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74章 阴差阳错

    两人一齐运功修习玉.女心经,不觉时间流逝,当如今收功,方才发现已经过了一天一夜,不过进境也极为喜人,玉女心经总共有九段,李莫愁已经练习到第七段,只剩下最后两段了,不过最后两段也是最危险的两段,稍不注意真气就会走入岔道,这就是为何宋青书要提出中止。

    “好……”李莫愁能感觉到自己声音已经近乎颤抖,知道再继续下去,非走火入魔不可。

    宋青书点点头,帮助李莫愁将真气归回体内运行了三个周天,方才撤下抵着她的手掌:“你先休息一会儿吧,我吩咐店小二送点吃的上来,吃完了我们继续。”

    玉.女心经毕竟是古墓派至高武学,当初以杨过小龙女⊕%⊕%⊕%,≌.≤♂.⊙的资质都练了几个月方才练到六七段左右,李莫愁一天一夜便达到这个程度,大半的功劳都要归于宋青书,当然宋青书此番损耗也是不小,因此到门口点了酒菜后一回来就坐在一旁打坐回气起来。

    李莫愁依然光着身子,见宋青书坐在一旁丝毫没有避开的意思,不由大怒,正想开口请他出去,却注意到他打坐时脸上露出的疲惫之色,不知为何心中一软,赶人的话便没有说出来。

    “反正等我伤好的那一瞬间,我就会取了你的性命,再被你看几眼又何妨。”李莫愁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扯过被子裹在身上。

    不是她不愿意穿衣服,只是想到等会儿还要继续练,到时候如果还要再当着男人的面脱下来,岂不是更羞人。

    情不自禁回想起刚才练功的情形,李莫愁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疑惑之色,为何当时自己的反应会如此不堪?难道自己真是那种天性下贱的女人?

    等察觉到腿间那片滑腻的时候,李莫愁的脸色更难堪了,她此刻又是愤怒又是羞愧,还隐隐有些害怕,一时间真是五味陈杂。

    “别胡思乱想了,抓紧时间调息才是。”

    宋青书的声音适时传来,李莫愁心中一惊,抬头望去,发现对方根本没回头,不由暗暗舒了一口气:“哼,明明是个下流无耻之人,这个时候偏偏来装什么君子!”

    李莫愁生性向来偏激,明白宋青书或多或少知道了自己身体的秘密,心中顿时杀意大胜……

    突然李莫愁脸色腾地一下子红了,忸怩地看了宋青书一眼,想要开口却又不知如何说,只好强忍着,一张脸涨得通红。

    就在李莫愁快要崩溃的时候,宋青书突然站起来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怎么这么久了也不见店家将酒菜送来,我去催催。”

    听到宋青书关门离去的声音,李莫愁长舒一口气,暗道:“难怪这个臭小子身边围绕着那么多女人,果然体贴入微,细心得很。”

    李莫愁之所以这么感激他,原来是因为她练功练了一天一夜,期间都没有方便过,如今实在有些憋不住了……

    屏风后淅沥沥的水声传来,李莫愁脸色阴晴不定,暗暗捏紧了拳头:此番在姓宋的面前,什么脸面都丢光了,若是到时候杀不了他,我也不用活了!

    此时离雪月镇数十里外,一辆精致名贵的马车疾驰在驿道上,车厢里的锦衣公子看着手中属下飞鸽传书回来的消息,眼中不由精光闪动,白皙的小手捏得紧紧的,上面青色的血管若隐若现:“孤男寡女,躲在房间里一天一夜,期间不曾踏出半步……周芷若啊周芷若,真想看到你知道这个消息时是什么表情。”

    “加快速度,天黑之前必须赶到。”车厢里传来锦衣公子的命令,车夫闻言眼神一凝,抬手挽出一个漂亮的鞭花,让骏马的速度硬生生又提高了三成。

    宋青书与李莫愁用过酒菜过后,很快又开始继续修炼玉.女心经起来,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李莫愁要放得开得多,也许是心中早就打定主意,一旦练成恢复了体内伤势,就马上除掉宋青书的缘故……

    尽管玉.女心经第八层和第九层非常晦涩凶险,但有宋青书在一旁引导,李莫愁一路修炼都有惊无险,她甚至能察觉到体内的伤势正在渐渐恢复,心中又是欣喜又是怅然:终于还是要动手了……

    两者武功差距巨大,李莫愁之所以这么有信心能杀了宋青书,是因为她制定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等她练成玉.女心经恢复功力那一刹那,她会故意扰乱体内内息,然后逼出一口鲜血,整个人便往后面倒去,做出一副走火入魔濒死的假象。

    宋青书猝不及防之下肯定下意识凑过来扶住自己,因为自己浑身不着片缕,对方抱住自己一瞬间肌肤相亲肯定会有刹那间的失神,那就是她最佳的出手机会。

    李莫愁脱了衣衫,浑身上下没一处能放得下武器,任谁看到她这个样子也不会起丝毫防范之心,可是她恰恰在头发之中却藏了三根保命用的冰魄银针。

    这三根毒针是她最后的王牌,上面的毒性比寻常的冰魄银针强上十倍不止,任敌人武功再高,也难逃一死。

    想到宋青书即将死在自己手中,不知为何李莫愁突然觉得有些伤感,毕竟这人三番四次救过她的性命,自己却恩将仇报……

    “我的身子好看么?”望着对面蒙着双眼的男人,李莫愁幽幽叹了口气。

    宋青书一怔,微笑说道:“简直是上天的恩赐。”

    李莫愁脸色一红,深深吸了一口气:“那你想不想看得更清楚一点?”

    “嗯?”宋青书脑袋一偏,奇道,“你出什么事情了么?”

    “没有,”李莫愁淡淡说道,“我有没有出事难道你自己看不到么?”

    宋青书苦笑一声:“我其实一直是闭着眼睛的。”

    李莫愁冷笑不已,她当然不信:“哦?原来公子还是正人君子。”

    宋青书一脸尴尬:“宋某不敢自称正人君子,其实一开始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的,谁知道仙子的身体实在太完美了一点,我体内真气不受控制地涌动起来,担心影响给你治伤,就闭上了。”

    他语气真诚,又说得合情合理,李莫愁下意识便信了八分,初始还有些感动,不过突然想到自己身子归根结底还是被他看去了,杀意顿时重新升起。

    “看一眼是看,看一万眼也是看,你将眼上的黑布取下来吧。”李莫愁心中终于做出了选择,坚定地说道。

    她明白自己的杀心已经起了动摇,以宋青书的武功,一旦到时候自己出手有了犹豫,肯定无法成功。为了让自己再无退路,她只好破釜沉舟,将全部身子展现在对方面前,到时候自己再也没有心软的道理。

    “也罢,我终究欠你恩情,就让你临死前看看这清白无瑕的身子以做补偿吧。”李莫愁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

    “真的要取下黑布么?”宋青书语气中充满了不信之意。

    “取吧。”李莫愁红着脸嗯了一声。

    宋青书不是那种迂腐的书生,之前一直闭着双眼他已经做得问心无愧,如今人家主动同意他看,他自然也问心无愧。

    甚至在宋青书内心深处,隐隐觉得李莫愁说不定是对自己动了情,毕竟自己仪表堂堂,武功又是天下有数的高手,还数次救了她的性命,这次又和她有了肌肤之亲,对方芳心暗许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他又哪里知道自己已经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

    锦衣公子终于赶到了雪月镇,早有雪月镇上的探子迎了上去,将之后的消息尽数禀告,听说宋青书只是出门取了酒菜又躲回了房间,而李莫愁从头到尾都没出来过,锦衣公子便冷笑连连:“带路,我倒要看看他是如何风流快活的。”

    若是换了这个时代其他女子碰到这种情况,要么是转身就走,将此事埋在心里,假装不曾知晓;要么是等在外面,当男人出来后再慢慢算账……

    无奈锦衣公子生性火热大胆,从小成长环境又不是孔孟之乡礼仪之邦,自然没太多顾虑,直接风风火火冲了上去,颇有千年后现代女子那种捉小三的气势。

    宋青书此时正呆呆地望着眼前的美景,一时间倒也没留神到锦衣公子是径直往他的房间赶来。

    李莫愁被他看得两颊发烫,心中又是羞涩又是发狠:看吧看吧,反正你马上就要死了,你这般失神更方便我下手。

    察觉到玉.女心经即将圆满,李莫愁已经开始酝酿伪装走火入魔的真气以及准备发射发丝中的冰魄银针了。

    “姓宋的,你这般胡天胡地对得起周芷若,对得起……”正在关键时候,房间大门被踹开,一个锦衣公子闯了进来。

    李莫愁心中大惊,自己此时浑身不着片缕,被宋青书看了还情有可原,对方有恩于自己,而且马上也要死了。可万万没想到居然又有一个男子看见了自己的身子!

    李莫愁心思如电转,即将出手之际临时改变了主意,发丝中的冰魄银针毫不留情地往锦衣公子射去,跟宋青书比起来,她此刻更想杀这个突然闯进来的陌生男子。

    她一直蓄势待发,本是对付宋青书的,务求一击必杀,此番含恨出手,三枚冰魄银针竟然比预期得还要快上三分。

    锦衣公子刚进门,只觉银光一闪,还没反应过来,三枚剧毒银针已经到了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