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65章 吸毒

    “好,是你说的。”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宋青书一副惫懒的样子,木婉清就觉得憋了一肚子气,她本就是非常傲娇的人,哪经得起这般相激,想也没想就一箭射了过去。

    “嗯~”宋青书一声闷哼,捂着胸膛的伤口,脸色有些苍白,身体摇摇欲坠,却依然笑道,“看,我没骗你吧。”

    看着暗红的血迹渐渐从他指缝间渗了出来,木婉清顿时慌了,急忙跑过去扶着他坐了下来,声音中都带了一丝哭腔:“你怎么就不躲呢!”

    “我刚才不是答应你不躲么,要是真躲了,又怎么能消你心中的怒火呢。”宋青书勉强笑了笑。

    “你怎么这么傻!”木婉清一边查看他伤口,一边急道,“你快运功把毒逼出来,我这箭上可是抹了很厉害的毒药的。”

    宋青书摇了摇头:“我说过了,若是真被毒死了,也是我罪有应得。”

    见他始终不肯运功逼毒,木婉清又是气恼又是焦急,情急之下也顾不得那么多,撕开他伤口处的衣服,便将小嘴儿凑了过去,一口一口把伤口里的毒血吮.吸出来。

    宋青书顿时惊道:“你疯了!这样你会没命的,快让开。”

    木婉清却倔强地摇摇头着:“是我伤的你,就由我来{ 给你治好。要是你死在我手里,你让我怎么……怎么向钟灵那丫头交代。”说完又俯身过来在他伤口处默默吮.吸着。

    闻着少女发丝上传来的清香,宋青书感觉心中某个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忍不住伸手握住木婉清的双手。

    木婉清身子颤抖了一下,微微挣扎一下发现双手没法从他手中挣脱,也就由着他了,她现在的注意力都在宋青书所中之毒上面。

    看着吐出来的血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颜色,木婉清欣慰地笑了笑:“应该差不多了,你把这瓶药敷在伤口上……”还没说完,整个人就一头栽倒了宋青书怀里。

    宋青书大吃一惊,扶起她脸蛋一看,发现她嘴唇上泛着一丝妖异的鲜红,显然是残留的余毒通过血液进入了她体内,到了这个时候,他哪还管之前说过什么话,连忙扶她坐直身子,快速点了她背心数道大穴,雄厚的内力源源不断地输到她体内,趁这些毒素还没彻底进入她身体之前努力将其逼出来。

    “哇~”

    大约一炷香时间过后,木婉清吐出了一摊艳红的毒血,终于悠悠苏醒过来。

    “你这样做实在是太危险了,这点毒其实是毒不死我的。可你不同,要是不小心把你害了,你让我……”见她醒来,宋青书一边责备,一边心疼不已。

    尽管对方一直在责备自己,木婉清却从话语中听出了炙热的关切之情,心中反而升起一丝甜蜜之感。

    “哎呀,你的伤口裂开了!”眼角余光一扫,木婉清发现宋青书胸膛的伤口再次裂开,鲜血都渗透了附件的衣裳,不由焦急道,“你快用金疮药敷敷。”

    宋青书随手便点了伤口附近几处穴道:“没事,你看这样不就止血了?”

    “点穴止血只是权宜之计,你还是用金疮药敷敷吧,这样伤口才好得快一些。”木婉清催促道。

    宋青书不由苦笑,一脸为难:“以我今时今日的武功,天下间恐怕没几个人能伤到我,身上哪会带金疮药这种东西。”

    “只会吹牛皮,那你为什么又这么轻易伤在本姑娘手中了?”木婉清脸色微红,嘴上虽然埋怨着,心中却是感动无比。

    “我身上有金疮药,哎呀……”木婉清正想从怀里拿药瓶的时候,突然发现浑身发麻无力,估计是刚才中毒的后遗症,“我现在动不了,你自己拿吧。”

    宋青书瞄了一眼她的衣襟,有些讪讪地笑道:“这恐怕有些不方便吧,不用了,等你恢复了再拿给我敷也行。”

    “让你拿你就拿,哪那么多废话。”木婉清不禁杏眼圆睁,说到最后不由小声咕哝道,“没见你对钟灵那丫头多守礼,在我面前却来装君子。”

    宋青书简直是瀑布汗:“好好好,我拿还不行么?”

    当宋青书的手伸进木婉清衣襟之时,两人不由同时一颤。

    “失误失误,我真不是故意的。”宋青书急忙解释道。

    “嗯,”木婉清脸颊红得像血一般,扭过头去不敢看他,“你快点拿,别……别乱摸了。”

    宋青书简直欲哭无泪,他好不容易想正人君子一回,哪知道一来就让她误会,看木婉清这样子,显然是不会相信他刚才只是‘不小心’了。

    取出药瓶,宋青书直接将金疮药倒在了伤口之上,看得木婉清神色一动:“你也不检查一下,就不怕我这瓶里装的是见血封喉的毒药么?”

    宋青书暗暗好笑,木婉清果然是一副傲娇的性子,明明心中对我极好,嘴上却不肯承认。

    “就算全天下的人都要杀我,婉清你也不会害我的。”宋青书柔声说道。

    木婉清心中极为受用,不过却下意识冷哼了一声:“你恐怕心里同时还补充了几个人吧,什么九公主,周掌门,曾姑娘……还有钟灵那丫头,也是绝对舍不得伤害你半分的。”

    宋青书被她一番抢白弄得讪讪的,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木婉清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见本来温馨的气氛被自己弄得冷场下来,她又是生气又是委屈:“气死我了了,我看你以后迟早会死在女人手里。”

    “死在女人手里难道不比死在那些臭男人手里要幸福得多么?”宋青书心中同时又补充了一句,最好让我一百岁的时候,累死在女人肚皮上……

    见木婉清柳眉欲竖,宋青书赶紧抄起她的腿弯将她横抱了起来:“现在天色已晚,而且看这风刮的,恐怕快要下雨了,我们还是先找个客栈落脚吧。”

    “嗯。”不知想到什么,木婉清脸色又是一红,温顺地点了点头,“别回刚才那个客栈,我这样好丢脸。”

    “放心吧,离这里十几里外还有一个镇子,我们去那儿落脚吧。”宋青书突然笑了起来,“婉清,你的身子可真轻。”

    “你又不是没抱过……”木婉清没好气地小声咕哝一句,便羞得将头埋在了他胸膛,再也不肯搭理他半分。

    宋青书一怔,这才想起当初在华山上自己就抱过她了,不由会意一笑,也不再言语,抱着她便往附近小镇赶去。

    看着两人身形渐渐消失在远方,李莫愁从大树后面闪身出来,心中极为犹豫,究竟跟不跟上去呢?不跟的话,自己就没法知道他和古墓派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就这样跟上去,难道就在一旁看他和其他女人卿卿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