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93章 结盟与翻脸

    由不得赵敏如此震惊,毕竟之前任盈盈还一副喊打喊杀的模样,可只过了一晚,居然变成了一个一脸娇羞的小媳妇躲在一旁,对宋青书的话表示默认……这转变未免也太快了点。

    赵敏突然脸色一红,原来她胡思乱想,脑海中突然闪出一个念头:莫非是姓宋的那方面功夫特别厉害?这念头刚一出来,赵敏就觉得脸颊一热,不禁暗啐一口,自己都在想些什么啊。

    “这就好,这就好,”任我行听到女儿终于愿意接受这门婚事,顿觉老怀大慰,笑呵呵地说道,“盈盈,爹爹有事情和青书商量,你正好带两位姑娘到黑木崖四处转一转,顺便和她们亲近亲近。”

    尽管赵敏二人是宋青书带来的女人,任我行心中有些机密的事情并不想被第三人听见。

    任盈盈也猜到了父亲的心思,尽管内息实在不欲与宋青书的女人产生什么瓜葛,还是往赵敏、李莫愁二人走去。

    李莫愁对金蛇营与日月神教结盟一事并没什么兴趣,自然很乐意和任盈盈出去转转在江湖上鼎鼎大名的黑木崖。

    至于赵敏倒是真想听听二人聊些什么,不过她也清楚以自己的身份,宋青书不会允许自己留下来旁听,再加上她更好奇宋青书是用了什么办法征服了任盈盈这个素来高傲的圣姑,因此经过开初的片刻犹豫之后,也兴致盎然地和任盈盈出去了。

    看着女儿消失的背影,任我行不禁感叹万分:“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我这个女儿素来娇惯,又一心喜欢令狐冲那个臭小子,没想到一晚上的时间就被你折服了。”任我行言语中隐隐约约有股醋意,毕竟随便哪个父亲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这么容易被其他男人骗走,心里也会有些不自在。

    宋青书腼腆地笑了笑,并没有答话,因为他清楚这时候回答什么都是不合适的。果然没过多久,任我行的眼神就恢复了狠厉,不再是那个慈祥的父亲,而是堂堂日月神教教主。

    两人很快开始就金蛇营以及日月神教结盟一事开始商讨起来,大到各自的战略,小到细节,都一一讨论,时间很快就流逝过去。

    几个时辰后,尽管还有很多细节无法达成一致,但两人大致上也算达成了一定的共识,这个时候任我行突然面露犹豫之色,试探着问道:“贤婿啊,那次你与东方不败一同坠入山崖,如今你安然无恙,东方不败是不是也……还活着?”

    东方不败一直以来可以说是任我行心中的一根刺,自从知道宋青书没死后,任我行就猜测东方不败也还活着,仿佛如鲠在喉,这次不惜用女儿来拉拢宋青书,很大一个愿意也是因为东方不败。

    毕竟当初宋青书是与东方不败并肩作战的,以宋青书今时今日的武功,若是继续与东方不败联手,任我行清楚自己绝不是对手,因此他借女儿来拉拢宋青书。在他看来,宋青书与东方不败联手也只是利益的联合,东方不败能给的,如今身为教主的他同样

    (本章未完,请翻页)也能给,还多送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儿,他就不信宋青书还会选择帮东方不败。

    宋青书微微一笑:“那就要看岳父大人究竟想不想他还活着了。”

    任我行眼神一凝,似乎能从他这句话品位出潜在的意思,良久过后方才哈哈大笑:“那个狗贼被打下山崖,自然不会还活着。”

    宋青书点点头,仿佛下了判决一般:“那他自然是死了。”

    任我行露出一副了然的神情:“贤婿果然懂我的心思,哈哈哈哈……”

    宋青书脸上依然挂着那副淡淡的笑意,心中却是暗想:我也不算骗你,东方不败的确早就死了,如今活着的那个是东方暮雪而已。

    宋青书自然不会傻到将他和东方暮雪的关系跟任我行和盘托出,不过他也有另一层顾虑,就是东方暮雪这个人实在太琢磨不透了。

    宋青书与东方暮雪的关系非常微妙,说敌人肯定不是,说朋友呢好像又不止,可是又远远算不上恋人。

    其实就算他们真的是恋人关系,宋青书对她依然不怎么放心。东方暮雪与阿九夏青青她们不同,她曾是堂堂日月神教的教主,是威名赫赫的黑道第一高手,她有自己的野心与追求,宋青书并不相信她日后会甘当一个相夫教子的后宫一员,所以宋青书难保不对她产生戒意。

    如今两人目标一致,所以处于合作的蜜月期,可鬼知道什么时候两人的利益会产生冲突,到时候难免决裂……

    因此宋青书也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通过与任盈盈联姻,慢慢取得日月神教的控制权,到时候就算东方暮雪重返日月神教,也失去了她的根基,没有决裂的资本,只能与宋青书绑在同一辆战车上。

    宋青书正在沉思之际,任我行又说道:“多亏了贤婿,如今老夫心中三个大患已经解决了一个了。”

    “哦?”宋青书神色一动,顿时来了兴趣,“不知道另外两个大患是什么?”

    “一个自然是五岳剑派,几十年来日月神教与五岳剑派弟子相互厮杀,早已结下了无法化解的仇怨,之前五岳剑派一直是一盘散沙,也不足为据,可前些年嵩山派出了个左冷禅,五岳剑派的声势渐隆,渐渐有了威胁到神教的资本,”任我行哼了一声,“不过左冷禅此人人品低下,五岳剑派中不服他的人大有人在,因此也算不上心腹大患。老夫头疼的反而是另外一个人……”

    宋青书心中顿时了然,笑道:“泰山大人头疼的可是明教张无忌?”

    “不错!”任我行讪讪地笑了笑,“上次为了夺回教主之位,老夫不得不和张无忌联合,借助他的力量方才胜了东方不败,不过谁知道前门驱狼,后门进虎。张无忌此子包藏祸心,居然想趁机吞并我日月神教。日月神教当年虽然源出明教,但自立门派两百多年,早已和明教没什么瓜葛。可他却利用当年的事情,以宗主的名义很是笼络了教中一批不明真相的长老

    (本章未完,请翻页)、堂主和香主,再加上我刚夺回教主之位不久,羽翼未成,是以无力阻止。”

    任我行之所以表情讪讪,一来当初他和张无忌一起攻击宋青书与东方不败,二来如今他这个教主大权旁落的状态,难免会被宋青书耻笑与看清。

    若这次结盟的对象不是宋青书,任我行绝不会这般自爆其短,可是宋青书与张无忌的恩怨江湖上可谓无人不知,他明白张无忌是两人共同的敌人,因此他也没必要故意遮掩了。

    “泰山何必费神,直接把那些有二心的长老堂主们撤了便是。”宋青书心中一动,这倒是一个插手日月神教的好机会,日月神教十大长老,堂主,还有各处分舵香主,若是能控制一半以上,就可以成为神教事实上的掌控人。

    “谈何容易。”任我行苦笑一声,“一来教中各长老、堂主、香主素有威望与功绩,也不是我想换就能换的,更重要的是,他们背后有张无忌支持,我一旦动他们,说不定会逼得张无忌狗急跳墙,彻底撕破脸和我火并,那样无论谁胜谁败,日月神教都会元气大伤。”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张无忌,”宋青书眼中精光闪动,沉声说道,“张无忌由我来对付,泰山大人尽管放手清洗教中有二心的人,同时我也会派高手过来支援,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将张无忌在神教里的势力清洗干净。”

    张无忌刚被自己打跑,还要借助吸星**驱除体内的先天剑气,短时间内肯定难以恢复功力,宋青书若不好好利用这段时间,真就是太傻了。

    任我行眼中异光一闪,他并不知道张无忌的现状,不过宋青书的承诺却让他非常放心,毕竟以这段时间宋青书表现出来的武功名声,绝不在张无忌之下。

    至于宋青书提出派高手过来支援,任我行一眼就看穿了他背后的目的,不过他却并不在意,一来人家出力相助,自己总得付出些什么投桃报李,二来宋青书与张无忌有本质的不同,张无忌是外人,宋青书可是他的女婿,就算被他趁机控制了一些教中势力,也勉强算得上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又过了一个时辰,宋青书见清洗计划商量得差不多了,便开口说道:“我这里还有个不情之请,还望泰山大人首肯。”

    任我行一直以来都被内忧外患逼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如今得宋青书相助,顿时有了豁然开朗之感,心情正高兴,听他有所请求,便哈哈笑道:“你我翁婿二人何必这么客气,尽管说。”

    “我想要一颗三尸脑神丹的解药?”听清宋青书的话,任我行一双瞳孔霍然紧缩,全身霍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气势。

    三尸脑神丹是日月神教历任教主控制属下的不二法门,甚至比黑木令还能象征教主的权柄,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谁有三尸脑神丹解药,谁就能控制日月神教,任我行可以不在意宋青书在教中安插自己的亲信,可他决不允许宋青书触碰三尸脑神丹这个禁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