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68章 试探

    “你想到哪儿去了,我和王语嫣只是认识而已,连朋友都算不上呢.00kxs.”宋青书心中补充了一句,不过当初承蒙她指点迷津,自己才得以涅槃重生,这份恩情总还是要还的。

    “是么?”木婉清半信半疑,她在这个问题上当然很敏感,之前她得知段誉是她亲哥哥的时候,正伤心欲绝呢,甚至还考虑过拉着段誉私奔到一个谁也不认识他们的地方去隐居。

    结果没想到段誉转身就移情别恋喜欢上了什么王姑娘,她这才心灰意冷有了轻生的念头,直到后来遇到了宋青书。

    要是连宋青书也喜欢上了王语嫣,木婉清觉得自己真的可以去死了。

    “等等!”木婉清突然神色很古怪,“你说王姑娘也是……也是……”

    “也是段正淳那厮造的孽,和你如假包换的亲姐妹。”宋青书淡淡地笑道,“你现在还想去杀她娘么?”

    “那她岂不是和段……誉也是兄妹了?”木婉清一脸震惊,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此刻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总之是一种非常复杂难明的情绪。

    “和你是亲姐妹不假,和段誉却未必是亲兄妹……”宋青书不欲透露太多秘密,顺势便移开话题,“怎么,莫非你想通知你那位便宜哥哥么?”

    :“我通知他干什么,段家的男人都是负心薄幸之徒,他们自己造的孽,活该遭报应。”木婉清恨恨地说道,当年李青萝害了自己母亲不说,后来她的女儿又来害自己,而段正淳又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段誉又见异思迁,木婉清的心早就冷了下来。

    “你放心吧,段誉这小子福泽深厚,不会发生你想象中的那种事情的。”宋青书看出木婉清眼神之中有一丝担忧,不由劝慰道。

    木婉清心中一惊,急忙解释道:“宋大哥,我对他已经只有兄妹之情,再没其他了。”

    宋青书微微一笑:“不用解释了,我相信你。以你的性格,要是心中没放下他的话,也不可能将身子展现在其他男子面前。”

    “呀!”木婉清这才想起自己还深处浴桶之中,不禁又羞又臊,小声问道,“还没好么?”

    “马上就好了。”宋青书在她雪白的背肌之上快速地点了几下,木婉清闷哼一声,急忙趴到浴桶旁,吐了一口淤血道地上。

    宋青书擦了擦额头的细汗,长舒了一口气:“好了,你身体里的余毒大部分都排到了热水之中,最后一点也随着这口淤血消失殆尽,你不用担心……了。”

    宋青书眼睛都直了,木婉清那样趴在浴桶边缘,没注意到自己半个身子已经浮出了水面,雪白晶莹的肌肤,还有那盈盈一握的腰肢,好似一条刚出浴的绝色美人鱼一般。

    感觉到他说话的异常,木婉清这才意识到不妥,吓得急忙又缩到了浴桶里,溅起了好大的水花。

    宋青书一边躲避水花,一边笑道:“你快点出来吧,这热水里可是有你身体里刚逼出来的毒的,要是时间久了重新侵入你的身体了,那可就麻烦了。”

    “那你快转过身去啊。”木婉清都快急哭了。

    “好好好。”宋青书笑吟吟地转过去,顺便抓起屏风上的衣服塞到身后。

    良久过后,身后传来木婉清怯生生的声音:“好……好了。”

    宋青书回头一看,不由眼前一亮,木婉清长发披肩,光可鉴人,因为刚出浴的缘故,虽然不施粉黛,却映得满室生辉。

    “段誉那呆子真是眼瞎啊,放着这么漂亮的仙女不要,非去痴缠什么王姑娘。”宋青书忍不住感叹道,木婉清的容貌本就不在王语嫣之下,梅兰竹菊,各擅胜场,段誉估计是中了什么神仙姐姐的毒,弄得眼里除了一个王姑娘,再也不正眼看其他女子一眼。

    木婉清听到他的话,却是脸色一白:“我有一件事情需要先向你说明,不然于心不安。”

    见她一脸郑重,宋青书不禁一怔:“什么事情。”

    “当初四大恶人来大理助段延庆夺回帝位,为了败坏段家门风,于是就把我和段…段誉关在一间石室之中,还在我们饮食中下了…”木婉清咬着嘴唇将当初身中阴阳和合散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然后静静地望着宋青书。

    见木婉清并没有细说她和段誉发生过什么,宋青书心中一惊,莫非剧情有变?段誉真的对她做了什么……

    宋青书很快把这些念头驱逐出脑海,反而拉着木婉清的手安慰道:“婉清,不管你经历了什么,这都不是你的错,从头到尾你都是受害者,我只恨没有早点认识你,保护你。不过你以后就不用担心了,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保护你,让你远离任何伤害的。”

    “你真的不介意么?”木婉清目光熠熠生辉,径直看着他的眼睛。

    “那些封建礼教什么的对我来说只是狗屁,我既然喜欢你,就会接受你的全部……”宋青书不停安慰着她,这他倒没说假话,以前那个世界这方面观念开放得很,贞洁清白什么的只是存在于传说中而已。

    “宋大哥!”木婉清眼含泪光,破天荒主动地投入了他的怀抱。

    看着怀中佳人小巧的红唇,圆润光洁的小巴,宋青书心中一动,慢慢俯身吻了过去。

    看着宋青书的脸庞离她越来越近,木婉清心中一慌,下意识扬了扬脑袋:“你……你要干什么?”

    “你躲什么躲啊,难道你不喜欢我亲你么?”宋青书疑惑地问道。

    “我……”木婉清一时语塞,回答喜欢也不是,喜欢不喜欢也不是,正在犹豫之间,宋青书的嘴唇已经贴了上来。

    “唔……”木婉清浑身一紧,不过终究迷失在他的气息之下,慢慢地闭上了双眼,张开樱唇,任由对方肆意品尝。

    没过多久,木婉清浑身都软了下来,大半个身子都挂到了宋青书身上,对方的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入了她的衣襟。

    木婉清微微一叹,松开胸前防备的双手,反而勾到他脖子上,扬着头温柔地回应着。

    不知不觉木婉清发现自己已经平躺在了床上,衣裳也也被凌乱地解开,更让她脸红的是宋青书此时正把头埋在她胸前,很快一阵阵奇异的感觉传遍全身。

    木婉清心中充满了柔情,正要彻底放开一切接纳他时,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不由羞怒交加,一把将身上的男人推开:“好哇,原来你在骗我!”

    宋青书一头雾水地看着她,惊愕万分:“我骗你什么了?”

    木婉清已经坐了起来,一边扣衣服上的扣子一边咬着嘴唇说道:“哼,钟灵那丫头把什么都告诉我了,我知道你到吐蕃学了一套……一套乱七八糟的下流功法,又岂会看不出我还是少女之身?偏偏我自作多情,还以为你真的那么喜欢我,连那种事情都不介意,心里感动得不得了,才决定让你亲自检验我的清白……”

    原来木婉清刚才故意拿出当初阴阳和合散的事情就是为了故意试探宋青书,看自己在他心中究竟地位如何。宋青书表现出来的胸怀以及爱意让她感动不已,头脑一热就打算立即献身于他,用事实验证自己的清白。不过刚才临门一脚的时候,她想起了钟灵曾经说过的那些事情,突然醒悟过来,方才这般又羞又怒。

    宋青书一脸冤枉:“你知不知道刚才那番话就像晴天霹雳一样,我哪知道你会骗我,脑子里想的全是怎么让你走出阴影,淡化你心中的伤痛,哪有机会分辨你究竟是不是处.子之身啊。”

    见木婉清依然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宋青书顿时急了:“我宋青书对天发誓,若是之前我知道你在骗我,就让我天……”

    “哎!”木婉清急忙伸手捂住他的嘴,“毒誓哪是那么随便发的,我信你就是了。”

    宋青书终于舒了一口气,看着木婉清坐在床边娇媚无限的样子,不由食指大动:“要不……我们继续?”

    “谁要和你继续了,”木婉清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喏喏地小声哼了一句,“刚才被你占的便宜还不够啊。”

    “不够,当然不够了。”宋青书涎着脸凑了过去。

    木婉清脸色嫣红,低垂着头小声说道:“宋大哥,如果你只有我一个女人,你现在要做什么,我都会依你。可我来中原这短短一个月时间里就听到你身边围绕着无数红颜知己,我实在是……你也知道我娘的事情,她当年就是被姓段的花言巧语骗了,结果抱憾终身,我不想让娘看到我重复她的老路……”

    宋青书不禁心中冰凉:“那我们岂不是不可能了?”

    “你!”木婉清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就不会先找我娘提亲啊!”

    明白了木婉清原来是这个意思,宋青书顿时大喜:“哈哈,你早说嘛,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决定离开我了呢。”

    木婉清哼了一声,别过头去红着脸不说话。

    宋青书靠了过去,小声说道:“反正我迟早要把你娶回来的,你先让我解解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