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87章 悲催的明尊

    吸星**口诀并不是很长,宋青书很快就念完了,李莫愁也一直照着修炼,明尊的真气也一直在监视着她体内的情况。

    感受到她体内混乱的真气渐渐四散,明尊暗暗点头,突然李莫愁体内传来一股吸力,明尊查探的那股真气不受控制地消散在她体内,不过明尊早有准备,很快就切断了那股真气与自身的联系。

    注意到他神色变化,宋青书沉声道:“我已经将口诀说了出来,轮到你放人了。”

    明尊哈哈一笑:“既然你遵守约定,本座也不会言而无信,这就把她们还给你。”话音刚落,抬手砰地一掌拍在赵敏背上,顺势将两女往宋青书面前推去,自己身影一闪,已消失在黑夜之中。

    明尊这种活了千年的老妖怪,怎么会那么轻易相信别人的承诺,见宋青书吸星**口诀并没有作假,心中疑窦更是加深一层,只当放开人质后对方肯定会翻脸出手,于是一掌拍在赵敏身上,让她重伤濒危,却又不会立刻就死,这样宋青书为了给她疗伤,只好放弃追击自己。

    至于为何不拍李莫愁,是因为他察觉到李莫愁本身已是奄奄一息,担心受不了自己一掌一命呜呼,会适得其反,导致宋青书不顾一切追来报仇。

    赵敏只觉得眼前一黑,哇的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仿佛没有重量一般往前飘去,正当她觉得意识快要消散的时候感觉到身体倒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努力睁开眼睛一看,看到宋青书焦急的神情,嘴角不由露出一丝浅笑,旋即便晕了过去。

    宋青书抱着赵敏柔软的身子,望向黑暗中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色,犹豫半晌,终究还是打消了追杀的念头,他不得不承认明尊这招攻其必救,实在用得巧妙。

    “她……怎么样了?”李莫愁体内杂乱的真气已经全都散出,又吸取了明尊一缕真气,尽管只有一缕,但明尊的内力何等了得,得到这一缕精纯的真气已经不亚于吸取江湖上一个一流高手的效果了。如今她伤势虽然还未完全恢复,但只要调息几个时辰,就没什么大碍了。

    “不乐观。”宋青书皱眉说道,“你在一旁护法,我先稳住她的伤势。”

    “好!”李莫愁点了点头,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兴奋之色:之前我身受重伤,被赵敏各种羞辱,如今风水轮流转,哼,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你这个小妮子!

    一个时辰后,赵敏终于幽幽转醒,第一句话便是:“我还没死么?”

    身后传来了宋青书的笑声:“有我在,你想死也不是那么容易。”

    赵敏这才发现自己正半躺在宋青书怀中,脸色微红,挣扎着想起来,不过四肢百骸却传来一阵剧痛。

    “别乱动,你现在只是伤势稳住了,还远远没到活蹦乱跳的时候呢。”宋青书言语中尽管在责备她,但关切之意溢于言表。

    赵敏芳心一颤,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却让她非常感动,她第一次觉得躺在宋青书怀中似乎并不需要假装,也能觉得很舒适,只不过当她看到一旁的李莫愁之时,一下子就尴尬起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连忙找话题掩饰自己的不自然:“那个张……明尊呢?”

    “当然已经跑掉了。”宋青书不以为意地答道。

    “你就这样让他走了?”赵敏顿时有些不满。

    “不然怎么办,放着你不管,看着你去死么?”宋青书无声地笑了笑。

    赵敏顿时沉默了,良久过后方才叹了一口气:“明尊说的果然没错,你就是妇人之仁。”

    “要杀他以后有的是机会杀,可你死了这世上就没有第二个绍敏郡主了。”搂着赵敏柔软的身子,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幽香,宋青书并没有丝毫欲念,反而是无尽的怜惜。

    赵敏脸色一红,慌忙说道:“我知道你是故意放了他,因为你还需要他帮你牵制蒙古,就像三国时华容道放曹操一样,所以你别指望我会感激你。”

    宋青书顿时哑然失笑,赵敏此时表现得仿佛一个嘴硬的小女孩一般,明明心中感激,嘴上却不愿承认,自己碰到的女人为何这么多都有‘口嫌体正直’的傲娇属性呢?

    一旁的李莫愁不禁哼了一声:“我以为自己已经算得上恩将仇报的了,碰上你方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之前因为修炼玉女心经一事,她还试图杀了宋青书,不过经此一变,亲眼见到他为了救她们二人,而放弃了千载难逢的机会,那句爱江山,但更爱美人更是轰散了她那颗早已坚硬冰冷的心。李莫愁本就是那种对爱情付出一切的女人,数次接触下来,她发现宋青书似乎与她记忆中那些令人厌恶的男人有很大的不同,不知不觉心中的杀意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赵敏顿时怒道:“你是她的姘头,当然会替他说话。”

    “你说什么!”李莫愁霍然起身,脸色顿时转冷。

    “哼,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脱光了衣服,不是姘头又是什么?”尽管赵敏身受重伤,但她依然没有服软的意思。

    寒光一闪,宋青书急忙将飞过来的冰魄银针扫落,不由苦笑道:“你们这又是何必呢?”

    见宋青书帮着对方,李莫愁没来由地心中一闷,冷哼道:“难怪有的人肆无忌惮,原来是知道有人会替她出头,也不知道谁才是他的姘头。”

    宋青书顿时头大:“你们俩都是姑娘家,一口一个姘头也不嫌难听么?”

    “哼!”两女同时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看对方,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屋中的尴尬气氛还是李莫愁先打破了,她先是犹豫片刻,终究还是开口说道:“多谢宋公子的吸星**,我现在体内内伤已经尽去,虽然内力比不上巅峰时期,但有吸星**应该很快就能补起来。”

    李莫愁本就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说起吸取他人内力,并没有丝毫负罪感。

    “只不过公子将真正的口诀说出来,让那明尊听去,实在有些……公子此番恩情,莫愁心中感激得很。”说道后来,李莫愁声音渐渐低了下去,隐隐还有一丝羞涩之意。她只当宋青书是为了救她,才拿出了真正的口诀。

    一旁的赵敏见到她忸

    (本章未完,请翻页)怩的模样,忍不住噗嗤一笑:“真是个笨女人。”

    “你说什么?”李莫愁只是偶然在宋青书面前流露出一丝小女儿神态,在其他人面前,她依然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说你笨还不承认,你以为那口诀是真的么?”赵敏仰头望着宋青书,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你可别告诉我你真的傻到没在口诀里动什么手脚,那样我就对你就太失望了。”

    宋青书讪讪地笑了笑:“口诀自然是真的,不过手脚么,也动了那么一点。”

    “那为什么我练了没事?”李莫愁一怔,又暗暗运行了一下体内的吸星**,似乎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

    “你是女人,自然没什么大碍。”宋青书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你这改动是针对男人的?”这下轮到赵敏诧异了。

    “嗯。”宋青书点点头,却并不解释,仿佛有什么东西难以启齿一般。

    见他这番模样,赵敏更好奇了:“究竟是什么改动单单针对男人?”

    宋青书脸色更古怪了,原来他所练的欢喜禅法有不少关于增强男人阳气的行功口诀,他刚才就反其道而行之,将口诀彻底颠倒一番夹杂在真正的吸星**中间,以他如今的武功境界,做出符合武学原理的改动并不是什么难事,李莫愁是女子,修炼这口诀自然没问题,纯阴之气愈发浓厚对她本身反而是好事,可若是男子练了,只会阳气渐消,阴气愈浓,最后导致无法人事……

    若是其他改动倒也罢了,以明尊千年的武学阅历,必然瞒不过他,可偏偏这阴阳二气玄之又玄,乃**密宗至高无上的绝学,就算明尊,也看不出个中玄妙,更何况李莫愁当初修炼,他一直监控着,并没有什么异状,这才中计。

    听他支支吾吾解释一番,赵敏和李莫愁两女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诡异,李莫愁与宋青书毕竟相识不久,心中有些想法也不好表露出来,赵敏就没这个顾虑了,忍不住啐了一口气:“你们男人果然都是下流无耻,没一个好东西。”

    这下轮到宋青书不干了,不满地哼了一声:“怎么,把你的旧情人弄成了太监,你心疼了?”

    赵敏脸色一白,挣扎着从宋青书怀中坐了起来,这番突然动作,牵动了她体内的伤势,忍不住剧烈咳出起来,丝丝血迹从她嘴角渗了出来。

    宋青书话一出口,也暗暗后悔,有些玩笑是不能乱开的,自己明明不是那般想的,却还是忍不住故意撩拨了她一句。

    一旁的李莫愁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心中暗想:“咳吧咳吧,咳死了最好。”

    谁知道赵敏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她,冷冷道:“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咳死啊?”

    李莫愁悚然一惊,心想此女果然极擅长洞察人心!

    李莫愁并非敢做不敢当之人,闻言冷笑道:“是又如何?”

    赵敏静静地盯着她,突然嫣然一笑:“我偏偏不让你如愿。”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宋青书,腻声问道:“青书哥哥,你有办法治好我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