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63章 胆大妄为

    李莫愁此时心情非常复杂,一开始她并没有信心,使出这套剑法一来太过客气,二来心生依赖,剑法之中许多精妙之处实在难以发挥。

    不过有宋青书在一旁照应补充,再加上玉女素心剑使出来效果明显,李莫愁信心顿时大涨,与对方的配合也渐入佳境。

    可随着两人配合越来越默契,李莫愁却慢慢体会到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仿佛盈盈娇羞,又仿佛若即若离,好似脉脉含情,却又患得患失……

    这种情绪唤起了李莫愁尘封多年的记忆,当年初出古墓,遇上了那个人,一开始就是这种感觉……

    原来当初古墓派创始人林朝英情场失意,在古墓中郁郁而终。她文武全才,琴棋书画,无所不能,却依然会向普通女人那般对爱情充满幻想。

    她不止一次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和情郎王重阳并肩作战,只可惜造化弄人,两人注定有缘无分,她只好把满腔情思放在这套双剑合璧的剑术之中。

    王重阳用的是全真剑法,她便对应地改造玉女剑法来配合对方,双剑合璧之下产生一种崭新的剑法玉女素心剑。

    只可惜林朝英这辈子都没机会用出这套剑法,反而造福了古墓派后人。

    张三李四猛然``跳出战圈,拱手认输道:“今日得以见识古墓派绝学,我们兄弟佩服得紧,不用继续比了,这次我们输了。”

    两人不明这套剑法的来历,眼见对方奇招叠出,只道厉害杀着尚未使出,若再打下去,说不定他们的性命就要交代在这儿了,连忙当机立断,趁败象尚不明显的时候认输,中原人最重名声,总不好意思继续动手下去。

    “你们也是听命行事,唔……”宋青书沉吟片刻,“两位自便吧。”宋青书当然不会怕侠客岛,只是双方向来没有仇怨,他犯不着杀了二使从而得罪这样一个隐藏在暗处神秘势力,更何况他很好奇侠客岛的情报网络,留下二使性命将来总有用处。

    张三李四对视一眼,眼神中全是庆幸,拱拳说道:“多谢,日后我们兄弟碰上古墓派门人,自会退避三舍。”

    “那倒也不用,古墓派的赏善罚恶令就由我代为接下来了,日后抽出时间我会到南海拜访龙木二位岛主的。”宋青书暗暗寻思,小龙女啊小龙女,姐夫又帮你挡了一灾,谁让你是我的小姨子呢。

    “若是阁下光临,侠客岛必定扫榻相迎。”与之前留下赏善罚恶令牌的嚣张不同,这次张三李四却是恭恭敬敬双手捧着令牌递到了宋青书面前,看得其余人又是羡慕又是嫉恨。

    宋青书微微点头,顺手便将令牌接了过来,却不曾想到张三李四此时心中已是惊涛骇浪,他们以为宋青书的意思是要到侠客岛踢馆,不禁担忧万分,虽然两位岛主武功深不可测,可眼前这位也是神秘无比……还是及早通知两位岛主为妙。

    因为自己一句无心的话,导致赏善罚恶二使临时改变行程,立即返回侠客岛通风报信,也是宋青书万万不曾料到的。

    待二使离去,宋青书回过身来看着李莫愁:“若是没有仙子的配合,我也不会胜得这么容易。”

    想到刚才那近乎调.情一般的剑法,李莫愁心中尴尬,连忙顾左右而言其他:“不知阁下与我们古墓派究竟有何渊源,为何知道古墓派这么多事情?”毕竟连她都不知道玉女素心剑法的存在,为何眼前这男子知道?

    宋青书微笑不语,并不解释,反而说道:“仙子,这些事情说来话长,日后我再慢慢解释给你听。现在就让我先把剑还给华山派宁女侠吧。”

    李莫愁连忙将剑递给他,谁知道对方接过剑的时候轻轻摸了她手背一下,不由心中一跳:不知道他是无意还是有意的……连李莫愁自己都没意识到,若是换了其他男人,莫说触摸她的肌肤,就是多看她几眼,她也会拔刀相向,哪还会思考对方究竟是出于有意还是无意。

    宋青书暗赞一声,古墓派选弟子的眼光真是一万个赞,派中弟子各个都当得起冰肌玉骨四个字,这个李莫愁虽然凶名在外,但容貌绝不在小龙女之下,甚至还多了一丝娇艳……

    其实以宋青书今时今日的武功和地位,想要什么女人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只不过宋青书更享受那种追逐与征服的过程。

    李莫愁这种受过情伤的女人,早就关闭了心扉,自然不可能对他投怀送抱。所以宋青书只能辛苦点,主动去撩拨了。

    见李莫愁没有当场翻脸,宋青书不由微微一笑,看来有戏啊。宋青书一边想着一边来到华山派一行人桌前:“多谢夫人的宝剑,我们才能打败赏善罚恶二使者,现在完璧归赵。”

    只可惜宋青书脑中一直想着刚才撩拨李莫愁的事情,当宁中则接剑的时候,他居然鬼使神差地悄悄握住了对方白皙如玉的手掌。

    他武功极高,又有衣袖遮挡,这番出手居然没人看出半分破绽,只不过能瞒过旁人,却瞒不过当事人。宁中则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如此大胆轻薄,脸颊腾地一下便红了,正欲发怒,却突然清醒过来:眼前这人武功如此高强,仿佛神魔一般,如今华山派内忧外患,师兄每日殚精竭虑,我岂能凭空给他招来这么一个大敌?

    “公……公子武功深不可测,就算没有妾身的长剑,也能轻松胜过他们二人的。”宁中则数次欲收回手,无奈被对方紧紧握住,哪动得了半分?

    宋青书本来有些后悔太过唐突,可没想到宁中则居然没有当场翻脸,只是暗暗挣扎,这样一来反而激起了他心中的恶趣味,不仅不松手,反而变本加厉地用手指在她手上的肌肤摩挲起来。

    宁中则哪会料到对方居然如此得寸进尺,正要发怒之时,身体深处却突然涌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让她浑身无力的同时又燥热难当。

    宋青书如今的手段何等高明,指尖温柔的拨弄外加一缕淡淡的欢喜真气,已经足够让宁中则久旷的身子敏感无比,注意到宁中则眼中似乎快渗出水来,宋青书适时地松开她的手,这世上很多事情只有在暗地里进行方才有趣,若是让其他人有所发觉,那就未免索然无味了。

    宁中则终于得到喘息之机,丰盈的胸脯急促的起伏也渐渐平静下来,正要对宋青书说什么,谁知道对方已经转身告辞,只留下了一个可恨的背影。

    “师妹,你怎么了?”注意到宁中则的反常,岳不群不禁奇怪道。

    “没……没什么。”宁中则下意识答了一句,神色顿时复杂无比。

    两夫妻的对话丝毫没逃过宋青书的耳目,见宁中则选择对丈夫隐瞒,宋青书唇角不禁泛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这种游戏,似乎还蛮有趣的。

    “姑娘,也多谢你的宝剑。”宋青书回到木婉清身边,看着她晶莹无暇的皓腕,忍不住暗暗比较起来,李莫愁的手柔滑无比,宁中则的手柔若无骨,也不知道木婉清的手摸起来是什么感觉。

    “姑娘,姑娘,我没名字么?”木婉清小嘴儿一撅,一把就将剑夺了回去,没给宋青书留下半分吃豆腐的机会。

    “呃~”做戏要做全套,宋青书只好苦笑道,“还没请教姑娘芳名?”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木婉清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宋青书心中一跳,不自然地移开眼神:“当然是假……哦,口误口误,当然是真不知道。”

    木婉清顿时勃然大怒,提剑就往他身上刺去:“我杀了你这个负心贼!”

    宋青书急忙往后闪躲,堪堪躲过这猝不及防的一剑,不由惊出一声冷汗:“我了个去啊,你不会杀出人了吧。”

    听着这熟悉又古怪的口头禅,木婉清咬了咬嘴唇:“杀的就是你!”又是一剑刺过去,完全是只顾攻击,自身丝毫不设防的打法。

    李莫愁身形微动,但最终还是没有迈出脚步,因为她看出明明两人武功天差地别,木婉清又是这般不设防的拼命招数,面具神秘人只需要随手一击就能制服她,可怪就怪在面具神秘人被追杀得哇哇大叫,却从头到尾没有攻击木婉清一招。

    李莫愁哪还不明白其中的蹊跷,再一想到木婉清口中的负心贼,两人的关系不言而明,她一个外人,哪好插手其中。

    “果然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我先走一步。”宋青书清楚继续留在这儿,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高手形象彻底变成逗比了,急忙一个闪身飞出了酒楼。

    木婉清忍不住跺了跺脚,提着剑风风火火地追了出去,李莫愁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跟上去看看,毕竟这个神秘人和古墓派大有渊源,没弄清他是谁之前,她脑子里根本放不下其他事情。

    见宋青书离去,正在惶恐不安的青海派几人顿时如释重负,毕竟看他的样子和木婉清李莫愁交情匪浅,若是为了之前的事情为两女出头,他们不死也要脱一层皮,互相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选择逃之夭夭。

    “果然是个轻浮无形的浪荡子!”看着宋青书消失的背影,宁中则忍不住红着脸啐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