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90章 决不答应

    一旁的赵敏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宋青书刚才那一瞬间流露出来的气势,她只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过,那就是整个蒙古最伟大的成吉思汗。

    她以前虽然觉得宋青书绝非池中之物,可万万没想到他的志向居然如此远大,可如此一来,绝对会和蒙古产生利益冲突,两人未来恐怕会注定在战场上相见。

    再想到两人正商量的联姻,赵敏觉得一颗心更加烦躁起来,她之前说任盈盈与宋青书私定终身,不过是为了扰乱日月神教众人心神,给三人解围,可没想到会出现如今的情况。

    任我行明明知道宋青书和任盈盈并没有什么,不然也不会在关键时刻点了她的哑穴,宋青书经过最初的错愕,一下子∟◇ωáń∟◇∟◇ロ巴,▼.■.★就明白了任我行的心思,立马打蛇随棍上,一个老狐狸,一个小狐狸,三言两语就拍定了婚事。

    赵敏神色复杂地看了宋青书一眼,她这才意识到长时间以来,自己都只是把宋青书当成一个绝顶高手,而忽略了他还是一方势力之主,尽管他与任盈盈之间似乎并没有爱情,但为了增强势力,依然毫不犹豫地应承了这门婚事……

    任我行也是眼前一亮,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理智:“哼,口气倒不小,不过你现在就那一亩三分地,势力甚至还不如我日月神教,又什么资格谈论世界。”

    此时宋青书淡淡一笑:“几个月前,我还只是孤家寡人一个。”

    任我行顿时默然,明白对方言外之意,宋青书能在数月内从一无所有到坐拥千里之地,麾下精兵数万,再隔几年时间,谁又能料到他会成长到什么高度。

    “好,望你日后遵守承诺。”任我行终于下定决心,短短几个字,就敲定了这桩联姻。

    宋青书微微一笑,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小婿拜见岳父大人。”

    任我行哈哈大笑,热情地将他扶了起来:“免礼免礼,今后你我翁婿联手,试问天下间谁是敌手!”

    整个联姻过程,一老一少两人从头到尾都默契地没问过当事人任盈盈的意见。

    一旁的任盈盈一脸绝望,泪水簌簌地落了下来。任我行看在心中,不免有些心疼,连忙解开她的穴道:“盈盈,这是大好事啊,怎么能哭呢。”

    任盈盈甫一脱困,立刻叫道:“爹,我绝对不会嫁给这个混蛋,我与冲哥情投意合……”

    “住嘴!”任我行勃然色变,“来人!”

    “教主有何吩咐?”很快一个亲卫闯了进来。

    “传本教主黑木令,无论是本教中人还是其他江湖人士,凡是能取令狐冲性命者,本教主必当重重酬谢。”任我行冷声说道。

    “啊?”那个亲卫忍不住抬头看了任盈盈一眼,圣姑与令狐冲的瓜葛,教中谁人不知。

    “听不懂本座的话么?”任我行声音中已多了一丝森然之意。

    “是!”那名亲卫冷汗一下子便渗透了背心,正要告退之时,任盈盈慌忙叫了一声:“且慢!”

    任盈盈跑到任我行面前,又是焦急又是恼怒:“爹,冲哥他曾救你重见天日,你也曾许冲哥光明右使的职位,你又岂能这般……这般出尔反尔,恩将仇报!”

    “我们神教中人,若是言出必行,有恩必报,岂不是和那些自诩正道的人士同流合污了?”任我行脸色一板,哼了一声。

    见女儿一脸伤心愤怒,任我行犹豫了一下,柔声说道:“盈盈,爹爹这是为你好,你即将成为别人的妻子,心中若是一直惦记着那个令狐冲,让你未来的夫君如何看你?”

    任盈盈怒视了宋青书一眼:“那个混蛋不是我的夫君,我的夫君只能是……只能是……”

    “盈盈!”任我行冷哼一声,“自古以来,子女婚事皆有父母做主,宋青书是爹爹给你安排的夫君,那你的夫君只能是他!若是你不想令狐冲死,可以去求你的夫君,若是他大度,愿意放令狐冲一马,爹爹自然不会继续为难。”

    任盈盈脸色阴晴变幻,整个人站在原地浑身发颤,她心中清楚,若是去求宋青书,那样就相当于认同了他夫君的身份,可不去求他,日月神教黑木令一出,令狐冲武功再高,最终也难逃一死。

    另一边的宋青书眼观鼻鼻观心,仿佛没有看到眼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

    任我行翻脸无情,宋青书不动声色,李莫愁在一旁看得心中一寒:还以为我李莫愁在江湖上已经算得上心狠手辣之徒,可比起真正的大佬,自己实在是远远不如。

    “看来我之前还是低估了任我行,称得上一代枭雄。”赵敏清楚任我行步步紧逼,就是要断了任盈盈其他心思,让她认命接受这段婚事。至于触动李莫愁的那些冷血心狠,她却毫无感觉,毕竟以她的身份,见惯了上层权力争斗的血腥,眼前这点事简直可以说不叫事儿。

    见任盈盈一直没有表示,任我行哼了一声,瞪着那个亲卫:“本座让你传黑木令,你怎么还呆在这儿?”

    “等等!”任盈盈白皙如玉的脸颊上无声落下两行清泪,神色木然地来到宋青书面前,“求你放过冲哥。”

    宋青书并没有立即答应,反而神色淡淡地问道:“冲哥是谁?”

    任盈盈脸色一白,捏紧的拳头指甲几乎都要嵌入到手心肉里:“求你放过令狐冲。”

    “原来是令狐兄弟啊,”宋青书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宋某素来敬佩他的爽朗豁达,豪迈潇洒。”一边说着一边来到任我行面前:“不知能否像任教主讨个人情,放令狐兄一马。”

    任我行脸色一板,不愉道:“你称呼我什么?”

    宋青书一愣,很快反应过来:“岳父大人能否看在小婿的面子上,放过令狐兄。”

    任我行这才转怒为喜:“既然贤婿都开口了,我又岂能继续为难令狐冲那小子。”随手一挥,吩咐那亲卫:“你下去吧,黑木令一事休提。”

    “是!”那亲卫暗暗捏了一把冷汗,急忙退到门外。

    一旁的赵敏与李莫愁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二人一个扮红脸,一个扮白脸,心中忍不住暗骂了一声无耻,反倒是任盈盈本人没什么反应,整个人失魂落魄站在那里,仿佛失去了此生最重要的东西一般。

    任我行满意的点点头:“如今天色已晚,贤婿你们好生休息一晚,明日我有很多事情要和你探讨一番。”

    宋青书点点头,他当然清楚任我行要和他谈什么,任盈盈的婚事倒是其次,更重要的是日月神教与金蛇营联盟合作的细节。

    任我行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犹豫之色,片刻过后开口道:“既然贤婿与盈盈已经私定终身,早已不是外人,今晚贤婿就住盈盈房间吧,至于这两位姑娘,我会安排她们住在附近的院子里静养。”

    如今日月神教内忧外患,任我行需要宋青书这个强援。他其实并不确定女儿和宋青书有没有发生过关系,可他清楚女儿的意中人是令狐冲,担心夜长梦多生出什么变故,还不如直接让他们来个生米煮成熟饭。

    当然这样做另一个重要的原因,任我行知道今天逼迫女儿太过,担心等会儿女儿会想不开,萌生死志,他这个当爹的又没法时时刻刻看着她,让宋青书和她住在一起,至少能照顾到她。

    至于女儿的清白问题,两人反正迟早都是夫妻,又有什么关系。

    听到父亲的决定,任盈盈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不要,女儿不要和他住一起。”

    饶是赵敏见多识广,也被如今的剧情弄得目瞪口呆,想到这一切的源头都是自己引发的,不禁更加心烦意乱,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们慢慢商量吧,小女子重伤在身,先去休息了。”说完直接往外走去,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李莫愁同样觉得气氛诡异,不愿继续留在此地:“我也去休息了。”逃也似的追随着赵敏的脚步而去。

    任我行对外面吩咐道:“在圣姑院子旁边找一个环境幽静的地方给两位姑娘休息,一切以上宾之礼招待。”

    “遵命!”

    “两位姑娘这边请!”

    ……

    房中只剩下三人,面对女儿伤心欲绝的眼神,任我行也觉得有些尴尬,急忙说道:“那老夫也先回去了,你们小两口多亲近亲近。”

    说完身形一闪,不顾任盈盈的挽留,瞬间就消失在了门外。

    “这个老狐狸!”宋青书暗骂一声,眼光慢慢转回来,只见任盈盈倚在柱上望着任我行消失的方向,娇怯怯地一副弱不禁风模样,秀眉微蹙,有三分深忧,却有七分茫然。

    “任大小姐,你我还真是有缘啊。”宋青书故意轻咳了一声。

    任盈盈突然惊醒,一脸厌恶地望着他:“谁和你这卑鄙下流无耻之徒有缘!”

    “当初任大小姐被宋某看了身子,恨不得杀我而后快,可曾想到有朝一日会成为宋某人的妻子呢,这不是缘分又是什么?”宋青书淡淡地笑道。

    任盈盈一张俏脸霎时间变得煞白,良久过后她终于开口,坚定地说道:“这门婚事我决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