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67章 逼毒

    注意到宋青书似笑非笑的眼神,木婉清顿时急了,红着脸解释道:“你别误会了,我是怕你蒙着眼睛,到时候把我体内的毒逼不干净。”

    宋青哈一笑:“放心吧,以我现在的功力,就算蒙着眼也看得见的。”

    “你!”木婉清差点被他气晕过去。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放心吧,我还不至于用这种手段来占你便宜,到时候我绝不会乱看的。”宋青书收起笑容,正色说道,“抓紧时间吧,等会儿水凉了逼毒效果就不好了。”

    看着热气腾腾的浴桶,木婉清脸色绯红,小声说道:“那你先转过身去,我没叫你,不许回头。”

    “好啊。”宋青书毫不迟疑地转过了身去,良久过后,方才听到身后传来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心中不禁泛起一丝柔情。

    虽然有时候他会显得很禽兽,不过那都是对他不怎么在乎的女人,爱和欲他分得很清楚,像南兰、骆冰、小佟后,还有最近的焦宛儿这些人,他对她们几乎没有什么爱情,有的只是最原始的占有**,再加上几人是已婚少妇,身子早已成熟到了极致,也经得起他各种野蛮的折腾,因此他的态度就要粗暴霸道得多。

    可是对木婉清这种纯真的少女,他是真心喜欢对方的,心中充满了怜惜与疼爱,自然舍不得用那些手段欺负她……

    宋青书神游物外,也不知过了多久,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羞涩的声音:“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

    回头望去,只见木婉清整个身子都缩在水面之下,只露出了一个脑袋在外面,因为水面上浮着一层花瓣,水底下的情形朦朦胧胧,倒也没法看清楚。

    木婉清因为一直戴面纱的缘故,和小龙女一样,长久不见阳光,肤色比起其他少女来说有些偏白,可现在不知道是羞涩还是水热气蒸腾的原因,脸蛋儿白里透红,却显得娇艳欲滴。

    “看什么看,还不快给我逼毒啊。”见宋青书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木婉清羞涩难当,顿时娇嗔不已。

    “婉清,谁让你长得这么漂亮。”宋青书嘴上虽然调笑,但他也不敢耽误正事,若是时间隔得久了,害得木婉清身上的余毒侵入她的经脉,那他可就要后悔死了。

    宋青书手掌轻轻抵在她后背之上,那嫩滑细腻的触感让他心中不禁一荡,连忙收紧心神:“婉清,我马上开始替你逼毒了,你放松全身,不要运功抵抗我的真气。”

    “嗯~”木婉清红着脸点了点头,果然放开防备,任由对方的真气源源不断进入自己身体经脉之中。

    要知道江湖中这样毫无防备地让另外一个人真气探入体内,可以说是把生死交到了对方手中,只要对方动个念头,劲力轻轻一吐,轻则武功尽废,重则当场丧命。

    可以说除非两人是最亲密关系,百分之百信任对方,不然没人敢冒这么大的险。

    察觉到宋青书和煦的真气融入到自己四肢百骸,暖洋洋极为舒服,木婉清舒服得差点哼出声来,不过少女的矜持让她压抑着自己的感觉。

    为了不至于等会儿失态,同时遣散此刻心中的尴尬,木婉清只好转移注意力,与宋青书对话起来:“你此番是要去北方么?”

    “嗯,我有要事去燕京一趟。”宋青书并没有详细解释个中细节,毕竟这件事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对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要不同我一同去燕京好了。”

    木婉清心中颇为意动,不过想了想还是摇头说道:“我还要替我师父做一件事情。”

    “你师父,修罗刀秦红棉么?”见对方点了点头,宋青书继续问道,“她让你做什么?”

    木婉清心中有些诧异宋青书居然连师父的闺名也知道:“她让我去杀姑苏王家的女人。”

    “她让你去杀李青萝?”宋青书不禁皱眉道,“李青萝曼陀山庄手下人多势众,又与慕容世家互为犄角,你一个人……实在太危险了。”

    木婉清抿嘴笑道:“放心吧,之前我又不是没去刺杀过她,曼陀山庄虽然人多,可我又不会傻到光明正大跑去正面突破。以我的武功。就算杀不了王夫人,自保肯定没问题的。”

    宋青书顿时头疼不已:“你娘也真是的,上一辈的争风吃醋,干嘛把你也牵扯进去,想杀情敌,她自己去杀不就好了。”

    “不许你这么说我娘!”木婉清突然醒悟过来,“你都知道了?”

    宋青书微微笑道:“我知道的可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多。”

    “你是不是心中看不起我们母女二人,我娘未婚先孕,我又是个私生女……”木婉清神情一下子颇为低落。

    “我怎么会看不起你们呢,我只是看不起段正淳那厮,表面上风流倜傥,四处留情,骨子里却是极为无情的人。祸害了纯情姑娘就一走了之,留下姑娘一个人忍受世俗的非议,承受未婚生子的痛苦。”宋青书纷纷不平地说道,“四处留情却不负责,和云中鹤那样臭名昭著的淫贼有什么区别。”

    木婉清噗嗤一笑,没好气地说道:“看把你激动的,反正我从来没把那个人当做父亲,只不过你嘴里骂得欢,难道忘了你不是也一样的四处留情么。”

    “我和他当然不一样,我绝不会让我的女人受委屈,每个人都会有名分。”宋青书正色说道。

    木婉清微微失神,最后长叹了一口气:“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吧。”木婉清原本对爱情的忠贞唯一性要求很高,可因为母亲的事情,她又能切身理解到没名没分的女人的凄苦,听到宋青书的话,不由感触颇深,一时间倒也生不起吃醋的念头。

    “婉清,你听我说,李青萝毕竟和你父亲有一段情,她的女儿王语嫣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妹,若是你真的杀了她,到时候王语嫣肯定会找你报仇,岂不是会造成骨肉相残的惨剧?更何况到时候你让段正淳如何看你?”宋青书试图打消她刺杀的念头。

    木婉清突然脸色大变:“你不会与那个王姑娘也有一段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