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01章 秘密暴露危机

    “你现在怎么也算是一代宗师了,怎么还是这么一副惫懒无耻的样子。”东方暮雪翻了个白眼,忍不住轻哼一声。

    “谁让我有一颗放荡不羁的心呢。”宋青书丝毫不觉得有什么羞耻的,笑嘻嘻答道,“怎么样,要不要我帮忙助你恢复功力?”

    东方暮雪顿时默然,良久过后方才说道:“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宋青书心想不管她问什么,自己都挑些符合她心意的话回答她。

    “若是有朝一日,我杀了任我行,任盈盈为报父仇要来杀我,你会帮谁?”东方暮雪轻描淡写地述说着,仿佛杀堂堂日月神教教主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宋青书顿时囧了,怎么女人都爱抛出这种选择的问题?尽管他打着说好话的主意,可他也不愿意说违心的话。

    眼珠儿一转,宋青书便有了主意:“当然是帮任盈盈了,以你的武功,随便一根手指都能灭杀她,你哪还需要我帮忙。”

    “你倒是机灵,”东方暮雪轻笑一声,“那你也应该知道我的答案了?”

    “知道了。”宋青书苦笑一声,他知道刚才自己最佳的选择就是完全站在东方暮雪这一边,那样两人的关系更加紧密了一层,也许再也不用担心东方暮雪和他不是一条心。

    可他无法说服自己的心,前世看笑傲江湖,任盈盈是他最喜欢的一个女主角色之一,尽管如今这个任盈盈与原著中那个任盈盈不是一个人,但他依然不愿意伤害她。

    尽管宋青书在这个世界比他前世要成功了许多,但他依然很怀念以前的世界。他朦朦胧胧有一种感觉,若是自己真能做到对任盈盈这个自己曾极为喜欢的人铁石心肠,那意味着他彻底斩断了前世的记忆,而这份记忆对于宋青书来说极为宝贵,他甚至不愿意遗忘曾经每一次的怦然心动……

    一旁的东方暮雪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我这段时间当皇帝还当得挺过瘾的,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黑木崖,所以你还有足够的时间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到时候希望你有不同的答案。”

    “也许……吧。”东方暮雪的眼神让宋青书心中苦笑,自己与任我行结盟,虽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前世对任盈盈的情怀,可另一方面也有着制衡东方暮雪的心思,毕竟她太过惊才绝艳,实在不像那种甘心当一个贤内助的女人。

    东方暮雪想必也看透了这一点,但她选择了不点破,宋青书自然也只有揣着明白装糊涂,屋中顿时陷入了一种极为微妙诡异的沉寂。

    一旁的曲非烟看得心中焦急,这两人一个是自己情郎,另一个是对自己恩重如山的师父,她不愿意两人产生什么隔阂间隙,灵机一动,顿时开口打破了屋中的宁静:“宋大哥,你刚才是不是在问吴三桂为什么会派这些刺客入宫行刺?”

    “是啊。”宋青书感激地看了曲非烟一眼,以东方暮雪的性子,自然不会拉下面子说软话,而自己

    (本章未完,请翻页)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开口,两人之间,有曲非烟在一旁充当润滑剂,实在再好不过了。

    东方暮雪轻咳一声:“拜你那位宋大哥所赐,满清十万大军近乎全军覆没,实在有些伤筋动骨,三藩又一直有反心,遇到这个大好时机,难免不会动什么心思。”

    见她明明是想解释给宋青书听,却顾及面子只对着对自己说,曲非烟不由暗自发笑,没想到师父这样的人物,居然也会这般小孩子脾气。

    曲非烟忍着笑意,一本正经转向宋青书:“宋大哥,师父让我告诉你,是因为你打败满清十万大军,导致朝廷上下人心浮动,平西王等人也动了一些不该动的念头。”

    饶是东方暮雪高冷,也禁不住徒弟这般当面打趣,不由又羞又怒,狠狠瞪了曲非烟一眼:“他没长耳朵么,要你再复述一面干嘛。”

    难得看到东方暮雪露出羞涩的一面,宋青书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白玉微红的脸颊。

    注意到宋青书玩味的眼神,东方暮雪突然觉得有些心慌意乱,不由薄怒道:“看什么看?”

    “难得看到你露出这番神态,自然要多看一会儿了。”宋青书笑嘻嘻答道,一旁的曲非烟悄悄地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要看你就看吧,”东方暮雪也不是常人,很快便恢复了正常,“若是看够了,我们就说正事。”

    “绝世姿容,看一辈子也看不够。”宋青书一副花痴的样子盯着她。

    一旁的曲非烟一脸夸张地看着宋青书,心中暗想:说到脸皮之厚,这世上恐怕没几个人比得上宋大哥了。不过这招好像挺管用的,连师尊这样的人物,都被他弄出了小女儿羞态……

    尽管知道宋青书是在信口开河,可被他这般夸奖,东方暮雪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受用,脸色终于渐渐恢复了正常:“真是怕了你了,你还想不想知道岳乐的事情了?”

    “岳乐?”说起正事,宋青书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朝廷是怎么处理他的?”

    十万大军近乎全军覆没,岳乐身为主帅,肯定难辞其咎,宋青书尽管也收到一些消息,可终归比不上问东方暮雪这个‘满清皇帝’来得直接。

    “岳乐威望实在是太高,朝中很快分为两派意见,一派觉得这次失败很大程度是各路主将的问题,并不应当过于怪罪到岳乐身上,另外一派却认为他身为主帅,因对此次失利负全部的责任,双方各有各的道理,一时间倒也僵持不下。”东方暮雪答道。

    “其实关键是在于你想如何处置他。”宋青书居庙堂之高已久,早已不是昔日那个毫不懂朝堂政治的初哥。

    什么方针之争,政策之争,又或者名分之争,等等等等,通通都是个幌子,归根到底是权力之争。

    如今对岳乐的处理,争论得如此之厉害,还有那么多人保他,最大的原因是东方暮雪这个‘皇帝’没有表态,底下的人只好根据种种蛛丝马迹猜‘康熙’的心思,以求迎合圣

    (本章未完,请翻页)意,被皇帝另眼相看。

    有些大臣认为此番如此惨败,皇上不可能放过岳乐,所以主张严惩。另一些大臣则认为,皇帝将这件事情拿出来讨论,就证明了他有心放岳乐一马,于是纷纷上书给岳乐辩解。

    争来争去,到如今这个地步,其实对于大多数朝臣来说,岳乐的死活根本已经无关紧要了,重要的是自己的观点能否获得皇帝的支持,得到最后的胜利。

    “岳乐此人不能留。”东方暮雪冷冷说道。

    “为什么?”当初朝廷大军虽败,但岳乐当机立断退兵,替朝廷保存了实力,宋青书认为他是一个人才,尽管以他的身份不可能被金蛇营所用,可能被宋青书这个‘假康熙’所用,毕竟他日对付蒙古又或者是南宋,满清都需要这种帅才。

    “你知不知道岳乐回来后找我密谈,第一句话是什么?”东方暮雪一脸凝重。

    “是什么?”见东方暮雪的脸色,宋青书也是一惊。

    “他说朝廷里面有奸细,而且职位相当之高!”东方暮雪心有余悸地重复了一遍,当初她听到岳乐这般说,第一反应还以为自己的身份败露了。

    “什么?”宋青书也是一脸震惊。

    东方暮雪沉声答道:“岳乐毕竟是身经百战的名将,南征金蛇营一战朝廷大军实在败得太过诡异,你一系列的表现对于其他人来说也许是惊才绝艳,可在岳乐看来,他敏锐地意识到肯定有朝廷大员向你通风报信,不然你不可能对朝廷大军的动向一清二楚,每次都能把握住那一闪而逝的时机。”

    “而有资格知道如此详细情报的人,整个朝廷屈指可数,岳乐怀疑内奸是索额图,明珠,又或者是康亲王之中某一人,所以回来第一时间便找我密谈,可他万万没想到,他眼前那个‘康熙’才是真正的内奸。”东方暮雪如今回忆起来还有些后怕,若不是李代桃僵冒充康熙太过匪夷所思,岳乐说不定已经识破了她和宋青书最大的秘密。

    “那为何不早日除掉他,还要让群臣讨论?”听到这一切,宋青书也是倒吸一口凉气。

    “岳乐毕竟威望甚高,与满朝文武不少人都有交情,我若直接下旨处罚他,肯定会有不少人替他求情,其余朝臣除非和岳乐有仇怨,不然只会隔岸观火,那样一来就很难定他死罪,”东方暮雪得意地轻笑了一声,“可如今情况就不一样了,经过这段时间争吵,朝中至少有一半的大臣恨不得岳乐去死,到时候我再稍微露露口风,要处置岳乐,只会易如反掌。”

    “东方暮雪这玩弄权谋的水平,的确高我甚多。”宋青书心中苦笑不已,她轻描淡写一招,便将岳乐的问题变为一个权力斗争的问题,不露痕迹地就得到了半数朝臣的支持,而那些人被利用了却不自知。

    “之前虽然时机成熟,但要处理岳乐,我一直缺少一个契机,没想到今天契机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东方暮雪脸上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