”

    李莫愁接过长剑,微微点了点头,不过心里没底得很。

    见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张三李四对视一眼:“两位小心了!”非常默契地抢得先手往李莫愁攻击而去。

    张三李四想得清楚,以这个神秘人的武功,他们就算突然出手,也未必能伤到对方,可攻击李莫愁就不一样了,李莫愁尽管是江湖中有名的女魔头,但武功比起他们二人来说还是不够看,两人联手之下,李莫愁只有被秒杀的命。

    他们这一招只是奉行了围点打援的宗旨,攻击李莫愁只是个幌子,真实的目的旨在吸引宋青书前来相救,一个人武功再高,若是时刻都要护着旁人,自己身上的防御自然就会相应松懈,那他们就有了机会。

    这并不是什么阴谋诡计,而是堂堂正正的阳谋,宋青书刚才既然为了李莫愁出头,现在就不可能放着李莫愁不管,因此张三李四并不担心宋青书不中计。

    宋青书当然也明白对方的心思,也不在意,当下柔声对李莫愁说道:“仙子,‘浪迹天涯”!”

    李莫愁一怔,她自然会这一招剑法,不过这一招是玉女剑法中有进无退的险恶家数,此时若使出这一招剑法,自己的长剑只会刺到数尺之外的空气中,而自己浑身上下毫不设防地暴露在了张三李四的攻击之下。

    李莫愁咬了咬牙,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身边这个人不会害她,稍微一犹豫,便依着宋青书的指示,一招往斜地里空气中刺去,不过她的身体已经隐隐感受到了张三李四攻过来的劲气,脸色已是煞白无比。

    宋青书微微一笑,斜着一剑往李莫愁身侧刺去,霍然也是全真剑法里的“浪迹天涯”,只不过两招名称虽然相同,招式却是大异。

    张三李四见宋青书果然中招,暗暗心喜,便留下李四继续攻击李莫愁,牵制宋青书,张三却是招式一变,突然从另一边往宋青书侧面攻去,完全没有将李莫愁放在眼里。

    只不过当张三变招到一半,突然发现胸前三寸之外出现了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仿佛未卜先知地等着自己撞上去一样,不由大吃一惊,急忙再次变招往后退去,顺手拉了一把李四。

    李四也有同样的遭遇,感觉宋青书的剑尖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腰间,幸好得张三帮助,方才得以全身而退。

    待两人站稳后,心有余悸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发现早已中剑,幸亏闪避得宜,剑锋刚好从身边划过,只是划破了衣服而已,饶是如此,仍然吓出了一身冷汗。

    李莫愁不由呆在了那里,她完全没想到自己居然能一剑逼退张三这样的高手。她以前不是没见过全真剑法,在她看来全真剑法和玉女剑法虽然精妙,但威力稍显不足,因此她后来基本上都改用拂尘了,万万没想到全真剑法和玉女剑法配合在一起居然会产生如此威力。

    “仙子,我们继续吧,”宋青书对她微笑道,“花前月下!”

    场中众人只见他这一招自上而下搏击,模拟冰轮横空、清光铺地的光景;李莫愁单剑颤动,如鲜花招展风中,来回挥削,只晃得张三李四眼花撩.乱,浑不知她剑招将从何处攻来,只得跃后再避。

    宋青书又叫:“清饮小酌!”剑柄提起,剑尖下指,有如提壶斟酒。李莫愁此时已渐入佳境,行云流水地配合他使出了这一招,剑尖上翻,竟是指向自己樱唇,宛似举杯自饮一般。

    张三李四见二人剑招越来越怪,可是相互呼应配合,所有破绽全为旁边一人补去,厉害杀着却是层出不穷。两人越斗越惊,暗想:“天下之大,果然能人辈出,似这等匪夷所思的剑法,我们侠客岛哪里想得到?唉!我们这下真成了井底之蛙,可小觑了天下英雄。”气势一馁,更呈败象。

    场中众人见宋青书与李莫愁两人一招接一招,每一招似乎都含着一件韵事,什么“抚琴按萧”、或“扫雪烹茶”、或“松下对弈”、或“池边调鹤”,到了后来,两人仿佛并不是在参加凶险万分的比斗,而是在进行一场风花雪月的谈情一般。

    李莫愁若有所感,脸色变得越来越红,场外的木婉清却是气得浑身发抖:这个花心大萝卜,这种情形下都不忘勾三搭四,真是气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