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80章 梦魇与现实

    “你这大尾巴狼就装,”赵敏忍不住哼了一声,“你一直纠结这种细枝末节的事情,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重要的事情?”宋青一愣,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你眼中果然只有你的相好,”赵敏撇撇嘴,“上黑木崖难道单单是为了救她么?”

    宋青终于恍然大悟:“你说的是你身上的毒啊,放心,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赵敏摇摇头:“我可没你这么乐观,要知道那次平一指可是说他配置出来的三尸脑神丹只有他自己才能解,我们此去黑木崖顶多能找到任我行的解药,未≠≠≠,±.△■.♀必对症。”

    “也许是他虚张声势呢,”宋青安慰道,“究竟对不对症,我们总要先试一下,而且此次去黑木崖,除了任我行的解药,东方不败的解药我应该也能弄到,我就不信他们两人的解药都解不了你身上的三尸脑神丹。”

    宋青回忆起《笑傲江湖》原著里任盈盈中了东方不败的三尸脑神丹,濒死之际因为不想令狐冲看到她憔悴的一面,就跑到东方不败生前的屋子里找胭脂来化妆,没想到那些胭脂其实就是东方不败的三尸脑神丹解药。

    据黑木崖上细作回报,任我行重夺教主之位后就把东方暮雪当初的居所给列为禁地,想必胭脂什么的应该还在,而且就算不在了,大不了回到紫禁城找东方暮雪再要一份。

    只不过宋青不确定当东方暮雪知道解药是给赵敏的,会有什么反应。

    “你为什么能弄到东方不败的解药?”赵敏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他。

    宋青心中一跳,他和东方暮雪的关系可谓是最大的秘密了,他虽对赵敏有好感,但两人如今分属不同阵营,他还没脑残到将秘密和盘托出。

    “我不是跟你说过么,我是生而知之的天才。”宋青模棱两可地说道。

    “切,你当我不知道啊。”赵敏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你知道什么?”宋青心中一紧。

    “当初任我行重夺教主之位时,你可是和东方不败并肩作战的,想必你们俩人有不浅的交情,”赵敏一边思索一边分析着,“江湖传言,那一战过后东方不败跌下丈深渊摔得粉身碎骨,不过既然当初和他一起跌下山崖的你都没事,东方不败也未必就死了。”

    “是么?”宋青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赵敏一直注意着他的反应,见看不出什么破绽,不由秀眉大蹙,心中暗暗寻思:果然是只小狐狸,不轻易上当,那就再试你一试。

    赵敏眼珠一转,继续说道:“以东方不败孤傲的性子,这么长时间没有听到他一点消息,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死了,二是躲在某处养伤。死了可以排除,那剩下的可能就是在养伤了。根据汝阳王府中情报,这些年东方不败和五毒教的蓝凤凰似乎关系暧.昧……若我所料不差,他现在应该藏在五毒教暗中养伤……”

    宋青佩服地看着她,心想赵敏果然是金中数一数二的聪明人,仅凭蛛丝马迹就将整件事情推得八.九不离十,她唯一没想到的是,东方不败早已离开了五毒教,如今正在紫禁城里当皇帝呢。

    赵敏一直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宋青的表情,注意到他先是一惊然后脸上又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不由皱眉道:“咦,看来我猜错了。”

    “别乱猜了,我们还是把注意力放到怎么上黑木崖,”宋青可不想再被她看出什么线索,急忙转移话题,“黑木崖是日月神教总坛,一路上戒备森严,我们三人一起目标太大,到时候你就和李莫愁留在山下等我消息好了。”

    “不行,”赵敏直接拒绝道,“我要和你一起上黑木崖。”

    “为什么?”宋青眉头一皱。

    “不为什么,”赵敏扬着脸蛋儿,“我就是想去看看堂堂日月神教总坛会是什么样子。”

    “那李莫愁怎么办?”宋青眉头皱得更紧了。

    “把她扔在附近客栈呗,有我手下看着呢。”赵敏撅了撅嘴,示意外面还有个车夫。

    “不行!”这下轮到宋青拒绝了,自从上次金蛇营被赵敏出卖了一次过后,宋青可不敢完全相信她了。谁知道等他上山后,赵敏的手下会不会把李莫愁挟持走,用来要挟自己什么。

    赵敏仿佛猜到了他的心思,也没解释什么,只是任性地说道:“那我不管,反正我是要一起去的。至于李莫愁,你要是有本事也带上好了。”

    “带就带!”宋青咬咬牙,他如今武功早已今非昔比,正所谓艺高人胆大,就算带了如今毫无自保能力李莫愁一起,也顶多是麻烦点,倒不会造成什么危险。

    赵敏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要量力而为啊,到时候别害得本郡主陷在里面了。”

    “没问题!”宋青沉着脸,哼了一声。

    “我差点忘了我们的宋公子可是败尽天下英雄的绝顶高手,”赵敏语气中充满揶揄之意,“不过我丑化可说在前面,要是到时候碰到什么危险,你只能救一人走,你会救谁?”

    “你们女人怎么就爱问这种无聊的问题?”宋青一阵无语。

    “快回答我,到时候你是救她还是救我?”赵敏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被赵敏水汪汪的眼睛盯着,宋青呼吸似乎都急促了些,不自然地答道:“当然是救李莫愁了,你的身份就算落在日月神教手里,他们也不敢对你怎么样,我还机会救你。可李莫愁现在危在旦夕,稍微多耽误点时间,估计大罗金仙也救不回来了。”

    “虽然你说的不无道理,但本郡主还是很生气,到黑木崖之前,不许你和我说话了。”赵敏气鼓鼓地扭过身子面向车厢壁,真的再也不开口说一句话了。

    看着赵敏小女生般的举动,宋青不禁莞尔,也开始闭目打坐,养精蓄锐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外面传来车夫的声音:“启禀郡主,这里已经到了黑木崖外围,再往前走恐怕会惊动日月神教的人了。”

    比预想的要快一些……

    宋青眼中不禁闪过一丝讶色,不过想到自己从金蛇营出发,一路上虽然走走停停,但山东离河北本就不远,赵敏和他碰头的雪月镇离平定州也就一百里左右的路程,而且这辆马车所选用的都是里挑一的神驹,快一些也很正常。

    赵敏并没有搭理外面的车夫,反而瞪了宋青一眼,一脸不可思议:“这一个多时辰以来,你居然真的没和我说一句话?”

    “不是你不许我和你说话的么?”宋青微笑着看着她。

    “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听话,”赵敏不由一阵烦躁,“我们走。”说完率先下了马车,吩咐车夫在附近等二人,注意别被发现云云。

    宋青微微一笑,正打算抱李莫愁时,发现她已经睁开了眼睛,不由喜道:“你醒了?”

    “是不是打扰到了你们俩谈情说爱?”李莫愁精神明显好了点,只不过神色有些冷。这倒未必是她对宋青有什么想法,而是她昔日被情所伤,下意识看不惯天下所有有情人。

    也许意识到自己语气不善,李莫愁接着说道:“多谢你一直耗费内力替我镇压伤势。”

    “你也不用太在意,说起来你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也难辞其咎,”宋青一边笑着一边伸手抄起她的腿弯将她横抱而起,“我准备带你上黑木崖,任我行的吸星大.法应该能治好你的内伤。”

    “生死有命,公子也不必太过费心,”被他抱在怀中,李莫愁苍白的脸颊渐渐浮上一丝红晕,突然意识到什么,脸色变得复杂起来,“刚才……我的衣服是……是你给我穿好的么?”

    “嗯,”宋青点点头,有些尴尬地说道,“事出突然,还望仙子勿怪。”

    李莫愁幽幽叹了一口气:“反正该看的你都看过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她自知此番必死,很多事情反而看得开了。

    “咳咳,你们俩打情骂俏够了没有,再拖延下去,天都快亮了。”马车外传来赵敏不耐烦的咳嗽声。

    李莫愁呼吸一窒,有心反驳,无奈如今气虚体弱,刚开始激动马上就是一阵睡意上涌,昏迷之前最后一个念头就是:哼,若我能恢复功力,必好生‘回报’这个小妮子一番!

    宋青抱着李莫愁下了马车,郁闷地看着赵敏说道:“郡主当真是言辞若刀,她又被你气晕过去了。”

    “谁让她心眼这么小啊,”赵敏哼了一声,一阵得意,看着不远处耸立在黑夜中的连绵山脉,“带着这个拖油瓶,你打算如何潜入黑木崖。”

    “说得好像你不是拖油瓶一般,”宋青一阵无语,在赵敏还没来得及发火之前,一把搂住她的纤腰,“当然是正大光明进去。”

    赵敏果然被成功转移了注意力,脸蛋儿腾的一下便红了,她不是没被宋青抱过,但像如今这般清醒时被他搂住腰肢,她还是一阵不自在,不由咬着嘴唇说道:“这次是事出有因,本郡主就不计较了,不过以后没我允许,不准抱我!”

    “好啊,那以后就先得到你的允许再抱你好了,”宋青一手搂着李莫愁,一手揽着赵敏,他说第一个字的时候,明明还在马车旁,当他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三人的身形已经不知不觉消失在群山之中,看得赵敏手下那个车夫惊骇莫名,心想难怪郡主这次一个高手都不带,有这人在,抵得上无数高手。

    黑木崖宋青不是第一次来,早已轻车熟路,这一路上虽然防守森严,但当年都拦不住他,更遑论今时今日。

    宋青并没有像上次来时那般故意挑些偏僻的小路躲避守卫,而是抱着两女正大光明的走着上山的大路。

    一开始赵敏觉得他疯了,还以为他打算硬闯上去,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路上的守卫没有一个出手阻拦,仿佛没看见几人一样。

    赵敏终究是见识广博之辈,经过最初的震惊过后,很快就反应过来,宋青如今的轻功分明已达到缩地成寸的地步,轻轻迈出一步就能踏过数十丈,一路上的守卫往往刚感觉到一缕清风拂过,三人早已继续前进了数十丈,自然没一个人能发现异常。

    “以前见识过青翼蝠王韦一笑的轻功,已经觉得非人力能企及,可现在看宋青的轻功,简直是夺天地之造化。”赵敏扬着头看着宋青的侧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速度太快了,此时的月光仿佛有形一般,静静地洒落在他脸上,给那俊朗刚毅的线条平添了几丝柔和之意,赵敏一时间有些呆了。

    “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前所未有的帅?”耳边突然传来宋青狭促的声音,赵敏突然清醒过来,脸蛋儿红得仿佛要渗出血来,连忙一把将宋青推开。

    后退几步后,赵敏这才发现三人已经正处在一个僻静的庭院之中,以赵敏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此处楼阁栏杆的布局极为讲究,应该是花了极为精巧的心思布置的。可如今四处早已衰败,到处杂草丛生,更奇怪的是视线所及之处,居然看不到任何守卫的踪影。

    “这是哪儿?”赵敏红着脸问道,自动忽略了他之前的调.戏之语。

    “这是日月神教前教主东方暮……不败的居所,”重临旧地,宋青不禁唏嘘不已,抱着李莫愁走进正中那房间,将她放到榻上之时,忍不住回忆起当初和东方暮雪在这里相处的情形。

    赵敏走进来打量着四处的布置,越看越觉得奇怪,待她看到梳妆台时,下意识惊呼道:“东方不败是女人?”

    宋青摇摇头,故意误导道:“他只是个不男不女的妖怪而已。”

    赵敏这才想起汝阳王府中的情报,东方不败有个男宠杨莲亭,不由一阵恶心:“呸呸呸,我才愿意待在这种不男不女的妖怪住过的地方。”

    宋青忍住笑意:“可我马上要去寻找吸星大.法,没法照顾你们,这个地方是整个黑木崖上最安全的地方了,郡主你就忍忍。”

    “不行,我要和你一起去。”赵敏抿嘴道。

    宋青眉头一皱,摇头拒绝道:“我此去要做的事情很多,没法带着你。”

    开什么玩笑,有赵敏在身边,等会儿很多手段都没法对任盈盈用,而且以任大小姐那薄脸皮,有外人在场,做什么事情肯定事倍功半。

    更何况要顺利引导任我行拿出吸星大.法,中途有个环节必不可少,而这个环节涉及道他自己的秘密,自然不能暴露给赵敏知晓。

    赵敏是极聪明之人,一听宋青语气,就知道他这次肯定不会带着自己,不由跺了跺脚,一屁股坐到李莫愁旁边,嘟着嘴说道:“那你可要快点回来,不然我可不保证会不会在你相好的脸上刻一朵花儿啊什么的。”

    “放心,我会尽快的。”宋青临出门之前,突然隐约有一种心血来潮的感觉,又退回来对赵敏说道,“虽然这个地方日月神教中人一般不会过来,但不怕一就怕一,你还是小心一点。”

    感受到他语气之中的关切之意,赵敏心中一暖,忍不住甜甜一笑:“知道了,婆婆妈妈的,我的武功虽然比不上你这个大高手,但碰上日月神教一般地教徒,还是有自保之力的。只不过……”

    宋青心中一惊:“只不过什么?”

    赵敏眼珠一转,笑嘻嘻地说道:“只不过若是敌人太多,我可不会让自己冒险来救你这位相好哦。”

    宋青没好气地说道:“你要是会救她就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当宋青往记忆中任盈盈的闺房行去之时,心中总隐隐有一个感觉,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

    “不要……啊,不要!”任盈盈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浑身瑟瑟发抖,良久过后方才平静下来。

    “又做那个噩梦了。”任盈盈幽幽一叹,这段时间她经常会做一个可怕的梦,在梦中宋青那混蛋和自己睡在一张床上,非常无耻地肆意抚摸她的双腿,她想反抗,可是她全身都动不了,只能任由对方为所欲为……

    任盈盈突然觉得身上传来一丝寒意,这才发现贴身亵衣已经被冷汗湿透,冷冰冰地极不舒服,她正打算下床换一套新的亵衣,突然腿间传来一片滑腻之感,她先是一愣,随即悲从心来,抱着双膝呜呜地哭了起来:“盈盈,你怎么能这么不知羞耻……”

    原来在梦中她早已失.身给了宋青无数次,尽管她内心极为抗拒,但她的身体还是不受控制地流出欢愉的水渍,弄得她又是羞耻又是悲愤,同时还带着一丝惶恐,毕竟她觉得自己一个女儿家居然做这种荒唐的梦,实在是有些下贱。

    “宋青,我一定要杀了你!”任盈盈捏紧了粉拳,从牙齿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哎,任大小姐就这么恨我么?”身边突然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任盈盈却一下子觉得毛骨悚然,猛地抬起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