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05章 借

    东方暮雪不自然地移开目光:“你想赌什么?”

    “二十四桥明月夜……”宋青书点到为止,他相信东方暮雪听得懂他话中的意思。

    东方暮雪脸蛋儿闪过一丝淡淡的红晕,面露犹豫之色。

    “怎么,不敢赌么?”宋青书故意激道。

    “赌就赌!”东方暮雪咬了咬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那万一你输了打算怎么办?”

    “换我给你呗”宋青书脸上露出一丝坏坏地笑意。 &∧→ωáń∧→∧→ロ巴,★.︽∽.▼p;

    “下流!”东方暮雪啐了一口,“那我不赌了,这样不管输赢,吃亏的都是我。”说完就径直离去。

    “那你想要赌什么?”宋青书急忙拉住她。

    东方暮雪眼神中露出一丝狡黠之色:“若是你输了,他日你与任盈盈的洞房花烛夜,让我代替你去。”宋青书一怔,很快反应过来:“喂喂喂,你是个女人啊。”

    东方暮雪哼了一声:“怎么,女人就不能跟女人洞房了么?任盈盈那妮子,我可是精心养了十几年,眼看着她一天一天出落得楚楚动人,正值开花结果之际,却被任我行和张无忌坏了大事,如今又被你捷足先登,真是气死我了。若是不能得到她的红丸,我念头不通达,一辈子都不会痛快。”

    宋青书这才明白当初东方暮雪听到自己与任盈盈的联姻为何反应那么大,本还以为她吃醋呢,没想到她是真的吃醋,只不过不是吃任盈盈的醋,而是吃我的醋。

    想到这些,宋青书忍不住有些酸溜溜地哼了一声:“不行,我可不会让你碰我的女人。”

    “别这么小气嘛,人家也是女人,你又不会真的吃亏。”东方暮雪用一种近乎哀求的语气和他商量着。

    宋青书心中一跳,从来没见过东方暮雪流露出如此低声下气的一面,说实话还是挺受用的,不过她这爱好实在太另类了一些。

    见宋青书一直不为所动,东方暮雪轻咬了一下嘴唇,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要不我用自己的红丸和你换?”

    宋青书一颗心砰砰砰剧烈跳了起来,担心自己一时冲动答应下来,急忙说道:“这个话题太污了,我需要冷静一下。”说完逃也似的先行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东方暮雪忍不住跺了跺脚:“胆小鬼!”

    今日谋划柔嘉公主之事实在有损皇家颜面,宋青书与东方暮雪为了行事方便,赶走了随行的宫女太监,径直往小佟后所在宫殿走去。

    直到来到小佟后别院外,宋青书终于反应过来,不禁怒视着东方暮雪:“差点上了你的当了,你的红丸本来就是我的,我为什么还要和你赌?”

    “谁说的?”东方暮雪扬起了下巴,脸蛋儿上的肌肤在阳光照耀下,显得分外晶莹剔透,“本姑娘想给哪个男人,就给哪个男人。”

    “你敢!”宋青书顿时大怒。

    “有什么不敢的,你也知道我的脾气,若是你惹得我不高兴,我也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来哦。”东方暮雪毫无所动,笑盈盈地看着他,“你若是不把任盈盈的红丸给我,我就去勾引令狐冲,气死你们这对狗男女。”

    “算我怕了你了,大不了我退一步,”宋青书一阵头疼,“我不可能在她新婚之夜把她送给你糟蹋,不过之后你大可以凭你本事去征服她。”

    “哼,小气,”东方暮雪也明白自己的要求是男人都不会答应,犹豫半晌后,不情愿地说道,“那你们洞房之夜我要在一旁。”

    宋青书犹豫道:“这个倒不是不行……”见到东方暮雪一脸兴奋之色,宋青书不满地说道:“你高兴什么啊,这赌约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你肯定输了。”东方暮雪傲然说道。

    “是么?”宋青书一脸不以为然。

    “你不信?”东方暮雪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自己爬上小佟后的床算什么本事,让对方上小佟后的床才是真本事。”

    宋青书顿时皱眉,以他欢喜真气的特性,就算以真面目上小佟后的床,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要让东方暮雪上小佟后的床,他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到什么办法。

    “跟我来吧。”东方暮雪暧.昧一笑,拉着宋青书便往小佟后寝宫走去,中途不露痕迹地戴上了康熙的面具。

    “恭迎陛下~”小佟后一早就接到谕旨,知道皇上等会儿要过来,便按照吩咐遣散了宫人,满怀雀跃地等在寝宫之中。

    “平身吧。”东方暮雪淡淡地说道。

    “谢皇上。”小佟后微笑着抬起头来,不过当她看到站在‘康熙’身边的宋青书之时,不由花容失色:“你……你……”

    她又怎会不认识如今满清国头号反贼,当初宋青书在紫禁城当差的时候,两人倒是经常碰面。那时候她虽觉得这个侍卫有些气质不凡,却也没有怎们放在心上,毕竟两人身份可谓云泥之别,她是高贵的皇妃,对方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奴才。

    可最近宋青书的名声轰动朝野,连深宫中的小佟后也听过他那种种神奇的事情。看着眼前这个器宇轩昂的男人,再联想到当初在皇宫中对自己恭恭敬敬行礼的那位英俊侍卫,小佟后不由一阵恍惚。

    “爱妃不用惊慌,他是自己人。”东方暮雪淡淡地说道。

    “自己人?”小佟后觉得自己有些晕了,这个刚在山东打破朝廷十万大军,搅得朝堂鸡犬不宁的反贼居然被皇上称为自己人。

    一旁的宋青书也是一脸古怪,他没料到东方暮雪就这样把他带来和小佟后见面,这要如何收场啊!

    “具体情况涉及朝廷机密,你不用深究,朕说他是自己人,他就是自己人。”出乎宋青书意料,东方暮雪并没有多加解释,反而简单粗暴地下了定论。

    可是效果却出奇地好,也许小佟后久居深宫,明白很多东西知道得越多就越危险,既然皇帝这么说,她自然就不会有异议:“臣妾明白。”

    东方暮雪装模作样地点点头:“去跟宋公子打个招呼。”

    小佟后心中顿时惊讶无比,之前她以为宋青书是康熙派出去的间谍卧底之类的,可如今听他的口气,明明是把宋青书当成一个平等的人在对待。

    “宋公子万福!”小佟后微笑着对宋青书盈盈一拜,她是个聪慧的人,既然皇帝这么重视这个男人,她自然不会傻到此时自衿身份。

    “宋某见过佟贵妃。”小佟后盈盈一拜,顿时香风铺面而来,宋青书下意识将她扶了起来。

    小佟后心头一跳,双手急忙往后一缩,见康熙脸上并没有责怪的意思,方才放下心来,不过心中却有些恼怒:“这人怎么如此大胆无礼!”

    之前以康熙的身份和小佟后亲热惯了,宋青书下意识去扶她手臂,注意到她的反应,方才醒悟过来,顿时苦笑不已。

    “你究竟想干什么?”宋青书对东方暮雪传音入密道,她现在这般未免有些玩得过火了,自己公然出现在贵妃寝宫之内,等会儿如何善后就够两人头疼的。宋青书清楚东方暮雪不是一个不分轻重的人,绝不可能是因为一个荒唐的赌约,就让两人冒这么大风险。

    东方暮雪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同样传音入密答道:“要完全掌握这紫禁城,单靠你我两人是万万做不到的,所以我们需要拉拢盟友,而小佟后就是目前最合适的人。”

    “你疯了?佟家是满清八大家族之一,她要是知道了真相,又岂会帮我们!”宋青书眉头紧皱,他不是没想过拉拢亲信,可顶多招揽一些地位卑微的宫女太监什么的,在这紫禁城中稍微有点身份的基本上都是满亲贵族,代表的自然是满人的利益,又岂会被他拉拢做动摇满清根基的事情。

    “我又不会傻到一下子告诉她真相,慢慢来,等她醒悟过来,已经和我们是同一条线的蚱蜢了,想不帮我们也不行。”东方暮雪胸有成竹地答道。

    “你打算怎么做?”宋青书目光尽是询问之色。

    “你等着看好戏吧。”东方暮雪唇角那抹笑意更明显了。

    两人传音入密,仿佛两座雕像,屋中顿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宁静,小佟后站在一旁只觉得莫名地紧张,可宫中自有宫中的规矩,她又不敢开口打扰康熙思考。

    正当小佟后忐忑不安之际,终于听到皇上开口了:“爱妃,这次朕带宋公子来,是有一件要事和你商量。”

    小佟后心中一跳,不由窃喜,看来这件事情机密至极,后宫中这么多姐妹皇上不找,偏偏来找了我,岂不是证明了我最受宠爱。

    “皇上,不知是何事?”

    东方暮雪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这件事情需要你帮忙,而且极为为难。”

    小佟后急忙下跪答道:“只要能替皇上分忧,再为难的事情臣妾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是么?”东方暮雪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你先别急着答应,这件事情实在关系重大,你若是听了可就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小佟后顿时犹豫起来,皇帝说得如此慎重,想必这件事情绝对是泼天的大事,有时候知道得太多未必是件好事啊。

    不过片刻过后她却坚定地点了点头:“臣妾愿意替皇上做任何事情,为皇上分忧解难,不需要回头的机会。”

    小佟后明白这次如果拒绝,必然会让康熙失望,一旦失了圣心,昔日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荣耀必将一去不复返。

    “不愧是朕最疼爱的妃子,”东方暮雪哈哈大笑,不过很快脸色黯淡下来,“佟妃,想必你也注意到了这些年来,后宫中一直没人替朕诞下子嗣吧。”

    小佟后急忙劝慰道:“皇上平日里操心国事,而且宫中姐妹们服侍皇上也没几年,一时没有子嗣再正常不过,皇上正值盛年,终会有姐妹替皇上诞下龙子的。”

    康熙如今也就二十不到的年纪,成亲没几年,这个年纪没有子嗣在历朝历代的确是很正常的事情。

    小佟后突然脸色一红,想到皇帝特意和她说这个,莫非是希望自己能早日诞下龙子么?这样一想,小佟后顿时激动起来。

    “不会有了。”东方暮雪突然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脸上同时浮现出无奈,愤怒一系列的情绪。

    一旁的宋青书看得目瞪口呆,自己认识的这些女人,怎么都是奥斯卡影后级别的演技派啊。

    “为什么?”小佟后花容微变,下意识问道。

    “爱妃应当知道宝亲王弘历一直对朕的皇位虎视眈眈吧。”东方暮雪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

    “知道。”小佟后脸色渐渐白了起来,这才想到自己似乎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秘密。

    “弘历那逆贼一直谋夺朕的皇位,三番四次下手害朕,虽然绝大多数阴谋都失败了,但却成功了一个。”东方暮雪咬牙切齿起来,“朕中了一种奇毒,虽然不会危及性命,可朕这被子都不可能有子嗣了。”

    “啊?”小佟后用手捂住小嘴,忍不住惊呼出声。

    东方暮雪看了她一眼:“你知道之前弘历暴毙的事情吧,那只是对外的理由,实际上是朕下的手。”

    此等惊天秘密一个接一个,小佟后已经麻木了。

    东方暮雪继续说道:“可惜弘历的势力太大,为了防止我大清国内乱,朕只好以当他是病死的,同时还要保留他的爵位,他那些儿子朕也没有理由去动。”

    “可这样一来就有个天大的问题,一旦朕一直没有子嗣,只能从各宗室里面挑选贝勒立为太子,而弘历一系是继承优先级最高的,未来的储君必然会在他的儿子中产生。哼!朕的江山,又岂能传到他的儿子手里去!弘历那逆贼恐怕在九泉之下都要笑醒!”

    小佟后脸色惨白,整个身子微微颤抖,仿佛随时都会栽倒到地上:“皇……上,宫中御医无数,而且天下不乏神医,也许能解那种奇毒……”

    东方暮雪霍然转身盯着她:“你当朕没有尝试过么?”

    小佟后心尖儿一颤,急忙跪到地上:“臣妾口不择言,请皇上恕罪。”

    见康熙一直沉默不语,小佟后突然福至心灵:“皇上刚才不是说臣妾能帮忙么,不知道如何才能帮到皇上。”

    “给朕生一个儿子。”东方暮雪眼睛发红,直勾勾地盯着她。

    “能为皇上诞下龙子,臣妾心里自然千万个愿意,可如今……”小佟后瞟了东方暮雪一眼,剩下的话哪敢说出来。

    “朕自然有办法让你生儿子,只问你愿不愿意?”东方暮雪狠狠地盯着她。

    “臣妾愿意!”小佟后忙不迭地点头,她明白今日若敢说半个不字,哪怕她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妃,也别想见到明天的太阳,可她心中还是疑惑,皇上不是不能生育了,那自己如何生出龙子?

    小佟后突然想到什么,霍然转身,看了一直站在一旁的宋青书一眼,皇上为何把这么隐秘的事情当着这人说,难道……?

    “看来你明白了,”东方暮雪叹了一口气,“从今宋公子可以自由出入你的寝宫,如朕亲临,你好生服侍他,直到受孕为止,明白么?”

    “这怎么可以?”小佟后顿时尖叫起来,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康熙,“臣妾生是皇上的人,死是皇上的鬼,又岂能被其他男人沾了身子。”

    东方暮雪一脸古怪地看了宋青书一眼,心想你都被那家伙翻来覆去沾了多少遍了。不过这种话当然不能说出口,轻咳一声,她继续说道:“你莫非打算抗旨?”

    “臣妾不敢。”小佟后只觉得脑中嗡嗡直响,今天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而且康熙这要求,实在太过荒唐,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朕也知道这很为难,可现在朕也没有办法,”东方暮雪一改之前的威严,柔声劝慰道,“你大可以放心,朕今后绝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冷落你,你依然是朕最宠爱的妃子,而且朕可以立下誓言,只要你诞下儿子,朕必定立他为太子,将来你就是皇后,太后,你的儿子将继承朕的万里江山!”

    “臣妾……臣妾……”小佟后如今已经不能正常思考,模模糊糊中只听得清太子、皇后、太后几个字,刹那间有些心动,可自小受的教育让她实在有些抗拒。自己是身份尊贵的贵妃,对方却是一个低贱的汉人,自己高贵洁白的身子一辈子只能被皇帝一人宠幸,又岂能让其他男人玷污……

    “莫非你不愿意?”东方暮雪突然重重地哼了一声,仿佛一记重锤击在小佟后心上。

    小佟后霍然清醒,她已经明白事到如今自己没有选择了,听了这么多秘辛,如果不同意,等待自己的结局只能是灭口。

    “臣妾……愿意。”小佟后咬紧牙关,嘴唇都快被咬出血来。

    东方暮雪忍不住看了一眼宋青书,传音入密道:“没想到她倒也是个三贞九烈的女人,真想看看她知道自己的身子早已被我们玩弄无数遍后,会是什么反应?”

    宋青书眉毛一跳,急忙答道:“你可别乱来!”

    “放心。”东方暮雪对着他笑了笑,然后将小佟后扶了起来,“爱妃,宋公子身份特殊,不可能经常留在你身边,所以每次他出现,你都要尽心服侍,争取早日受孕,知道么?”

    “臣妾……知道。”小佟后低着头,两行清泪止不住地在脸颊上滑落下来。

    “你也不必太过紧张,宋公子是朕最信任的人,你就把他当成朕好了,”东方暮雪拉着小佟后的手交到宋青书手里,“今天你们好好熟悉一下吧。”

    “是。”小佟后声音中流露出无限的凄苦。

    “朕还有要事要处理,就不打扰你们了,”东方暮雪往外走去,路过宋青书的时候,神色古怪地叮嘱了一句,“佟妃身子骨弱,你等会儿可要怜惜些。”

    宋青书苦笑不已,只好恭恭敬敬答道:“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