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64章 羞怒交加的大姨子

    见离开客栈已远,宋青书暗舒一口气,一边闪躲一边对着木婉清叫道:“姑娘,你再这样我可要还手了啊。”

    木婉清一边用剑刺着,一边紧咬嘴唇:“你要还手就还,一刀杀了我正好一了百了。”

    宋青书退后一步,堪堪躲过砍向鼻尖一剑,不禁郁闷不已:“你一口一个负心贼地叫着,认错人了吧。”

    “没认错,就是你个负心贼!”木婉清越说越激动,连带着剑法都凌厉了三分。

    “一个姑娘家怎么能动不动就骂男人这种话,”见她胡搅蛮缠,宋青书也有些恼了,不由怒道:“,那好,我倒要听听你说说,我怎么负心了,我对谁负心了?对你么?”

    木婉清呼吸一窒,哼了一声:“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要是清楚还用问你干什么?”宋青书不禁无语道。

    “你……”木婉清开口想说什么,不过突然脸色一红,又把到嘴边的话给吞回去了,改口说道,“你对我妹妹始乱终弃,不是负心贼又是什么?”

    “你妹妹?”宋青书一怔,“你什么时候有妹妹了?”

    “还装不认识我,你要是不认识我,又怎么会知道我有没有妹妹?”木婉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你不会真知道我是谁吧?”宋青书越听越不对劲,本以为刚才酒楼中一番说辞已经瞒过了所有人呢,可看木婉清这样子……

    “哼,你这轻薄无赖、装神弄鬼的德性,见识过一次后,谁都不会忘记。”木婉清说这话的时候仿佛想起了什么,脸上不知不觉泛起一丝回忆之色。

    “呃……”此时此刻宋青书不知道说什么了,只好取下了脸上的面具,一脸讪讪地看着对方,“婉清,我也不是故意要隐瞒你的,只是我现在的行藏不能落入有心人眼里。”

    “不要这样喊我,我和你很熟么?”木婉清脸颊浮起一丝淡淡的红晕。

    “我们一起同生死共患难,这样还不熟么?你这样说我真的有些伤心了。”宋青书幽幽叹了一口气。

    木婉清心中一急,真的有些害怕对方误会她的心思,有心解释,可一想到他做的事情,她就忍不住哼了一声:“我们的确很熟,熟得快成一家人了。”

    宋青书大喜:“婉清你果然女中豪杰,居然这么主动表达爱意,我身为男人,自然不能一直被动,这样吧,我选个好日子,去一趟大理向岳母大人提亲去。”

    木婉清被她一番大胆的言论弄得面红耳赤,一时间又羞又怒:“谁向你表达爱意了!谁又稀罕你提什么亲!我刚才的意思是……意思是你都是我妹夫了!”说到后来,仿佛触动了伤心事,忍不住嘤嘤地哭了起来。

    宋青书顿时有些慌了,急忙跑到她身边,手足无措地替她擦拭脸颊上的泪痕:“这个……我真的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啊,我怎么就成了你的妹夫了?”

    “钟灵是我的妹妹,你又对钟灵做了那样的事情……”察觉到对方指尖上传来的热力,木婉清脸色微红,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咬着嘴唇,接下来的话却怎么也说不下去,其实她很害怕宋青书问她钟灵为什么会是她的妹妹,上一代的丑事让木婉清对私生女的身份极为敏感与难堪,担心说出来会被宋青书轻视。

    幸好宋青书对段正淳那一档子事非常清楚,之前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被木婉清略微一提醒,一下子就想了起来,不禁有些心虚地打了个哈哈:“你们姐妹感情还挺好的啊,没想到这种事情她都会和你说。”

    木婉清骄傲地扭过头去,不让他看到自己眼中的泪水。

    原来当初在金陵城被水笙气走后,木婉清心中很快就后悔了,不过以她骄傲倔强的性子,回头去找他是万万不可能的,最后心灰意冷之下回大理和师父秦红棉相依为命隐居在山谷里,过起了与世隔绝的生活。

    秦红棉只当女儿因为段誉方才如此,这段孽缘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女儿,再加上这件事其实也有一半的原因在她,心中愧疚之下,秦红棉居然没发现女儿的真正心思。

    直到有一天,钟灵跑来找木婉清玩,木婉清才知道了很多事情。比如钟灵这段时间一直在五毒教跟着蓝凤凰学艺,抽空回来探望一下母亲,顺便看望一下她这位姐姐。

    两人家隔得比较近,又是从小一起长大,就算没有血缘关系,依然亲如姐妹,钟灵本来又没什么心机,忍不住把心思吐露了一二。

    听钟灵把她的意中人形容得天上有地下无,木婉清只是笑了笑,也没有当回事,脑中反而浮现起华山上那个男人的样貌。

    随着钟灵越说越详细,木婉清心中也越来越奇怪,因为她有一种错觉,似乎钟灵描述的那人和她心里的那人的形象重合得越来越多。

    好奇之下,一向对男人不放在心上的她终于主动问了钟灵那个男人的名字,当钟灵说出宋青书三个字的时候,木婉清仿佛被雷劈过一样。

    钟灵并没有意识到木婉清的异常,因为素来与她交好,后来阴差阳错又成为了亲姐妹,关系更是亲近了一层,有些私房话钟灵不好意思对母亲说,就忍不住和木婉清说了。

    听到两人早已私定终身,有了夫妻之实,木婉清简直恨不得一剑杀了宋青书,可当着钟灵的面,她又不好表露出来,只好强颜欢笑听她述说两人之间的一些风花雪月。

    送走钟灵过后,木婉清整个人烦躁不堪,恰好秦红棉让她去刺杀姑苏王家的女人,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不过当她来到中原,正逢宋青书率领金蛇营大破清军,种种事迹被传得神乎其神,木婉清每到一个地方,就会听到有关宋青书的消息,也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地就改变行程,舍姑苏而选了山东,一路寻找宋青书而来,连她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是为了妹妹钟灵出头,还是为了自己寻得一个说法。

    见木婉清默不住声,宋青书也有些尴尬,毕竟这件事他做得实在有些不地道,明明他和木婉清感情在前,两人都还没明确关系,自己就先把人家妹妹弄上了床,这让木婉清如何自处?

    “婉清,我和灵儿是事出有因,当时我身受重伤,她为了救我才……”宋青书简略地将两人的关系讲了一遍。

    “这些我知道。”木婉清暗自恼怒,当初钟灵一脸甜蜜地在她面前秀恩爱,现在你又重播一遍?

    “我与灵儿和与你一样,都是情投意合,何来负心一说?”宋青书试探着问道。

    “谁和你情投意合!”木婉清忍不住啐了一口,“你要是不负心,也不会把灵儿扔在五毒教这么久不闻不问,灵儿是个傻丫头,无条件相信你,我可没她那么好骗。自从入中原以来,街头巷尾都流传着你的风流韵事,什么九公主啊,什么峨眉派掌门啊,什么曾姑娘……”

    木婉清酸溜溜地说着,却发现宋青书居然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不由怒道:“你心里得意也不用当着我的面笑。”

    “婉清,你此番千里迢迢找我兴师问罪,究竟是为了钟灵呢,还是为了你自己呢?”宋青书嘴角挂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木婉清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我千里迢迢跑来找你,你就这样轻贱于我么?钟灵那小丫头有什么好的,为什么你就能对她各种温柔各种好!”

    “你想要我对钟灵那样对你?这个好办。”宋青书微微一笑,身形一下子出现在木婉清身前几寸的地方。

    两人距离之近,木婉清甚至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吓得急忙往后一退,可腰肢却被一只大手紧紧抱住,身子一下子重心不稳跌倒在了对方怀里。

    木婉清还没反应过来,水润鲜艳的红唇已经被宋青书一口吻住,她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急忙将他推开,又是羞涩又是恼怒:“你……你居然轻薄我!”

    宋青书微微一笑:“你不是希望我向对钟灵那样对你么?我就是这样对她的啊,不过她可比你乖得多,每次都会很顺从地回应我。”

    “闭嘴!”木婉清听得面红耳赤,一边抹着嘴唇一边怒道,“我又不是她那种傻丫头。”

    “这不就行了?”宋青书摊了摊手,“你们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我对你们每个人的态度自然也是独一无二的,莫非你很希望我对你和对其他女人一样么?”

    “强词夺理!”木婉清恨恨地盯了他一眼,心中明知道这不过是花言巧语,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就是很受用,一腔怒火也不知不觉消了大半。

    “婉清,你要是还是恼我,就用你的毒箭射我吧。”注意到对方眉宇间有所松动,宋青书趁热打铁说道。

    “呸!”木婉清怒极反笑,“以你的武功,我的毒箭又岂能伤你!”

    宋青书立即闭上双眼:“放心吧,为了让你消气,我绝不会闪躲,也不会运功抵抗,若是被毒死了,就当是上天给我花心的惩罚吧。”

    见宋青书果然一副束手就义的模样,木婉清气得抬起手臂将袖箭对准他:“你当真以为我不会射你?”

    躲在远处一棵大树后面一直看戏的李莫愁神色顿时变得极为古怪:“果然是宋青书这小子,哼,为了泡妞连命也不要,果然舍得花本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