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08章 靖南王妃

    柔嘉公主脸色腾地一下就红了起来,她怎料到康熙居然会如此荒唐下这种命令。

    可她又不敢违抗命令,毕竟这也算圣旨,只好抿着双唇跪倒了地上,仿佛要将头埋在怀里,根本不敢抬头看那么一眼。

    小佟后本来正在亡魂大冒,谁知道宋青居然轻描淡写就化解了眼前危机,整个人一下子怔住了。

    可没过多久,身体里传来的异样让她很快清醒过来,不由又羞又急,伸手掐了身上男人腰间一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般胡闹!”

    宋青俯身凑到她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我们越是这样○○○,→.○○.︽荒唐,她就越是害怕,脑子里自然不会去想其中的破绽了。”

    “难道有什么破绽么?”小佟后吃了一惊,毫不知情的她可谓是最担心秘密泄露之人。

    “比如我的头发啊,她虽然没见过康熙,但也分得清楚汉人满人头发的区别。”宋青仿佛在述说一件毫不相关之事,一点担忧之色都没流露出来。

    小佟后却被下了个半死,急忙往远处的柔嘉公主瞄了一眼,见她一直低着头方才稍微舒了一口气,没好气地瞪了宋青一眼:“那你还将她留在这里!”

    “我若直接赶她出去,等她镇定下来肯定会回忆起不妥的细节,还不如把她留在这里,让她多受点惊吓的同时,还在我控制之中。”宋青手指滑过小佟后脸蛋儿,“放轻松一点,你这样子可不像在伺候皇上啊,小心引起她的怀疑。”

    小佟后此时最怕的就是这个了,贝齿一咬,便变得主动配合起来,腰肢微微摆动,喉间传出阵阵婉转悦耳的娇.啼。

    “呸,难怪这小佟后能专宠后宫,果然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跪在地上的柔嘉公主听得面红耳赤,暗暗啐了一口。

    同时她心中也有些慌了起来,据以往的传闻,这康熙最重视自己的形象,如今这么荒唐的一幕被我看到了,他会不会杀了我灭口?

    不,应该不会,我又不是个身份卑微的宫女,能无声无息就处理掉,自己好歹也是堂堂的靖南王妃……

    可如今这局面来怎么收场?

    柔嘉公主简直欲哭无泪,心想自己本是来给父亲求情的,结果还没开口,就惹了一身骚。

    柔嘉公主突然一愣,想到了在翊坤宫门口,似乎没人告诉自己皇上在这里,而且那个宫女直接把自己往这里带进来……

    她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自幼在贵族家庭长大,她又岂能不明白后宫里那些手段的诡谲,心想莫非是有人陷害佟妃,自己无辜被卷了进来?

    可任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究竟是谁在后面兴风作浪,往往脑海里刚冒出一个人名,很快便被自己排除掉了。

    耳边不停传来各种旖旎的声音,柔嘉公主只觉得身体深处都冒出了一股股热意,不由暗暗叫苦:皇上的体力怎么这么好,都这么久了,也没有停歇的迹象。

    “靖南王妃,你进宫所谓何事?”

    听到康熙询问的声音,柔嘉公主终于得以舒了一口气,急忙答道:“柔嘉此次来京城带了一些北地特产,就想着进宫给太后、皇后还有各位嫔妃送一点。”

    她不敢实话实说,知道自己求康熙效果绝对比不上借助妃嫔给他吹枕边风,为了救父亲更有把握,她只好这般回答。

    “特产?”宋青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都有些什么特产啊,说来给朕听听?”

    “北地特产很多,但最名贵的是人参,鹿茸,貂皮,这次上京我特意收集了不少,献给各位娘娘。”柔嘉公主脸色极为古怪,因为康熙询问她话的时候,动作并没有丝毫停歇,小佟后喉间发出了一声声甜腻蚀骨的声音。

    “这三种虽然名贵,但在朕看来,并不是北地最珍贵的特产。”宋青语气变得有些奇怪起来。

    柔嘉公主神情一怔,很快就惊慌起来:“还请皇上明示,只要是北地之物,柔嘉必定想法设法求来献给皇上。”

    听康熙的意思,似乎怪罪她私藏最珍贵的宝物,反而拿一些次等的东西来糊弄宫中嫔妃,一个不好,这就是欺君大罪,柔嘉公主哪能不心慌。

    “是么?”宋青似笑非笑地盯着她,“朕恐怕靖南王会舍不得啊。”

    柔嘉公主心中一惊,她知道丈夫耿精忠素来有不臣的心思,康熙这般说,莫非是在暗示什么?

    “皇上说笑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们一家人所有的荣耀都是皇上赐予的,精忠又岂会舍不得呢。”柔嘉公主暗暗寻思,如今父亲还没救出来,也没探出朝廷虚实,精忠暂时只能韬光养晦,保持表面上的恭顺,等会儿不管康熙索要什么,自己都替精忠答应下来便是。

    宋青上下打量了柔嘉公主一番,不由赞道:“王妃容貌秀丽,气质典雅,这样一个美人儿岂不比什么‘鹿茸、人参、貂皮’名贵得多?”

    柔嘉公主整个人一下子就傻掉了,她没想到康熙居然会说出这种轻薄的话,反应过来后不由勃然大怒,深吸一口气,冷冷答道:“皇上,请自重。”

    宋青从小佟后身体里退了出来,随手拉了一条薄毯披在身上:“王妃此行的目的,朕一清二楚,这里没有外人,朕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怎么处置岳乐,不过是朕一句话的事情,这就要看王妃如何选择了。”

    此言一出,首先吃惊的是一旁的小佟后,她没料到宋青居然如此胆大包天,居然把主意打到了柔嘉公主身上,对方如今是堂堂的靖南王妃,干系重大,若是在宫里被男人欺辱了,逼反了靖南王,这个后果谁承担?到时候宋青一走了之,康熙回来,自己岂不是要被迁怒?

    “你疯了?”小佟后不顾身体的疲累,悄悄拉住了宋青。幸好她不愿被外人看出破绽,不敢大声说出来。

    “若是她把今日所见之事传出去,我倒是无所谓,可你就声名扫地,连带皇上面目无光,你觉得他还会容忍你呆在宫中么?”宋青冷冷一笑,传音入密道,“如今只有拉她下水,才能保住你的秘密。”

    经他这般解释,小佟后顿时呆住了,她也不笨,很快就明白过来个中利害:三藩作乱,朝廷自然有人去镇压,可如果自己事情败露,康熙绝不会承认一切是他授意,到时候不管是宫里宫外,绝不会有任何一个人为自己说情,那才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好,我帮你。”小佟后紧咬嘴唇,低声挤出了几个字。

    柔嘉公主整个人彻底凌乱了,康熙话中的意思那么明显,她岂能听不出来,不由惊呼道:“我是皇上的姐姐啊!”

    宋青冷冷笑道:“隔了几代的远房堂姐而已,再说,就算是亲姐姐又如何?朕是一国之君,想要哪个女人得不到。”

    “可我已经嫁人了。”柔嘉公主急忙道,企图打消康熙的念头。

    “妇人更懂情趣,朕更喜欢。”宋青沉声说道。

    柔嘉公主顿时沉默下来,这个时候她终于反应过来,为何自己进翊坤宫一路畅通无阻,处处透着诡异,原来是康熙做的安排。

    “柔嘉的夫君手握十精兵镇守北地,皇上可知道此举意味着什么?”柔嘉公主知道自己深处后宫,康熙真要用强,自己一点反抗机会也没有。可她与丈夫耿精忠这些年来相敬如宾,恩爱无比,不愿意给丈夫蒙羞,便想方设法打消康熙的念头。

    她已暗暗打定主意,只要今天逃过一劫,自己连夜离京,救父亲的事情就交给京城里的兄弟了。

    宋青长笑一声:“王妃和我说笑了,莫非什么事情都不发生,耿精忠就不反么?”

    见康熙把一切都捅破了,柔嘉公主顿时沉默了下来,她不知道该如何应答,辩解丈夫没有反意么?可这天下谁不知道三藩早有异心。

    “王妃跪久了,来榻上歇歇。”宋青语气一变,柔声说道。

    柔嘉公主瞄了床上一眼,心想你们俩刚亲热完,如今双双衣衫不整,我哪能送羊入虎口。正要开口拒绝,却见康熙伸手一招,自己便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整个人一下子往榻上飞去。

    “啊~”身处半空,柔嘉公主吓得下意识尖叫起来,可叫道一半,便感觉道自己跌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中。

    “王妃受惊了。”宋青搂着柔嘉公主,脸上不由闪现出一丝讶色,这个靖南王妃,入手处真是丰腴饱满。

    柔嘉公主顿时惊慌着要爬起来,小佟后却趁机过来缠住她的身子:“柔嘉姐姐,皇上既然看上你了,这是你,甚至是你们家族莫大的荣耀,只要你伺候皇上舒服了,要放安亲王,还不是皇上一句话的事情。”

    “可是我已有夫婿!”柔嘉公主又羞又恼,不过她内心深处也明白事到如今,一切已经无法避免。

    “原来王妃担心这个,”宋青微微一笑,“朕只求一夕欢愉,之后我会赦免安亲王的大罪,你也可以回去继续当你的王妃,朕绝不阻拦,而且今日之事,除了佟妃之外,也绝不会有其他人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