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597章 重逢

    宋青书与何铁手现在叫何晴分开之后,一路寻着往他昔日的府邸方向而去。一路上宋青书都在思索钱的问题,之前金蛇营攻占州府虽然收获颇丰,可金蛇营数万人马每天钱粮耗费就是个天文数字,那些从官府缴获的钱粮也只能堪堪保证金蛇营一年内用度。

    而建立情报网络也是个烧钱的事情,桑飞虹的五湖门一开始的启动资金花的是宋青书在满清当官期间各处得来的孝敬,之后宋青书刺杀康熙,这条路当然就断了。而且随着五湖门情报网络越铺越大,靠他自己的私房钱已然支撑不住,最后他只有把主意打到了韦小宝贪污得来的那些银子上面了。

    原著中韦小宝前前后后贪污了三百多万两,如今他因为早夭的缘故,没贪到那么多,那也有差不多一百万两,这些银子他素来瞒得很紧,莫说康熙不知道,连双儿也不太清楚。

    后来佟家趁韦小宝死了来报复,再被神龙岛一闹,韦府中名义上的主母双儿也到洞庭湖药王庄去了,子爵府就被宋青书暗中掌控,韦小宝这笔秘密的宝藏自然也被他笑纳。对此宋青书并没有什么愧疚心理,毕竟韦小宝贪污而来的这些银子都是各级官员收刮的民脂民膏,他用作驱除鞑虏的大业之用,怎么也算造福百姓了。

    这两年五湖门的活动资金靠的就是韦小宝这笔赃款,不过这笔银子目前也只够支持这一个情报网络,何晴的青楼情报网所需资金,得另想办法。

    宋青书目前的打算是暂时用康熙内库里的钱启动这项计划,不过动用内库,目标太大,总不是长久之计,必须尽快想其他办法。

    因此宋青书自然而然就想到了金庸世界里几处著名的宝藏,梁元帝的宝藏远在荆州,高昌国宝藏只是一桩笑话,大攻坊宝藏当年已被袁承志取出,那剩下的只有闯王宝藏和大清龙脉的宝藏了。

    “也不知道葵花太监那老东西,如今吸食龙气效果如何……”

    说来也奇怪,自从葵花太监开始吸食大清龙脉过后,大清的国运似乎一下子黯淡下来,当初何等蒸蒸日上,甚至有和蒙古分庭抗礼的架势,可如今宋青书却知道满清强盛的外表下,早已是危机四伏,千疮百孔。

    “莫非龙脉这种虚无缥缈之说真有其事?”宋青书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去鹿鼎山,鬼知道葵花老祖吸食足够龙气后变成了什么老妖怪。

    目标确定到了闯王宝藏身上,宋青书开始寻思,不管是冰雪儿,又或者是南兰的凤钗,都能找到宝藏之所在,如今唯一头疼的就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宝藏从关外运回来……

    一路思索,不知不觉中宋青书已经走到了昔日京城中的宅子外,看着牌匾上的宋府已经换成了田府,宋青书有了片刻的失神,当初自己刺杀康熙,满清朝廷自然容不得他的一切,只不过他以康熙的身份暗中庇护,田归农与南兰方才没有被株连,不过这宋府的牌匾自然不能

    (本章未完,请翻页)明目张胆地继续挂着。

    “也不知道冰雪儿在这里住得是否习惯……”宋青书心中微微一动,当初金蛇大会上,冰雪儿不愿和宋青书其他女人碰头,就悄悄带着苗若兰到燕京城找南兰,算算日子,她应该早就到了。

    宋青书正要推门进去,突然院子里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小女孩的哭声,还夹着女人的娇斥声音,宋青书不由一怔,他听得出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的声音,小女孩是苗若兰,成熟女人声音应该是南兰。

    “看样子是南兰正在教训女儿,这个时候进去似乎有些尴尬……”宋青书犹豫良久,放弃了从正门进去,而是来到一旁院墙,一个纵跃便藏身到了院子中一棵繁茂的大树之中,他也很好奇,小若兰这么可爱,南兰为何会这么生气的样子。

    院子中一个粉妆玉砌的小女孩拼命地跑,后面一个风姿绰约的少妇正拿着鸡毛掸子在后面拼命地追,小女孩赫然正是苗若兰,只听她一边跑一边哭道:“人家长大了就要嫁给青书哥哥嘛,他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宋青书顿时脸色古怪,没想到自己魅力居然这么大,连小若兰也被我迷倒。

    后面追着的那风姿绰约的少妇似乎有些体力不支,忍不住停下来微微喘气,饱满的胸脯仿佛波浪一般起伏,听到女儿的话,顿时急了:“不行!你嫁谁也不能嫁给他!”

    这少妇自然就是阔别已久的南兰了,也许是因为运动的关系,鬓间微微渗出颗颗细汗,赛雪的肌肤上还隐隐透露出一丝嫣红。

    “为什么不行?”苗若兰顿时急了。

    听到女儿的质问,南兰顿时呼吸一窒,心中暗暗叫苦,我的乖女儿,娘总不能告诉你你心中的大英雄其实是个恶魔,娘被他……

    想到每次被那人欺负的场景,南兰身子都有些发软,只好咬牙道:“娘说不行就是不行!”

    “难道娘想自己嫁给青书哥哥么?”苗若兰突然双手叉腰,气呼呼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南兰心中一跳,急忙打量四周,见没人听见方才暗暗松了一口气,同时不禁恼怒起来,瞪了女儿一眼:“你怎么说这种胡话!”

    “谁让娘又说不出个原因来,我恨死你了。”苗若兰嘤嘤哭了起来,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往里屋跑了进去,只留下南兰一个人留在原地。

    想到女儿那愤恨的眼神,南兰心中一痛,下意识弯腰捂住胸口。

    “小娘子可是哪里不舒服,要不小生帮你揉揉?”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南兰霍然转身,发现每晚都会梦到的那个男人赫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你……”南兰下意识退后了一步,脚却被地上石凳绊了一下,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往地上跌去。

    “小娘子走路可要小心啊。”宋青书手臂一舒展,搂着她圆润的腰肢一把将她搂了回来。

    宋青书身上熟悉的气息让南兰又爱又恨,一时

    (本章未完,请翻页)间五味陈杂,竟然忘了反抗,不过她突然想起今时不比往日,自己女儿还在,不由推了他一把:“快放开我,若兰还在附近呢。”

    宋青书并没有松开手,反而伸手在她胸口揉了起来:“你刚才是这里不舒服么?”

    “不要~”南兰身子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完全没法拒绝对方,只好提起残余的理智,嘤咛一声,“求求你了,至少别在这里……”

    宋青书本也来只是想调戏她一下,万万没料到她身子居然敏感如斯,看着怀中佳人一双星眸似睁似闭,隐隐有水渍流动,红润的双唇微微张开,吐气如兰,宋青书一颗心一下子也躁动起来。拦腰便将南兰横抱起来,快步往一旁房间走去。

    躲在不远处窗户后面的苗若兰看着两人消失的背影,嘴唇都快咬出血来,浑身瑟瑟发抖,心中止不住的愤怒:难怪娘亲不准我喜欢青书哥哥,原来她自己和他……

    没过多久,小女孩又变得振奋起来:原来青书哥哥喜欢成熟一点的女人,哼,再过几年,我就不信比不过娘!

    以宋青书的武功,刚才自然知道苗若兰躲在一旁,之所以刻意与南兰表现出那么亲热的一面,就是想断了少女那颗心思。

    他虽然风流,却不是变态,苗若兰如今还只是个小女孩,只因为自己救过她,她对自己有异样情愫很正常,可她还太小,并没有足够的判断力,宋青书不愿意占她涉世未深的便宜,索性就出了一记狠招,斩断少女的情丝。

    只可惜宋青书再懂女人的心思,也摸不透一个小女孩的内心世界……

    宋青书一开始只打算做做样子,怎料南兰的身子这般禁不住撩拨,感受到怀里的女人软得像一团棉花一般,他哪里忍得住,索性假戏真做起来。

    “怎……怎么了?”途中南兰感觉到宋青书身子一僵,不禁娇羞无限地问道。

    宋青书身体怎能不僵硬,因为他察觉到了一个轻柔的脚步小心翼翼走到了窗户边,来人似乎非常犹豫,可最终还是伸出纤细的手指在舌尖沾了沾,轻轻在窗户上戳了一个洞。

    听呼吸声,外面的人明显不懂武功,可她的脚步声却比常人轻了许多,宋青书一下子反应了过来,来人是个小女孩,而这院子里唯一的小女孩,只有苗若兰。

    宋青书这下尴尬了起来,人家女儿在外面看着,自己哪还好意思继续欺负南兰,可如今欺负到了一半,若直接放弃,被南兰发现了什么异常,到时候怎么收场?

    正在进退不得之际,南兰轻扭腰肢,温柔而又羞涩地向他发出了继续的邀请。

    “死就死吧!”宋青书心一横,索性当自己根本没发现苗若兰。

    屋里屋外,顿时响起了三个沉重的呼吸声,南兰很快察觉到身上的男人似乎比平常要兴奋几分,还只当是两人太久没见面的缘故,哪又知道事情的真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