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10章 乌云珠

    接下来几天,东方暮雪假扮的康熙断然拒绝了三藩的各种请求,而且“靖南王妃进宫觐见各位娘娘后就被留宿在宫里,再也没有出来”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京城。

    朝野顿时一片哗然,许多大臣纷纷上书对‘康熙’的行为表示不满,不过东方暮雪早已私下联系了朝中几个重臣康亲王、索额图、明珠等,与他们讲明了其中厉害关系。

    当年金国就是因为太过轻视龙兴之地的守卫,导致蒙古攻击下龙兴之地丧失,从此再也没了退路以及战略纵深,结果金国的势力被蒙古一步步蚕食压缩,如今只剩下关中、河南、淮北一带,苦苦支撑。

    康亲王等人深以为然,觉得大清龙兴之地方是重中℃≤℃≤℃≤,≡.◇≤.♀之中,只要平定三藩,到时候就处于进可攻退可守的局势,到时候再回过头来收复山东也不迟。

    有这几位重臣相助,东方暮雪很快就在朝堂上确定了接下来的方针与金蛇营和谈,全力平定三藩之乱。

    不过关于去金蛇营和谈的人选,朝中很快发生了分歧。毕竟他们不清楚金蛇营的态度,此去人身安全都未必能得到保证,更何况还要保证与金蛇营成功和谈下来,实在是一件苦差事。

    朝中各位大臣互相推诿,谁都不愿意去。康亲王却想到了上次就阿珂安置问题被索额图坑了一把,这次怎么也要坑回来,于是将索额图吹得天花乱坠,大力推荐对方担任和谈使。

    索额图吓得亡魂大冒,一下子便反应过来对方是在报复,连忙暗示自己的亲信出面反驳,谁知道另一边的明珠向来与索额图不和,见到此番天赐良机,当机立断掺和了进来,把索额图一阵狠夸,也大力推荐他。

    龙椅上的东方暮雪看到殿下的情景,不由暗暗好笑,这些人又哪里知道宋青书如今巴不得停战呢。既然康亲王与明珠同时推荐索额图,东方暮雪也乐得顺水推舟,将差事交给了索额图,同时吩咐索额图办完金蛇营的事情后,继续南下前往扬州,安抚一下江淮提督李可秀。

    之前吵得沸沸扬扬的岳乐一案,在东方暮雪刻意冷淡的情况下,再也没人提起。毕竟如今朝廷上下所有的精力都在调配资源,如何平定三藩之乱上面。

    东方暮雪并没有杀岳乐,而是将他囚禁在宗人府之中,不准任何人探视,毕竟她还要利用他来玩弄柔嘉公主呢,自然不会轻易杀他。

    至于宋青书,留在京城这段时间就忙着件事整合粘杆处,因为如今康熙已死,他没有必要继续以前“明四处,暗四处”那样瞒天过海的安排,而是改之前的八处为七处。

    情报一处由桑飞虹负责,以五湖门的形势存在,类似一个宣传机构兼情报机构,负责的情报范围主要是偏江湖、市井的情报;

    情报二处则由何晴负责,计划在各国建立起一个青楼连锁品牌并培养大量姬妾送到达官贵人府中,负责上流社会的一些情报。宋青书从内库拨出一笔银子作为何晴的启动资金,然后暗中利用官方的力量支持何晴先在燕京城把青楼开起来,至于将青楼开到各国连锁需要的庞大资金,只能等日后宋青书取出闯王宝藏再说了。

    三处则是缇骑,主要职责是缉拿攻击,宋青书交给狄云负责。狄云重新见到他时,先是震惊继而恍然,他虽然忠厚,却也不傻,心中隐隐约约有了个猜测,可他也不追问什么,郑重地答应下来。前段时间桑飞虹那里传来消息,似乎在荆南查到了戚芳的踪迹,宋青书犹豫良久,终究还是没有瞒狄云。终于有了师妹消息,狄云顿时激动万分,马上决定动身往荆南一行,不过临走时他许诺必定会回来。

    四处则是毒药研发,负责给其他几处研制各种用途的毒药。在宋青书想来,这个部门天生就是给程灵素准备的,只不过那个小丫头愿不愿意来帮自己,却说不准。看来只能让小胡斐施点美男计,再让冰雪儿以未来婆婆的身份,把她骗过来。宋青书寻思着当初胡斐身上的毒如今应该解得差不多了,是时候找个机会去药王庄拜访他们了。

    五处则是负责暗杀,五处的首领一开始宋青书本是属意李莫愁的,以她的容貌、武功、轻功还有暗器,简直是刺客的完美人选。只不过后来和日月神教联盟,宋青书便把她顺手安插在日月神教之中。这样一来宋青书只好把目光放到田归农身上,田归农此人智谋、狠毒样样具备,唯一欠缺的就是武功,他虽然昔日身为一派掌门,但在辽东那个地方混还行,放眼整个天下他的武功实在有些上不了台面,如今他到福建寻辟邪剑谱正好,只不过宋青书估计凭他的本事,未必能成功得到,自己得想办法助他一臂之力。

    六处负责刑讯与控制,苏荃本是六处负责人的不二人选,她的媚术加豹胎易筋丸,能将刑讯以及控制发挥到极致,只可惜她如今芳踪杳杳,不知道去辽国忙什么去了,宋青书只好暂时替她选一个副手,暂时负责工作。

    七处则是战略部,负责战略布局之类的。纵观十四本金书,红颜佳人虽然多不胜数,但适合这个职位的只有寥寥三人:赵敏、黄蓉以及霍青桐,只可惜这三人不管是谁,都跟宋青书不是一伙的,宋青书只好暂时把这个第七处藏在心底。

    粘杆七处,有几处首领没有就位,宋青书只好选拔了一些副手,暂时顶替他们的工作,将各处运转起来。

    忙完这一切,当宋青书离开京城,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

    “东方妹子那个诡异的嗜好真得想办法帮她改改,做个身软腰柔的软妹子多好啊,非要当个强攻。”想到这段时间东方暮雪戏弄柔嘉公主的那些花样百出的场景,宋青书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还是南兰这种软妹子好啊。”想到南兰眉宇间含羞似怒的神情,宋青书便觉得身子都酥了,突然间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只不过若兰那小丫头,怎么染上了听墙角的毛病,不会给她的成长造成什么阴影吧。”

    宋青书此番一人南下,并没有骑马或者坐车,而是以轻功一路步行。若是有旁人在侧观察定会觉得奇怪,宋青书前一刻明明还在前面缓步而行,可眼睛一眨,他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数十丈开外。

    宋青书将踏沙无痕修炼到极致,如今已经渐渐领悟了缩地成寸的奥妙,不需要像初学时那般飞奔,只用云淡风轻地散步行走,看似缓慢,可一步下去往往已经跨过了数十丈的距离,所以才会给人以一种快慢极具冲突的矛盾感。

    只不过这种缩地成寸的功夫却极为耗费内力,以宋青书如今的内力,行走百余里后,就不得不停下来打坐休息一番。

    宋青书看了看周围情景,脚尖轻轻一点,整个人便跃上了附近一颗大树休息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宋青书突然睁开了眼睛望向远处,迟疑了一会儿,便从怀中摸出了银色面具戴在了脸上。

    很快远处走来一对少男少女,男的剑眉星目,年纪轻轻就是看得出他日必是个风流倜傥的人物,少女长相清秀脱俗,特别是身上隐隐流露出一股淡雅文秀的书卷气,让人一看之下就生出了好感。

    “你一直跟着我干什么呀?”两人刚好在宋青书所在那棵大树下面停了下来,少女忍不住回头看着那少年。

    “乌云珠,此去南方一路上不太平,我在身边可以保护你。”那个少年苦笑不已。

    “乌云珠?这名字好像有些熟悉。”树上的宋青书不禁暗暗皱眉,他之所以戴上面具,就是因为认出了下面那个少年,他就是明珠之子,迷倒后世万千少女的纳兰容若。

    纳兰容若之前在皇宫里当一等御前侍卫,宋青书曾与他有过几面之缘,后来宋青书刺杀康熙后,为了不露出破绽,把以前服侍康熙的太监、宫女通通换了,御前侍卫也全换了一批,连御前侍卫总管多隆都被调到其他地方了,纳兰容若也被指派了一个闲差,打发出了宫。

    宋青书担心被他看到横生枝节,因此就戴上了面具以防万一。

    “若不是你爹落井下石,我又何必跟着我爹南下。”少女琼鼻微皱,显然心中有些恼怒。

    “这个…….好像索大人并没有同意你出京,是你偷跑出来的吧。”纳兰容若小心翼翼地看了少女一眼。

    树上的宋青书终于想起来了这个乌云珠是谁,京城里王公贵族之间经常取笑索额图虽然长得寒碜,却生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除了美貌之外,乌云珠还是一个远近闻名的才女,京城里年轻一代很多人都爱慕她,可谓是名声远扬,连宋青书都略有耳闻。

    被戳破谎言,少女脸色微红,恼怒地跺了跺脚:“要你管。”

    “这一路上太危险了,你还是跟我回去吧。”纳兰容若急忙劝道。

    少女哼了一声,忍不住翻了一个可爱的白眼:“我可听说金蛇王占据山东后免了当地百姓三年赋税,如今治下方圆千里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我能有什么危险?”

    “你果然是奔着金蛇王去的。”纳兰容若幽幽叹了一口气。

    “是又怎么样,”少女眼睛泛起一丝异样的神采,“我想去看看究竟是怎样的人物能以一己之力打败我大清十万大军,还想问问他是如何呼风唤雨的。”

    原来她听闻父亲此次要出使金蛇营,便求父亲带她一同前往,只可惜索额图连自己的安危都要担心,哪放心把宝贝女儿带在身边。乌云珠见父亲不同意,便等他离京之后,自己也悄悄留书出走,一路追寻而来。

    注意到少女眼中的神采,纳兰容若心中微微泛酸,忍不住说道:“那些只是道听途说之言,你又怎可尽信?更何况金蛇营如今和我大清敌对,你的身份若是泄露出去,难保不会被金蛇营的人抓去威胁你的父亲。”

    “金蛇王才不是那样的人呢,他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噢~我明白了,你这是嫉妒,人家比你也大不了几岁,结果人家现在已经隐隐是天下第一高手,并且还是一方势力之主……”见对方一脸不信,少女顿时急了。

    树上的宋青书忍不住摸了摸鼻间,没想到自己的名声居然这么好啊,看来以后要给桑飞虹加工资了,都快把我宣传成闺中少女的梦中情人了。

    “你!”纳兰容若顿时大怒,忍不住一掌劈到了旁边的树上。

    感觉到周围树叶直颤,宋青书暗暗舒了一口气:幸好这小子内力不足,不然一掌打断这棵树,逼得我露了行藏,那就尴尬了。

    “哎,你生气了啊?”少女小心翼翼地扯了扯他的衣角,“我只是为了气气你而已,不是真的那样想的,其实你也很厉害啊,年纪轻轻就是一等御前侍卫,而且诗作得比我还好……”

    “好了好了,你就别损我了,我知道在你心中,写诗作文是不务正业,征战沙场才是男人该干的事情。”少女糯糯软语,纳兰容若觉得再大的火气也消了。他与乌云珠从小一起长大,可谓是青梅竹马,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发现自己似乎爱上了幼年的玩伴,可他心中清楚得很,乌云珠只是一直把他当成哥哥而已。

    从小就是才女,乌云珠的心气非常高,她的择偶标准是男人要上马能征战沙场,下面能安邦治国。纳兰容若虽然自诩文武双全,可离她那出将入相的标准差的有点远,本来他只是把这个择偶标准当成一个少女怀春而已,毕竟这世上哪有这般完美的男人。

    结果前不久宋青书横空出世,大败天下各路高手夺得金蛇王,然后带领几千老弱病残大败朝廷十万大军,更加传奇的是他呼风唤雨的本事,再经过坊间流传的各种话本的润色,如今的宋青书简直完美符合了乌云珠一直幻想期待的意中人形象。

    所以这次听到父亲要与金蛇王和谈,乌云珠便不顾一切要跟着来。

    尽管心中郁闷无比,但纳兰容若依然担心乌云珠路上出什么危险,所以一路跟着保护她。

    “容若哥哥果然最疼我了,”乌云珠咯咯笑了起来,“好吧,我也不能拒绝你一番好意,就让你护送我吧,不过跟我爹汇合后,你就尽快离开吧,我爹如今正在气头上,到时候恨屋及乌,把你狠揍一顿你就惨了。”

    听她关心自己,纳兰容若心中一暖,随即想到:其实就算没有宋青书,我和乌云珠之间也不可能。一来乌云珠对我只有兄妹之情,二来,我爹和他爹是死对头,自然不可能同意我们的婚事……

    纳兰容若本就是一个温润如玉的君子,这般一想,顿时霍然开朗,心中便有了决定:既然乌云珠喜欢,帮她去见意中人一次又何妨?只要她能幸福,我也就满足了。

    树下这对少男少女的神态尽数落入宋青书眼底,他心中不禁苦笑起来:没想到我居然无意间成了纳兰容若的情敌,不过我记得历史上他深爱的妻子好像姓卢啊……

    “咦,这荒郊野外居然有这么标致的一个小娘子啊。”不远处突然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语气中尽是下流的意味。

    “正事要紧,可别耽误了左盟主的大事。”另一人沉声说道,显然有些不悦。

    “嘿嘿,你看这两人衣着打扮,明显就是满人,而且衣服料子这么名贵,想必是满人贵族,他们说不定是索额图那厮的子女,我抓了他们正好大功一件。”之前那男人嘿嘿说道。

    宋青书随意往下一扫,脸色顿时有些精彩,来的这两人他刚好都认识,一个是青海一枭,另一个则是当初金蛇营叛逃的千柳庄庄主褚红柳。

    语气下流的自然是青海一枭了,在一旁劝的人则是褚红柳

    “你们是谁?难道想对我爹不利么!”乌云珠顿时杏眼圆睁,怒视着二人。

    青海一枭与褚红柳面面相觑,随即爆发出一阵得意的大笑:“哈哈,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纳兰容若没好气地看了身边的少女一眼:“我说大小姐,平日里看你挺机灵的,今天怎么这么笨啊?”

    “你难道没看出来我是故意用言语拖住他们的么?”乌云珠奇怪地盯着她。

    “为什么?”这下轮到纳兰容若吃惊了。

    “听他们刚才所说,肯定有很多人在进行一场对我爹不利的阴谋,我担心爹那里应付不了,所以才帮爹分担几个高手啊。”乌云珠理所当然地答道。

    “呃,”纳兰容若一时语塞,“可你暴露了身份,也危险了怎么办?”

    “这儿不是还有你么?”乌云珠不解地看着他,“看他们两人这穿着气势,一看就是游侠话本小说里那种跑龙套的命,你堂堂御前一等带刀侍卫么,不会连两个这种角色都对付不了吧?”

    祝各位圣诞节快乐