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91章 傲娇大小姐

    看着一脸愤怒的任盈盈,宋青书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任大小姐,看来你还是没有搞清状况啊,这门婚事你答不答应其实根本无所谓。你以为我是为了娶你么?我娶的是日月神教的势力,你爹得到的则是金蛇营这样一个强大的盟友,所以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的,这门婚事势在必行。”

    任盈盈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她没法接受短短的时间内发生这么大变故,也没法接受自己的爹爹居然如此冷血。

    注意到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宋青书咳了一声:“天色已经不早了,你带我回房休息吧。”他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清楚要想任盈盈带他回自己闺房,是万万不可能的,所以他一不做二不休,一把将她横抱起来往她所住别院走去,毕竟她的房间,宋青书已经去过不止一次了。

    “你要干什么,快放我下来!”任盈盈终于慌了,拳打脚踢想挣脱开来,可惜两人实力差距实在有点大,任盈盈的粉拳打在宋青书胸膛上就仿佛挠痒痒一般。

    “我要干什么,你真不知道么?”宋青书轻功何等了得,也就几息的功夫,他已经抱着任盈盈回到了她卧室之中。

    “你无耻、下流!”任盈盈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我想将大小姐送回来, 而已,你想到哪儿去了?”宋青书将任盈盈温柔地放回床上过后,往后退了几步,保持着一个稍远的距离,一脸惊讶地望着她。

    “你!”明知道对方在戏弄自己,任盈盈却也无可奈何。

    “好了好了,你也不要一脸天塌下来的表情,”宋青书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金蛇营与日月神教结盟已成定局,所以拒绝这门婚事的念头劝你还是尽快打消……”

    见任盈盈柳眉欲竖,宋青书话锋一转:“只不过么,我和你爹需要的是你我夫妻之名,夫妻之实反而不那么重要。”

    任盈盈心中顿时一跳,连忙问道:“你什么意思?”

    宋青书摊摊双手,脸色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也许我在你心中是个下流无耻的混蛋,不过我本质上其实是一个滥好人。拆散你和令狐冲,如此棒打鸳鸯的事情,的确有些不厚道,为了弥补我对你的歉意,我可以牺牲一下,以后只要你在人前好好作我的妻子,至于你私下要干什么,要和什么人好,只要不被外人知晓,丢了我的脸面,我就绝不过问,如何?”

    任盈盈眼中一亮,这一瞬间仿佛无尽的黑暗中出现了一道曙光,不禁霍然起身:“此话当真?”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宋青书微笑着看着她。

    “你这样……岂不是很吃亏?”任盈盈咬着嘴唇,有些歉意地看着他。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容忍这样的婚姻,宋青书这番提议让她心动之余同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绪。

    宋青书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谁让我是个滥好人呢,怎么样,现在你能答应这门婚事了么?”

    任盈盈脸色阴晴不定,显然脑海中各种念头正在剧烈地交战,良久过后终于点了点头:“好,我答应这桩婚事,不过你若是食言,我宁愿自尽也要毁了日月神教与金蛇营的联盟。”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尽管任盈盈连假冒夫妻都不想和宋青书做,可她心里也明白,如今日月神教危机重重,外有强敌林立,内有明教各种收买渗透,为此爹爹头发都愁白了不少,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破局的机会,她不能为了一己之私,毁掉爹爹和整个神教的希望。

    “盈盈你放心吧,我这个人没其他什么优点,最大的优点就是信守诺言。”宋青书信誓旦旦地答道。

    “不许这样叫我!”任盈盈顿时有些恼怒,这个称呼除了爹爹,只有冲哥这样叫过。

    宋青书皱眉道:“盈盈,这就是你不对了,我们要在人前装得像一对夫妻,总不能我一直喊你任大小姐吧。”

    任盈盈一想也对,只好郁闷地点了点头:“那……那好吧,不过只许当着外面人的面这样叫我,私底下不许这般称呼。”

    “那怎么行呢?”宋青书顿时睁大了眼睛,“这样分来分去,万一某个时候脑子发热,一时间喊错了岂不是露了破绽?我倒是无所谓,到时候你爹察觉了,为了双方的利益,肯定会下令追杀令狐兄弟的。”

    “算……算了,你喊便是了。”任盈盈暗暗心想,反正只不过一个称呼而已,大不了以后我让冲哥换一种方式叫我。

    宋青书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盈盈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啊?”

    “忘了什么?”任盈盈一愣,表情十分疑惑。

    “忘了喊我啊。”宋青书脸上笑意更浓了。

    任盈盈脸色一红,心想这混蛋做了这么大让步,自己若是太过坚持也的确不该,只好模模糊糊哼了一声:“宋……宋大哥。”

    谁知道宋青书听到了没有丝毫高兴之色,反而不满地摇着头:“不行不行,这称呼太生分了,哪有夫妻间这般称呼的。”

    “那称呼什么?”任盈盈心中一跳,心中有些莫名地害怕起来。

    “亲爱的,宝贝儿……这些你肯定是喊不出口的了,”宋青书一边说着一边摇头,“那我吃点亏,以后你就喊我‘宋郎’吧。”

    任盈盈顿时大怒:“你痴心妄想!”

    宋青书脸色一沉:“任大小姐,为了满足你对爱情的追求,我已经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了,你却连一个称呼都不愿意改口么?到时候你称呼我这般生分,让外人瞧去了,哪会不起疑?若是被有心人追查出真相,你我两家颜面往哪里搁?既然如此,我前面说的全部作废,我们就当一对真夫妻好了,大不了到时候把你当金丝雀豢养在笼中即可。”

    “不要!”任盈盈脸色苍白,她这才醒悟过来,如今这状况,自己其实并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能力,宋青书愿意提出那种让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自己切不可逞一时意气,导致连那些条件都保不住,只好委屈地说道,“我喊……喊就是了。”

    宋青书面无表情地哼了一声:“我听着呢。”

    “宋……郎。”任盈盈支支吾吾喊了一声。

    “听不清,重喊一次。”宋青书沉声说道。

    任盈盈不由大怒,不过终究还是没有发作,略微提高了一点声音:“宋……宋郎。”

    “声音空洞无物,缺少感情,显不出我们的恩爱。”宋青书还是不满意。

    任盈盈差点没气晕过去,心想我们恩爱才有鬼了。不过她也清楚,若是不能让这混蛋满意,自己恐怕还得多喊几声。

    每喊一次,她身上鸡皮疙瘩就起来一次,与其受更多的罪,还不如速战速决,任盈盈深吸一口气,酝酿了一下情绪,良久过后,甜腻地喊了一声:“宋郎~”同时心中却把宋青书骂了个半死。

    “这才乖嘛。”宋青书意外地打量了她一眼,没想到自己会被她这一声娇呼弄得浑身仿佛一阵电流流过,实在有些意外之喜,看来女人果然就是天生的演员,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任盈盈也是脸红无比,别过头去,不敢再看他的眼睛:“这下满意了吧?我困了,先睡了,你自己找地方解决。”随手拉起一床被子扔到宋青书怀中,自己则和衣侧躺在床上,头朝里面,整个人用被子裹得紧紧的。

    看着怀中的被子,宋青书顿时哭笑不得,任盈盈的意思很明确,她睡床,自己打地铺。

    不过宋青书又岂是那种吃哑巴亏的人,将被子随手扔到一边,脱了外衣就钻进了任盈盈的被窝。

    “哎,你干什么!”任盈盈又惊又怒,一下子坐了起来。

    “睡觉啊。”宋青书一脸无辜地说道。

    “谁让你和我一起睡的?”任盈盈怒道。

    “你爹啊?”宋青书笑嘻嘻答道,“我们本来就是夫妻了。”

    任盈盈脸色一沉:“你自己刚才答应的我们只是冒牌夫妻,莫非你这么快就要反悔?”

    “我的确说过我们做冒牌夫妻,可没说过我们不能睡同一张床上啊。”宋青书理直气壮地答道。

    “你!”任盈盈悚然一惊:他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之前的意思是可以不管我私下是否联系冲哥,但依然还是要当他妻子,履行妻子的责任与义务,服侍他……可这怎么行,那样我还有什么脸面去找冲哥!

    见任盈盈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宋青书不由好笑道:“你想到哪儿去了,我只是和你一起睡而已,又不会做其他事情?”

    “你当我是白痴么?”任盈盈咬着下唇,脸颊绯红,一男一女共睡一张床上,他不会做其他事情才有鬼了。

    宋青书脸色一肃,正色说道:“任大小姐,你自己想一想,以我的武功,现在要想得到你的身子,也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又岂会这么麻烦费尽心机来骗你?”

    任盈盈不由一呆,知道他并没有撒谎,不过就算他不做什么,和他共睡一张床上,她依然没法接受:“既然你想睡床你就睡吧,我到地上去睡。”

    任盈盈正要下床,却被宋青书一把拉了回来,还没来得及发怒,就听到对方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之所以要和你睡同一张床,是为了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