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92章 误会

    任盈盈顿时气急反笑:“我倒要听听,你有什么正事!”她这才发现自己整个人正跌倒在宋青书怀中,不由脸色一红,不露痕迹的翻身移到一旁靠着墙壁。

    宋青书并没有阻止,反而正色说道:“我们不是要在人前装恩爱夫妻么,到时候肯定难免会有亲密举动,若是我不小心碰碰你的小手,你却仿佛被开水烫到了一下子跳开,任谁看到也会怀疑吧。”

    “就算……就算是这样,也不至于要同……同床共枕吧。”任盈盈觉得他说的有几分道理,可又总觉得有什么不妥,一时间想不起来。

    “之所以要和你同睡一张床,就是要培养我们夫妻间的默契,你想啊,我们都睡在一张床上了,日♂↑ωáń♂↑♂↑ロ巴,@.¢.≌后当着别人的面,就算有点身体接触,你早就习以为常,自然不会露出什么破绽,”见任盈盈面带怒色,宋青书急忙补充道,“你放心,我们只是睡在一起,我以我的人格保证,绝不会对你做什么事情的。”

    “你的人格?”任盈盈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你有人格么?”

    “那你想要我拿什么保证?”宋青书迟疑着问道。

    “你以宋氏先祖的名义发誓。”任盈盈咬牙道,自古以来中国都最注重祖宗崇拜,以祖先的名义起誓,可谓最郑重的誓言了。

    “好!”宋青书马上便用他祖先的名义起了一个极恶毒的誓言,心中却想,反正我也不算真正的宋青书……

    “哎?”任盈盈愣住了,这才意识到自己被他绕到了坑里,明明是自己在拒绝或者同意之间作选择,却变成了他愿不愿意郑重发誓。

    正在愣神的功夫,被窝中突然伸出了一只手,一把将她拉了进去。

    “哎!不许碰我。”

    “我就抱抱,不会做其他的。”

    “抱也不行……哎,哎?”

    任盈盈浑身扭来扭去,却依然没法挣脱,耳边却突然传来微微的鼾声,微微侧头一看,宋青书已经呼呼入睡了。

    “这混蛋怎么睡得这么快?”任盈盈继续挣扎了几下,依然无法挣脱宋青书的怀抱,不过如今知道宋青书睡着了,她的危机感一下子下降了好几个层次。

    任盈盈整晚又是盗吸星大.法,又是抗争联姻,精神早已疲惫不堪,一旦放松下来,她也感觉到一阵睡意上涌,迷迷糊糊地也慢慢闭上了眼睛。

    宋青书的鼾声顿了顿,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伸手将任盈盈抱得更紧了一些,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幽香还有那青春鲜活充满弹性的身体,让他一阵心猿意马,不过他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就那样搂着任盈盈一觉睡到天亮。

    第二天清晨,任盈盈突然睁开眼睛,整个人悚然一惊:“完了完了,昨晚我怎么会睡过去呢,肯定被那个混蛋占便……宜了……”

    她还没哀叹完,突然愣住了,因为她不禁发现自己衣衫完好,而且发现自己像一只猫儿一般缩在宋青书怀里,双手还拉着他的胳膊……

    扭头望去,只见宋青书依然还在沉睡,任盈盈突然产生一个古怪的念头:这混蛋睡着的时候好像看着也没那么讨厌嘛……

    宋青书睫毛一颤,任盈盈知道他要醒了,急忙松开他的手,整个人一下子就离开他数尺的距离。

    “昨晚睡得如何?”宋青书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一脸羞怒的女人。

    “还……行吧。”不知道为什么,昨晚后来任盈盈睡着后居然没有再做之前那个噩梦,几个时辰内睡得香甜无比,不过任盈盈当然不会傻到回答她睡得很好,只好马马虎虎应付了一句。

    “怎么样,说了不会对你做什么就不做什么,我没骗你吧。”宋青书挤眉弄眼看着她。

    “还算你言而有信。”任盈盈脸色一红,不愿意继续和他呆在一张床上,匆匆从床上跳了下来,跑到一边梳洗打扮起来。

    本来任盈盈想开口让宋青书回避的,但转念一想,两人都在同一张床睡过了,这种小事情还有什么关系,更何况以那混蛋的性子,就算自己开口也未必能让他照办……

    看着任盈盈坐在梳妆台前的背影,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光可鉴人,宋青书觉得眼前仿佛一幅婉约的仕女图,不由心中一动,笑嘻嘻地来到她旁边:“盈盈,要不要我帮你梳头啊?”

    任盈盈倏地一下站了起来,整个人优雅地转了一圈躲到一旁,脸色微红,干脆地说道:“不要!”

    见她反应这么大,宋青书无奈地耸耸肩,心中寻思:看来好感度还远远不够啊……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丫鬟的声音:“大小姐,姑爷,教主请你们过去。”

    原来昨晚折腾太久,两人醒过来已经日上三竿,而任我行担心女儿,却是一大清早就来这边查探了一下。当他发现女儿房中没有动静,两人似乎还在睡觉,心中顿时古怪无比,只好便留下人等在外边,等两人起来后就请他们过去。

    “啊?都怪你!”任盈盈这时候才发现这一觉居然睡了这么久,尖叫声在房中久久不去。

    当任盈盈跟着宋青书来到议事偏厅,发现除了父亲之外,连赵敏和李莫愁也早就等在这儿,正一脸古怪地打量着二人,顿时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任我行不动声色地将宋青书拉到一旁,突然神情古怪,小声问道:“昨晚……如何?”

    见他挤眉弄眼的样子,宋青书一阵无语,这是当岳父的该问的么,不过为了两家联姻的稳固,他又不能实话实说,只好装出一副很回味的样子:“简直是妙不可言。”

    一旁正竖起耳朵偷听的任盈盈脸蛋儿一下子就全红了,心中恨得牙痒痒,恨不得伸出处去狠狠掐那混蛋一把。

    咳咳!

    任我行差点没被一口气给憋死,忍不住怒视了宋青书一眼:“我是问盈盈昨晚情绪如何?”

    宋青书顿时囧了,讪讪地笑道:“一开始有些不稳定,不过经过我三寸不烂之舌,盈盈已经接受了这桩婚事。”

    不远处的赵敏恨得牙痒痒,心中暗骂不已:这个混蛋,骗女人的本事也太夸张了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