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66章 唇红齿白的神秘公子

    木婉清不知道身后还有一个纠结的旁观者,她头埋在宋青书怀里不敢抬起头来,他身上有一种让人舒服的味道,木婉清想了一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独特的气息,最后突然灵光一现,原来是阳光的味道。

    闻着这种令人安心的味道,木婉清不知不觉睡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突然现耳边传来一些杂乱的声音。

    她偷偷抬起头来一看,现两人已经身处市集当中,一路上不少人站在一旁对着两人指指点点,她不由大窘,急忙小声埋怨道:“你怎么不喊我起来啊?”

    “你醒了啊,”宋青书低头看着怀中的女人,微笑道,“你刚解了毒,多睡一下有助于你身体康复。”

    “这么多人看着呢。”见他丝毫没有放下自己的意思,木婉清顿时娇嗔不已。

    “他们要看就看吧,俊男美女到哪里都是受欢迎的。”宋青哈大笑起来。

    “我没你这么不要脸。”木婉清羞得满脸通红,可她内心又有些舍不得离开这温暖的怀抱,于是从怀中摸出一条丝巾蒙在脸上,然后重新将脑袋埋到了宋青书怀里。

    宋青书被她鸵鸟心态的动作给逗乐了:“你躲什么躲啊,我们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我不管,我可不想被人看到我现在的样子。”木婉清瓮声瓮气地答道。

    “那好吧,既然你不想被人看见容貌,那我陪你。”宋青书笑着拿出那副银色面具蒙在脸上,毕竟他的行踪还是需要保密的。

    说来也奇怪,当脸上蒙着东西过后,木婉清整个人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再也没有之前那种不自在,还时不时抬头打量周围的人和物。

    宋青书寻得一间客栈,刚进去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里面店老板笑呵呵地迎了上来:“这位一定是宋大爷吧?”

    木婉清不禁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宋青书也是一怔:“你认识我?”

    店老板笑而不语,反而转头招呼店小二过来:“宋大爷,天字一号房已经一早给您准备好了,请您和这位……您夫人先上去洗漱休息一番,等会儿我们会将酒菜送到两位房间的。”

    木婉清听得心中砰砰直跳,心想这人真是坏到了骨子里了,明明趁着自己睡着了先跑到这儿来订好了房间,却又刻意带自己出去绕一个大圈子……不过他只订了一间房间,那我岂不是要和他……

    木婉清扯着宋青书衣服的手紧了松,松了又紧,显然心中极不平静。

    宋青书却没注意到怀中佳人的情绪变幻,反而疑惑道:“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这些东西不是我订的。”

    店老板也是一怔,不过将他上下打量一番,最后肯定地说:“没错啊,之前有位公子出手极为阔绰,让我们以上宾之礼迎接一位戴银色面具的年轻公子,可不就是公子你么?”

    宋青书心中极为震惊,他此行北上行踪极为隐秘,连金蛇营内部知道的都不多,怎么会有人知道自己的行踪?不禁沉声问道:“那位公子什么人?”

    “这……”店老板一脸为难,“公子您这不是让我为难么,我们做生意的哪是泄露雇主信息的道理。”

    宋青书暗暗冷笑,你要是真那么正直,就不会说这种话了。

    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递到他手中,宋青书沉声道:“我也是你的雇主了,现在你告诉我没问题了吧。”

    店老板讪笑两声,不漏痕迹地把银子收到了袖子里,小声说道:“那位公子应该不是本地人,我也在这个地方开客栈开了十几年了,他若是本地人我肯定认识。”

    注意到宋青书似乎有些不耐烦,店老板急忙补充道:“不过那位公子显然不是普通人,身上衣服料子极为考究,举手投足流露出一身贵气,只可惜俊得实在过分了点,唇红齿白,也许是富家公子在丫鬟堆里混久了,沾染了不少脂粉气……”

    宋青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好吧,我们先上楼了,准备好热水送上来。”说完便抱着木婉清径直往天字一号房走了上去。

    进了屋过后,就只有他们两人,木婉清再也不好意思让宋青书抱着了,挣扎着从他怀里跳了下来,看着装饰考究的房间,不由感叹道:“没想到穷乡僻壤的,居然也有这么雅致的房间。”

    宋青书将窗户掀开一道细缝,正在扫视楼下情形,闻言不禁淡淡一笑:“屋里点的香是上好的龙涎香,被子料子是最名贵的苏锦,那些茶具也是景德镇官窑的上品,就连茶叶都是雨前龙井,你觉得这么偏僻一个镇子上的客栈有这财力么?”

    木婉清一下子惊醒过来:“这一切不是你布置的?”

    “我此番北上有要事在身,哪有这个闲功夫。”宋青书没好气答道。

    木婉清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自己在胡思乱想,不禁又羞又窘,万幸的是对方不知道她刚才的那些想法。

    “难道这是一家黑店?”木婉清平复了情绪,担忧地问道。

    “那到不至于,没有黑店舍得这么花本钱。”宋青书关上窗户,微微笑道,“你也不用担心,既来之则安之,等那个神秘人忍不住自己露出尾巴来。”

    木婉清信任地点点头,若是她孤身一人,早就离开这种诡异的地方了,不过在宋青书身边,她却前所未有的心安。

    “宋大爷,您要的热水准备好了。”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吧。”宋青书答道。

    门开后,店老板指挥几个佣人66续续抬着一桶又一桶热水进来倒在房间里的浴桶之中,见差不多了之后来到宋青书面前谄笑道:“这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全新置办的,两位尽管放心使用。”

    宋青书点了点头:“麻烦老板了。”

    店老板笑呵呵地摆摆手:“不麻烦不麻烦,我这就不打扰二位了,酒菜我等会儿让人端上来。”说完就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待所有人都离开了房间,木婉清再也忍不住,看着屋中热气腾腾的浴桶,不由傻眼了:“你……要沐浴么?”

    “不是我,是你。”宋青书微笑着看着她。

    木婉清心中一跳,下意识摇摇头:“要洗你自己洗好了,我不需要。”

    注意到她耳根都红透了,宋青书不由笑道:“你想到哪儿去了,只是因为今天你先中了冰魄银针的毒,后又中了你袖箭上的毒,虽然大多数毒已经被解掉了,但两种毒性混在一起,总会有些残留在你体内,若是不及早逼出来,未来会损害你身体的。所以我才准备好了热水,当你浑身浸泡在水中,我替你逼毒的时候毒素才容易排出体外。”

    木婉清知道他说得有道理,不然她也不会到现在都还有眩晕的感觉了,可要她当着宋青书的面脱了衣服泡在浴桶中,她实在是做不到。

    “还是算了吧,我现在挺好的,已经完全康复了。”木婉清慌慌张张地摇着小手拒绝。

    “你就不想听听若任由这些毒素留在你体内,将来会有什么后果么?”看着她窘迫不堪的模样,宋青书哪还不知道她的心思,故意吓她道。

    “能有什么后果?”木婉清一怔。

    “这两种毒毒性都很霸道,就算只是残余也很伤身子,特别是你们女人,若是一不小心说不定还会影响未来生育功能,我可不想将来我没有孩子。”宋青书一脸担忧地说道。

    木婉清本来被他吓得一愣一愣的,毕竟之前只是对身体有害这个模糊而笼统的概念,结果听到最后,实在忍不住啐了一口:“呸,你有没有孩子关我什么事情。”

    宋青书深情地看着她:“因为你是我未来孩子的娘啊。”

    木婉清被他的炙热的目光看得一颗心砰砰直跳,下意识扭过头去,撅着嘴哼了一声:“谁要和你生孩子了?再说了,你身边那么多女人,怎么可能没人给你生孩子。”

    她嘴上虽然这般说着,心中却是一丝气也提不起来,反而被对方这番大胆的话弄得有些手足无措。

    “难道你就不想要孩子么?”宋青书走到木婉清身后,轻轻将她搂在怀中,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木婉清浑身一颤,却一反常态没有推开他,她其实现在也很纠结,明知道这一切很可能只是宋青书在吓唬她,但她却不敢冒这个险,万一他说的是真的,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我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不过我不是钟灵那样的傻丫头,不明不白就将身子给了你,所以你等会儿逼毒可以,若是敢对我做出什么无礼的事情,我就……我就……”木婉清紧咬着嘴唇,现自己一时间居然找不到什么可以威胁对方的。

    宋青书也是心中一荡,不由打趣道:“你就什么啊?”

    “我就不理你了~”木婉清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妥,这种软弱无力的威胁,不是鼓励对方侵犯自己么,心中一急,不禁嘤嘤哭了起来,“你就知道欺负我。”

    宋青书心中一软,柔声说道:“放心吧,刚才是和你开玩笑的。我等会儿替你逼毒的时候会蒙着双眼,这样你总不用担心了吧。”

    “那倒不用。”木婉清下意识答道,立刻觉不妥,果然宋青书的眼神变得极为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