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75章 两个女人一台戏

    锦衣公子刚进门,只觉银光一闪,还没反应过来,三枚剧毒银针已经到了眼前。 他本是兴师问罪而来,谁知道刚踹开门就有毒针射过来。

    若是平时,锦衣公子身边高手护卫无数,这样的袭击自己虽然反应不过来,但身边的高手却绝对能挡下来,只不过此次考虑到宋青与李莫愁两人躲在房里,不知道会有什么不堪入目的场景,锦衣公子就没有带护卫随行,选择了孤身一人进来,谁知道会处于这种命悬一线的境地。

    此时宋青也看清了锦衣公子的相貌,不由大吃一惊,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后发先至,一把搂住锦衣公子,因为冰魄银针实在太快,饶是以宋青的轻功也差点来不及,那一瞬间只好用一个非常别扭狼狈的姿势,抱着锦衣公子往地上一个驴打滚方才躲开了银针的袭击。

    两人搂在一起齐齐在地上滚了几圈,锦衣公子这才反应过来,一把将压在身上的男人推开:“还不起来?”谁知道宋青因为修炼玉女心经的缘故,身上并没有穿衣服,锦衣公子白皙的手刚好按到他胸膛之上,仿佛被开水烫了一般倏地收回了手。

    “无耻下流!”锦衣公子脸色一红,俊秀的脸蛋儿仿佛女子一般娇艳。

    宋青尴尬的起身,这个时候没功夫解释,急忙跑到**边扶助李莫愁,顺势拉起一层薄毯裹住她乍泄的春.光:“你怎么样了?”

    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指轻轻往她脉门一搭,不由眉头紧皱,修行玉.女心经过程本来就凶险异常,中途禁不起丝毫打扰。当年小龙女修炼此功之时只是被一根树枝轻轻拂到脸上,就差点香消玉殒,更遑论李莫愁此番在行功的最紧要关头突然暴起出手,导致体内真气逆行,如今她体内真气四处乱窜,比之前的伤势还严重了几分。

    李莫愁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伤势,反而恶狠狠盯着门口那个锦衣公子:“你先别管我,帮我杀了他!”

    若说身子被宋青看去,李莫愁还有数种理由安慰自己,可被这个锦衣公子看去,那她是怎么也接受不了的,因此不顾伤势的严重,第一反应就是让宋青去杀了对方。

    锦衣公子看了一眼没穿衣服的宋青,又看了一眼裹在被窝里的李莫愁,没来由地恼怒起来,冷哼一声:“奸夫淫.妇,这是要杀人灭口么?”

    宋青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他当然明白李莫愁为何不顾伤势也非要杀了锦衣公子,不由苦笑着对她说道:“其实这个人不需要杀的。”

    “他辱我清白,为什么不需要杀!”见宋青不为所动,李莫愁咬了咬牙,挣扎着想从**上下来,“好,你不杀,我杀!”

    “哼,看你一副随时要咽气的样子,谁杀谁还不一定呢。”锦衣公子本就很不爽李莫愁和宋青鬼混在一起,刚才又被她的突然袭击弄得狼狈不堪,早已憋了一肚子邪火,见她挣扎着要下来,也不服气地抽出袖中宝剑。

    “好了!”宋青急忙挡在两人面前,伸手摘下锦衣公子的帽子,顿时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仿佛瀑布一般散落在她肩头。

    宋青回头对李莫愁说道:“看到没有,她本是女子,就算看到你的身子也没什么关系。”

    李莫愁不由一怔,仔细打量对方,只见她眼若秋水,眉如远黛,琼鼻樱唇,果然是一个娇艳无匹的美人儿。

    那名锦衣女子却不依不饶举着剑还要往李莫愁冲过去,宋青急忙拦住她:“好了,你还没闹够么?”

    锦衣女子顿时大怒,冷哼道:“你明明和我约好,金蛇营事了之后就陪我上黑木崖,我在前方等你月余,终于等到你北上的消息。一路上给你精心准备打点,生怕怠慢了你。没想到,没想到……”

    锦衣女子自然就是蒙古汝阳王府郡主赵敏了,她中了平一指的三尸脑神丹之毒,未解毒之前哪敢直接回蒙古,而且她中毒一事也刻意瞒着身边的人,毕竟蒙古如今各方势力暗地里波涛诡谲,她又身份特殊,担心中毒一事传出去,会成为政敌攻讦的手段,甚至让手下人生出异心。

    所以赵敏这次摒弃了左右,找宋青这个‘外人’陪她上黑木崖寻找解药。身中古怪毒药,她可谓是心急如焚,怎料宋青在金蛇营磨磨蹭蹭就呆了一两个月,好不容易探听到他北上的消息,连忙精心给他打点好路上一切。

    赵敏骨子里是一个非常有浪漫情怀的人,毕竟之前金蛇大会上她临时摆了宋青一道,尽管是因为各为其主,但她心中还是有一丝歉意,于是准备一路上盛情款待宋青。

    赵敏是这世上顶尖聪明的女人,她知道若是自己一开始出现在宋青面前,宋青恐怕会想起两人之间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于是就打算这般一路盛情招待,等宋青最终见到她的时候,肯定什么火气也没了,自然就会尽心尽力帮她寻找解药。

    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他一路上居然有女子同行,先是木婉清,后是李莫愁,想到自己精心准备的房间成了他和其他女人**作乐的爱巢,赵敏就感觉到肚子里一股邪火蹭蹭蹭上涌。

    宋青看了一眼屋中的情况,不禁苦笑不已,自己和李莫愁这情形,任谁看到了都会往那方面想。

    一边穿上衣服,宋青一边解释道:“郡主你真的误会了,我与李仙子只是在修炼一门内功,并无苟且之事。”

    “练功?”赵敏自然一万个不信,“什么下流内功需要脱光了衣服男女同练?”

    李莫愁顿时大怒:“不许你侮辱我古墓派无上绝学。”

    “嘴长在我身上,本郡主想说就说,有本事下**来打我啊。”赵敏看出李莫愁此时虚弱不堪,故意刺激她道。

    “你!”李莫愁气得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一下子变得奄奄一息。

    “好了!”宋青急忙跑到李莫愁身旁,一边往她体内渡了一股真气过去,一边对着赵敏沉声说道,“郡主,你知不知道刚才我们正修炼到最紧要关头,你突然闯进来,害得李道长走火入魔,她现在的情况,恐怕金石难医了。”

    赵敏不由一怔,她虽然嘴上说恨不得杀了她,但心里并无此意。听见李莫愁很可能熬不过去,赵敏不由心生一丝歉意,不过嘴上却丝毫不肯承认:“哼,谁让她自己居心**,一见面就想杀我,死了也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