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81章 旧情

    淡淡的月光下,一个年轻男子正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自己,待看清对方的样貌,任盈盈顿时杏眼圆睁:“你……”

    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她就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宋青书被她夸张的表现弄得一怔,难道我在她心中有这么可怕么,看到我就吓晕了?

    想到吸星**还要靠她,宋青书自然不能让她一直晕下去,伸手将她从被窝里扶起来,一股非兰非麝的甜香铺面而来,宋青书不由精神一振,少女的体香果然是最迷人的。

    不过正事要紧,宋青书连忙收起心猿意马,将一股和煦的真气渡入任盈盈体内,没过多久,少女睫毛微微颤动,显然快要醒了。

    “我怎么会又梦到那个混蛋!”任盈盈幽幽醒来,忍不住按了按额头,疑惑地自言自语。

    “呃,圣姑说的混蛋是指在下么?”

    身后冷不丁响起一个声音,任盈盈这才意识到自己正半躺在一个男人怀中,不由花容失色,一下子就躲到了床的另一边。

    “你怎么会在这里?”看清宋青书的样貌,任盈盈才知道这并不是梦,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双手紧张地捏着被角,虽然知道一切都是徒劳,但她还是努力将全身缩到被窝里面去。

    “宋某路过平定州,突然心血来潮有些想圣姑了,于是就上来看看,”宋青书一脸写意地说道,“黑木崖虽然守卫森严,不过还是拦不住我。”

    任盈盈脸色更是白了三分,心想这人本就是无耻下流之徒,又半夜三更出现在自己闺房,打的什么主意不言而喻。

    “来人啊,救……”任盈盈刚开口,只觉眼前一闪,然后整个人都动不了了。

    宋青书收回点穴的手指,淡淡地说道:“圣姑不用过于担心,宋某此行只是想和圣姑叙叙旧,顺便有个忙需要请你帮一下。若是你同意和我好好说话,就眨一下眼睛。”

    任盈盈闻言急忙拼命地眨起眼睛来,在她想来,自己穴道解开,总比这般任人宰割为好。

    宋青书却没有马上解穴,反而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任大小姐,我可事先声明啊,万一等会儿我给你解穴后你又乱叫,可别怪我把你全身衣服都剥下来。”

    任盈盈脸蛋儿腾地一下全红了,只是苦于无法开口,在她心中已经把眼前这个混蛋诅咒了无数遍。

    见她继续眨眼,宋青书微微一笑,手指虚空一弹,任盈盈便觉得全身一松,不过慑于他之前的威胁,一时间倒也真不敢有什么异动。

    “这才乖嘛,”宋青书满意地点了点头,“圣姑这段日子有没有想过我啊?”

    “无耻!”任盈盈冷冷地回了他一句,并没有接话的意思。

    “可刚才宋某似乎听到圣姑天天晚上都会梦到我啊。”宋青书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任盈盈一张俏脸一下子变得煞白,不过依然倔强地闭上双唇,她心中清楚,以这人卑鄙无耻的性格,自己随便回答什么,只会听到更多让她难堪的话。

    “哦?不理我啊,好啊,正好我累了,就

    (本章未完,请翻页)在圣姑的香闺中休息一晚吧。”宋青书好整以暇地半躺在床上,甚至还扯过被子一角盖在自己身上。

    任盈盈果然没法淡定了,急道:“你快出去!”

    宋青书脸上笑意更浓了:“我都没进去,怎么出来呢?”

    任盈盈先是一怔,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他话中轻薄的意思,薄怒嗔道:“下流!”

    宋青书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多谢圣姑夸奖。”

    任盈盈终究还是敌不过他的厚脸皮,没法将他赶出被窝,她自然不会继续和他盖着同一张被子,急忙起身试图拿一旁的衣裳,心中同时下了决定:等这混蛋走后,这张被子,褥单什么的全都拿去烧了……嗯,不行,这间房子也要烧了!

    眼看要够到衣裳,谁知宋青书衣袖一挥,任盈盈一把抓了个空,不禁急忙躲回被窝:“你干什么!”

    尽管不愿意与他盖同一张被子,可她如今身上只穿着贴身亵衣,哪能暴露在他面前。

    注意到她惊慌失措躲避的样子,宋青书哑然失笑:“不用躲这么急,不就是穿着睡衣么,又不是比基尼,怕什么怕。”

    任盈盈虽然听不懂他的话,不过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好话,一边裹着被子一边咬唇问道:“你想找我帮什么忙?”

    她毕竟是神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圣姑,统领无数黑道巨擘,经过最初慌乱之后,她终于看明白了宋青书似乎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微微舒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却暗暗发狠:不管你要我帮什么忙,我绝对不帮!

    看着她闪躲的眼神中,宋青书大致也猜到了她的心理,不过却并不在意,淡淡地说道:“是这样的,我有一位朋友因为一次意外受了很严重的内伤,体内各种真气纵横,症状么……跟你那位冲哥当初很类似……咦,令狐冲不在黑木崖上么?”

    “我们又没成亲,他怎么会在黑木崖上。”任盈盈下意识答道,刚一出口就暗暗后悔,再怎么也该骗他一骗,好歹也能让他有所顾忌一点。

    “没成亲好啊,不然怎么会便宜了我呢。”宋青书笑嘻嘻地打量着这位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圣姑,只见她肌肤白得便如透明一般,隐隐透出来一层晕红,也许是因为提到和令狐冲的婚事,脸蛋上不经意流露出一丝娇羞之态,娇美不可方物,说不出的动人。

    不过当她听清宋青书的话,顿时勃然大怒:“什么叫便宜了你!”

    宋青书将手伸进被窝里,很快就抓住一只纤细修长的小腿,脸上露出一丝沉湎之色:“当日水中惊鸿一瞥,那场景让宋某三生难忘。”

    小腿被对方握住,任盈盈顿时花容失色,极力挣扎起来:“你若是再敢轻薄于我,我就……我就……咬舌自尽!”

    任盈盈也是欲哭无泪,以她的身份地位,平日里稍微皱皱眉头,江湖中都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怎奈面前这混蛋武功奇高,又丝毫没有高手的风范与尊严,总是让她无从应对。

    “你这威胁语倒也别致。”宋青书哑然失笑,不过还是悄悄放开了对方的腿。

    任盈盈脸色一红

    (本章未完,请翻页),也清楚自己的威胁实在有些无力,只好岔开话题说道:“你是不是想要我爹的《吸星**》?”

    “任大小姐果然冰雪聪明。”宋青书赞许地看了她一眼,心中暗叹,江湖上这些出名的美女,似乎没几个是单纯的花瓶。

    任盈盈将头偏到一边,不去看那令她讨厌的眼神,冷冷说道:“《吸星**》是我爹立身武林之本,何等珍贵,你觉得我会帮你么?”

    “任大小姐恐怕是误会了,要得到吸星**,我并不需要你帮忙,你爹也会乖乖地把秘籍送给我的。”宋青书胸有成竹地笑了笑。

    “你想用我威胁我爹?”任盈盈很快反应过来,不禁脸色一白。

    宋青书笑着摇了摇头:“挟持人质敲诈勒索这种手段未免太低级了,实在不符合宋某人的品位,不知任大小姐是否听说过这世上有个古墓派?”

    任盈盈心想:不挟持我你还能有什么办法?

    待听到宋青书的问题,略微思索片刻便答道:“古墓派在江湖中一直名声不显,不过随着这些年赤练仙子李莫愁行走江湖,再加上之前襄阳武林大会大放异彩的杨过小龙女师徒,这门派倒也渐渐为世人所知……你问这个干什么?”

    “因为我那个受伤的朋友正好是古墓派的传人,她是练了一种凶险内功走火入魔……”宋青书接着把修炼玉女心经过程中的凶险以及需要两人脱了衣服,面对面双掌相接互相引导真气这些都粗略和她讲了一遍。

    任盈盈还没听完就已经耳根羞红,忍不住啐道,“呸!这功夫怎么这么下流!”反应和赵敏当初一模一样,突然她神色一变,霍然抬头盯着宋青书:“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

    “因为我打算和你一起练这门你口中所说的下流功夫啊。”宋青书云淡风轻的声音落在任盈盈耳中却仿佛晴天霹雳。

    “你休想!”任盈盈顿时大怒。

    “这可由不得你,”宋青书微微一笑,接着说道,“等你修到紧要关头,我再趁机把你弄得走火入魔,你的症状就会和我那位朋友一模一样,任我行就算不救我那朋友,总是要救你的吧。”

    “你!”任盈盈气得浑身发抖,“卑鄙,下流,无耻……”

    骂到一半,任盈盈突然从床上暴起,施展十二分的轻功,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往窗户外冲去。

    宋青书却仿佛早有所料,身形一闪便后发先至,任盈盈只觉得整个人撞到一处温暖的怀中,心中却变得冰凉无比。

    “我刚才可是说过的哦,你要是有异动,我就会脱光你的衣服,”宋青书抱着她,一步步往床边走去,“如此正好,我们可以开始共修玉女心经了。”

    “不要,你放了我,我会求我爹把吸星**给你的。”任盈盈并没有大声尖叫呼救,反而小声哀求着,毕竟她知道自己呼救除了被点穴,起不到丝毫作用。

    “这怎么行呢,到时候谁知道他给我的秘籍是真的还是假的,还是按照我的方法有保障点。”宋青书不为所动,继续往床边走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