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69章 温柔乡

    宋青书靠了过去,小声说道:“反正我迟早要把你娶回来的,你先让我解解馋吧。”

    木婉清没好气地将他推开,嘤嘤哭了起来:“我甚至都答应和其他女人……共事……一夫了,你却不知道体谅我的难处。”

    宋青书顿时慌了,急忙解释道:“是我太禽兽了,你别往心里去,我不逼你还不行么。”

    木婉清幽幽叹道:“宋大哥,先成亲,再……再那什么,这是我的底线了。”

    宋青书顿时哀叹道:“要成亲之后?我还以为提亲了就行呢。”

    见他一脸失望,木婉清心中不忍,犹豫了片刻后小声答道:“提亲之后,也不是……不可以……”

    “那就好!”宋青书顿时眉飞色舞,不过很快又沮丧起来,“可我最近很忙,短时间内恐怕没时间去大理。”

    “没关系的,反正我会等你的。”木婉清腼腆一笑。

    宋青书不由一阵感动:“我觉得我肯定是这天底下最幸运的男人了。”

    (作者注:废话!)

    “看把你高兴的,也不知道到时候怎么跟钟灵那丫头交代。”木婉清秀眉微蹙,显然心中极为苦恼。

    “放心吧,灵儿的性子柔顺,更何况你又是她姐姐,她高兴还来不及呢。”宋青书搂着她的香肩宽慰道。

    “你是在说我性子很凶了?”木婉清一下子杏目圆睁,小嘴儿翘得老高。

    “哪有!”宋青书一阵无语,明白和女人讲道理是徒劳的,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就朝那翘起的小嘴儿亲了过去。

    “唔……唔……”木婉清嘴里说着什么,可最终全都化为含糊不清的呜咽声,直到良久过后唇分,她方才没好气地白了宋青书一眼,“就知道欺负我。”嘴上虽尽是娇嗔,但心里却没有半分责怪之意。

    “好了,不欺负你了。”宋青书轻轻将她搂到怀中,柔声说道,“你还是决定要去姑苏么?”

    “嗯。”木婉清后背倚在宋青书怀里,浑身异场放松,“我答应了娘,就不能让她失望,就算到时候不杀那个女人,至少也要给她一点教训,我才好回去交差。”

    听她语气有些松动,宋青书明白她到时候应该不会再下狠手了,倒也松了一口气,毕竟他不想木婉清这一辈子活着报仇与被人报仇之中。

    “此去姑苏你还是要多加小心,有空了多翻翻李莫愁给你的那本《五毒秘传》,应该能短时间内提高你的武功,足够应付王家的人了。不过万一你像今天这样遇到了武功高你太多的人,你就像今天那样,报我的名字,对方投鼠忌器,应该不会过于为难你……”宋青书思考着木婉清此去姑苏可能遇到的危险,一一给她想好应对之法。

    “你不说还好,之前酒楼里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呢,故意引诱我说……说那样丢人的话,你让我以后在江湖上哪还有脸见人?”想到之前自己不知道宋青书就在身旁,居然当着他的面说自己是他的女人,木婉清就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当时我也没料到你会这样说啊,不过我听了心中却是欢喜的很。”宋青书抱着她的手紧了紧,“之前还以为你心中只有段誉那个臭小子呢。”

    “什么臭小子不臭小子的,说的那么难听,他好歹也是我的哥哥。”木婉清顿时有些不满了。

    “哥哥倒是哥哥,不过未必是亲哥哥。”宋青书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木婉清却没听出什么异常,反而追问道:“那位……赤练仙子是你什么人,为什么她一听到我和你的关系,连性命也不顾地要救我?”

    “你觉得她是我的什么人?”宋青书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你这个花心大萝卜一天到晚都在到处勾搭,我怎么知道她是不是你另一个红颜知己啊。”木婉清不无醋意地说道。

    “放心吧。”看着木婉清吃醋的模样,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宋青书不禁笑了笑,“只是因为我救过她,她也许是为了报恩吧。”

    “是么?”木婉清将信将疑,忽然觉得身后有些硌人,不禁扭了扭小腰,“哎,你拿什么东西杵我。”

    “呃~”宋青书还没想好怎么回答,木婉清已经反应了过来,面红耳赤地啐了一口:“呸,脑子里乱七八糟在想些什么。”

    宋青书苦笑不已:“这可真怪不得我,是刚才被你勾起的火气还没消,现在我还难受呢。”

    “真……那么难受么?”木婉清神态忸怩,小声问道。

    宋青书神色一动,急忙夸张地说道:“难受得要死,都快要爆炸了。”

    木婉清抬起头来,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你是不是当我是钟灵那种傻丫头,被你几句话一忽悠就帮你……那样啊。”

    “呃?”心思被拆穿,宋青书也很尴尬,不由有些恼羞成怒,“灵儿那丫头,怎么连这种事情都和你说呢。”

    “别责怪她了,她向来没有心机,又和我从小玩到大,我稍微追问几句,她就全抖出来了。”注意到宋青书一脸窘迫,木婉清不禁噗嗤一笑,红着脸小声说道,“宋大哥,其实你不用那么麻烦,直接和我说就是了,我又不是不愿意帮你……”

    宋青书一怔,只见木婉清对他温柔一笑,身子几番扭动,就已经缩到了他腰间……

    “嘶~”宋青书轻轻抚摸着木婉清柔顺的头发,心中不禁感慨万千,少女一旦坠入爱河,在情郎面前可比想象中的要大胆许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木婉清一阵剧烈的咳嗽,慌忙坐直了身体,一边拿丝巾擦拭嘴角的痕迹,一边嗔怪地看了宋青书一眼,那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来的淡淡媚意,看得宋青书眼睛都直了。

    接下来几天两人更是如胶似漆,白天携手外出游山玩水,晚上回到房中**。木婉清甫入爱河,在情郎面前一改平日里冷冰冰凶狠狠的样子,变得柔情似水,除了坚守着最后一步之外,宋青书提出的任何要求她都没有拒绝,一腔心思都是想着怎样让情郎高兴。

    宋青书渡过了神仙般的几天,终于还是到了约定的离别日子。

    清晨木婉清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身边依然熟睡的宋青书,小声念叨着:“宋郎,你此番身负重任,能留在这儿陪我这两天我已经很高兴了。可我心里也清楚,不能再任性地缠着你了,你有大事要做,我也该南下姑苏了,等我完成任务过后会来找你的……”

    当木婉清飘然远去过后,宋青书睁开了双眼,摸了摸唇边的余香还有低落在脸颊上的泪痕,一时间怅然若失:“黯然**者,为别而已矣……”

    此时离这个镇百里之外的某处别院之中,一个锦衣贵公子正听着手下人的汇报,不由眉头紧皱:“前面几个镇子都没有那人的消息么?”

    “回禀主人,没有。”

    锦衣贵公子忍不住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奇怪了,前两天从流连镇传来了他入住的消息,算算行程他今天应该到这里了啊,难道是他中途出了什么意外?”

    “不,不可能,他武功那么高,天下间又有几人伤得了他。”锦衣公子很快推翻了自己的想法,一张俊秀的脸蛋儿写满了疑惑。

    那个手下半跪在地上,紧张得大气也不敢出,虽然这个主人美艳绝伦,但他连抬头看的意思都没有,生怕触了对方此刻的霉头。

    “回禀主人,流连镇传来消息了。”很快另一个仆人装扮的下属来到了门口,不过脸色极为古怪,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说。

    锦衣公子焦急道:“快说。”

    “是!”下属急忙答道,“据探子从流连镇回报,那人进了我们安排的客栈,之后就一直没有离开那个镇子,白天和……和同伴的那位……那位木姑娘在镇上四处游玩,晚上则和那位木姑娘同宿一……室。”似乎能感受到主人的怒火,下属回答的时候也变得吞吞吐吐起来。

    锦衣公子脸皮抖了抖,深深吸了一口气,随意挥了挥手,声音毫无感**彩:“你们先下去吧。”

    “是!”两个下属如蒙大赦,急忙退了出去,眼看着到了主人没法听到声音的距离,两名仆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悄悄竖起了大拇指:

    “那个姓宋的,真是牛!”

    “对啊,主人这般盛情招待他,他却在主人提供的地方和其他女人鬼混,真是…….”

    “我要是有他这么幸运,有个主人这样的大美人儿在前面等着自己,就算同路的那个女人是天仙我也毫不犹豫给踹了。”

    “嘘!你不要命了,居然敢开主人的玩笑?”

    “是是是……我失言了,快走快走!”

    ……

    留在屋中的那位锦衣公子,心中焦躁不堪,终于忍不住拿起面前一个官窑贡品的瓷杯就给砸到了地上,气得浑身发抖:“好你个宋青书,亏我这两天还一直担心你,结果你这个混蛋却是在温柔乡里流连忘返!”

    此时刚离开流连镇的宋青书突然打了个喷嚏,忍不住摸了摸鼻子,唇角露出一丝邪邪的笑意:“我不按常理出牌,在这里逗留几天,想必那位神秘人,现在肯定等得抓狂了吧。”

    宋青书突然眉头一皱,若有所感地望了望身后某处竹林:“跟了我这么久时间,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