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95章 重回京城

    解毒失败后的第二天,宋青书就向任我行告辞了,任我行不解他为何如此行色匆匆,宋青书也没法解释是因为燕京城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处理,只好勉强编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赵敏身上的伤继续治疗,因此她只能和宋青书一起上路,尽管路上舟车劳顿,但她那奢华精致的马车,完全可以最大程度减轻这个问题。

    至于李莫愁,宋青书将她留在了黑木崖,任我行也很给面子,许诺她一个长老的位置,毕竟等他清洗完张无忌的势力后,那些位置空缺总要有人补充,而赤练仙子李莫愁的武功还有在江湖上的声望,当一个长老绰绰有余。

    李莫愁本来不太愿意,但她曾经答应还宋青书人%∏%∏%∏,¢.♀▽.≮情,宋青书本想让她加入粘杆处,但如今与日月神教结盟,他继续人手安插进去,她就是最合适的开荒人选。

    李莫愁最终还是答应了宋青书,不过她再三强调,时间只限一年,一年后她就会飘然远去,不再欠他的,宋青书表示同意,一年的时间,已经足够他安排足够的人手安插进来了。

    任我行带着任盈盈一路盛情地送两人下山,途中一直叮嘱宋青书早点来迎娶任盈盈,一旁的任盈盈一张俏脸全黑了,一副巴不得你永远不回来的表情。

    “我真的非常好奇,燕京城中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让你宁愿放弃如花美眷也要往那里赶。”离开黑木崖不就,赵敏悠闲地坐在马车柔软的垫子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宋青书心中一跳,赵敏这女人智商太恐怖,万一被她看出点蛛丝马迹就糟了。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郡主在吃醋?”宋青书故意插科打诨道。

    赵敏脸色微红,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谁会吃你这花花公子的醋啊。”

    “那为什么有的人在山上一直追问我究竟是怎么搞定任盈盈的?”宋青书忍不住笑道。

    “知道了这些手段以后才不容易被你骗吶。”赵敏咯咯地笑了起来,不过她很快察觉到两人的对话似乎有些过于暧.昧了点,连忙转移话题,“没记错的话,现在你是满清朝廷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头号敌人吧,你这个时候跑燕京去,就不怕自投罗网么?”

    “以宋某的武功,只要想走,这天下间还没什么龙潭虎穴留得住我,”宋青书傲然说道。

    “知道你本事了行吧,看把你得意的。”赵敏其实很欣赏男人这种自信的样子,当然她嘴上肯定是不会承认的。

    “不过若是有人故意给满清朝廷通风报信就说不定了。”宋青书一边说,眼神一边往赵敏身上瞟。

    赵敏不禁脸颊一热,她知道宋青书是指上次金蛇营反戈一击的事情,不由娇嗔道:“哎呀,那次是人家想让你在中原无法立足,把你逼到人家身边来嘛。”

    “是么?”宋青书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见识了这么多女人骗人的事情,他哪会这么轻易相信女人的话,更何况赵敏这样一个如此漂亮的女人。

    “人家那时候是不知道你的想法嘛,”赵敏叹了一口气,“若是早知道你胸怀席卷天下之志,我又岂会自作多情以为你愿意来投靠我。”

    “郡主现在知道了宋某的志向,是否回蒙古后就会建议你们大汗暗中防备我呢。”宋青书沉声问道,他如今羽翼未丰,若是被蒙古当成头号敌人对待,的确不是一件好事。

    赵敏嫣然一笑:“你太小看我们成吉思汗的胸襟了,大汗若知道有你这样一个惊采绝艳的对手,肯定会更加欢喜。只不过以你目前的实力,恐怕还不会被我们大汗当做对手。”

    “这就好。”宋青书并没又生气,‘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本就是争天下的金科玉律,闷声发大财方是硬道理。

    赵敏犹豫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你放心吧,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向蒙古其他人透露你的志向的。”

    她心中清楚,这次宋青书是为了救她,她才会听到一些隐秘的东西,而且对方事后丝毫没有为难她的意思,她一方面对他的妇人之仁有些不以为然,另一方面却有一丝莫名的感动。既然对方待她以诚,她也不是那种冷血无情的人。

    当然更重要的是宋青书如今的实力和蒙古比起来,犹如蚂蚁和大象,的确没必要过于针对。

    “郡主为了在下宁愿牺牲蒙古的利益,”宋青书嘴角挂起一丝淡淡的笑意,“郡主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可以称为‘蒙奸’?”

    赵敏一呆,良久过后方才反应过来他口中的‘蒙奸’是什么意思不由又气又恼:“你才是‘蒙奸’,你全家都是‘蒙奸’。”

    “我又不是蒙古人,怎么当得了蒙奸啊。”宋青书毫不在意地笑着。

    “那如果我招你为郡马呢?”赵敏脱口而出。

    宋青书心中一跳,不过他早已非情场初哥,很快就镇定下来,反而反问道:“真的么?”

    赵敏敌不过他火热的眼神,不自然地转过头去,咯咯地笑了起来:“当然是假的,本郡主的郡马要是个文能安邦,武能定国的大英雄……”

    赵敏还没说完,宋青书就羞涩地笑了起来:“没想到我隐藏得这么深的优点都没郡主发现了,哎,我这个人平时很低调的。”

    赵敏一阵愕然,很快笑得花枝乱颤:“你这人总是这么没正经。”

    笑声过后,车厢里面气氛变得奇怪起来,良久过后,赵敏幽幽叹了一口气道:“那些条件其实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那个人一生一世只爱我一个……”

    赵敏明知道要想成功引宋青书上钩,这种话根本就不能说,可她也不知道怎么了,鬼使神差地就敞开了心扉。

    宋青书一愣,微微叹道:“这个条件的确有些苛刻……”

    赵敏正想打趣他几句,谁知道宋青书话锋一转,立马接着说道:“不过我相信自己的魅力,肯定能让郡主放宽这些条件的。”

    “你去死。”赵敏脸色一红,再也受不了他的自恋,忍不住啐了一口。

    接下来一段日子,宋青书开始给赵敏疗伤,疗伤闲暇时间两人便会聊天,两人默契地都没有再把话题往感情方面引,而是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宋青书被赵敏渊博的知识所折服,赵敏也经常被宋青书一些奇思妙想震得说不出话来。

    宋青书有九阴真经、神照功两大疗伤神功,配合着使用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从黑木崖到燕京城外短短几天功夫,赵敏一身严重内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

    经过这几天朝夕相对,还有每天的思想交流,不管是赵敏还是宋青书都隐隐觉得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不一样了,可要说出哪里不一样,他俩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你真的不打算进燕京城么?”宋青书再次确认道。

    “谁叫人家武功没你高,又有伤在身,以我的身份,万一被康熙发现了,可是跑都没法跑。”赵敏一脸可怜地说道。

    “我可以保护你啊。”宋青书心想如今我就是康熙,抓或者不抓你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刚才从你的眼神里我感觉到你松了一口气,你明明不想我进城,还装得这么像,”赵敏撇撇嘴,随意挥了挥手,“算了算了,看在这些日子你陪本郡主解闷的份上,本郡主大人有大量,就不和你计较了。”

    宋青书一脸郁闷:“什么叫陪你解闷,明明是我耗费内力给你疗伤好吧?”

    “人家会记得你的好啦,”赵敏甜甜一笑,“和你实话实说吧,主要是我出来太久了,再不回去家里的人要着急了,更何况身上还中了那种恶心的毒,总不能全指望你们帮我找解药吧。”

    宋青书见到她明明笑意盈盈,眼中却闪过一丝寒光,心中不由替慕容景岳默哀三分钟:你惹谁不好,非惹赵敏,人家赵敏是什么人啊,她可是当初举手投足之间覆灭半个武林之人。

    “你也不用太担心,现在离明年端阳还有一段时间,有汝阳王府、金蛇营、日月神教联手寻找,慕容景岳躲到天涯海角也逃不掉的,”宋青书下了马车,对赵敏拱手道,“我们后会有期。”

    他并没有对赵敏说起毒手药王和程灵素的事情,毕竟他也没把握那两人能解掉三尸脑神丹之毒,给人以希望再让人失望是最残忍的。

    “后会有期。”赵敏一直撩起车帘,目送宋青书消失在城门口,突然收起笑容,冷声说道,“传令下去,让燕京城里的眼线暗中盯紧他,我要知道他接下来接触了谁,做了什么事情。”

    “是!”车夫恭恭敬敬答道,然后用密语写下了她的命令,绑到了一直带着的信鸽腿上,正要放飞之际,赵敏却开口道:

    “等等!”

    只见赵敏面露犹豫之色,良久过后方才叹了口气:“算了,撤销命令。”接着便回到了车厢之中。

    车夫看着眼前犹自晃动的车帘,不禁愕然。

    宋青书走在燕京城大街上,为了避免被人认出,他又戴上了那张银色的面具,看着熟悉的借道,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慨,尽管这座雄伟的城市实际上处于他的控制之下,可他却不能正大光明地出现,实在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确定没被人跟踪后,宋青书一路左拐右拐,来到了京城最大的青楼。

    此时正值日上三竿,还不是青楼营业的时候,不过宋青书也没打算从正门进,绕到了后面一个小胡同,见没人注意,轻轻一跃就飞到了楼上一雅间窗外。

    刚从窗户翻进去,眼前突然闪起一道灿烂的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